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插在背后,缓步走到墙角向黑衣秀士梁不温,道:

  “你还想逃得了吗?”

  梁不温右臂被废,如今肩呷之处又挨了伤,显得有点惊慌的样子。

  段形浅浅笑,道:“你怕了是不是?”

  梁不温挺起胸膛,道:“你若落在我如此场面也应该会害怕的!”

  段裕哈哈笑,道:“那倒不定!”

  语言才落,突见他将右掌伸了出来,冷冷道:“我这掌劈下去,你必定有死无生对不对?”

  梁不温道:“那还用说,我此刻连还手之力也使不出来”

  他发觉段裕的右掌仍高举在半空中,慌忙又道:“段兄!咱们并无深仇大恨,你真的饶不过我吗?”

  段裕道:“你想活命是不是?”

  梁不温迅速道:“蝼蚁尚且贵生,我哪肯死得不明不白”

  段裕道:“那么谈金也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否则他不会舍下你走了之!”

  梁不温道:“他是因为中了你的离间之计,恨我入骨,才舍我而逃。”段裕笑道:“你错了!谈金根本就知道我不会什么闭|岤之法”

  梁不温吃惊道:“那那他为什么要我证明?”

  段裕道:“这就是他比你聪明的地方你想,他若不藉机将今晚你们失败之罪推给你,他如何向海龙会交代?”

  梁不温怒形于色,道:“哼!姓谈的果然阴险得很我如果有机会生还回去,倒要看他如何向老神君解释明白!”

  段裕微笑道:“那也倒不担心这些”

  梁不温讶道:“为什么?”

  段裕道:“道理相当简单:第,他连随身兵器都不要,回去可证明他是力战而逃,换言之,他可向老神君说明已尽了最大的力量而且老神君也定相信他的话!”

  梁不温不解地道:“谈金的钢刀确是落在你的手中,但如果这是他有意做的,老神君会相信地吗?”

  段裕道:“我说过,你们的会主老神君必然会相信他的话,试想,武林人物最重视的是他的兵器,谈金连兵器都不要,足见他所遭到的生命危险,比什么都大,对不?”

  梁不温深知这个事实,兵器等于武人的第二生命。

  那么,谈金弃械而逃,老神君肯定会相信他是迫于无奈的。

  他这回才深深体会出谈金的老巨滑,原来他明知打不过段裕,早有舍下同伴逃走的念头。

  这念头也真狠,不但使梁不温成为替罪的羔羊,替他挡住段裕,甚至将来有机会再见面,他也可以振振有辞地在老神君面前指责梁不温。

  梁不温忿很难乎,段裕又道:“此外,谈金是在你们放出紧急火焰之后才逃走的,你能说他临阵退却吗?”

  确是说不过谈金,梁不温想起刚才那道红色火焰,那是海龙会遭遇强敌,准备撤退的信号。

  梁不温道:“那么,你的帮手真的已出现在这附近?”

  段裕道:“我个人独来独往,哪有什么帮手?”

  这就奇了,那么那道火焰因何而发?梁不温道:“你没骗我?”

  段裕道:“我个人在此没错,那些突如其来的人,必定是你们海龙会的对头,你何不想想是些什么人?”黑衣秀士梁不温认真地想了想,道:“本会对头不少,我时也想不出来!”

  段裕道:“你这人真正愚蠢之至!那些人定是五船帮的人!”

  梁不温吓了跳,道:“什么?是五船帮的人?”

  段裕道:“当然!这附近临海带,只有你们和五船帮活动,昨天五船帮的人才被我赶出姚家集,今晚你们就聚众而来,不很明显是想趁机来此抢这地盘吗?”

  梁不温不能不承认段裕确是比他聪明,也不能不佩服他下子就推断出那么多事情来的能耐。

  只听段裕又笑道:“所以谈金在这个时候舍下你,根本就不必担心你有机会在老神君面前反咬他口了”

  梁不温再笨也听得懂段裕言下之意,闻言骇然瞠目,期期说道:“你是说我今晚有死无生?”

  段裕道:“不错!谈金早知道舍下你之后,你即使逃得出我的手下,也难逃五船帮的追杀!”

  这席话可绝不是恐吓之言,五船帮卷土重来,其势力必大,何况段裕身手也自不弱。

  梁不温念及此,突然涌起绝望的感受。

  他几乎想出声求段裕饶他,想厂想,道:“那么,你会不会放过我?”段裕道:“那要看清形如何”

  梁不温听段裕的口气,大有转圆可能,心里喜,忙接口道:“看看什么样的情形?”

  段裕微笑道:“比方说,此刻我就不想杀你!”

  梁不温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什什么?你不杀我了?”

  段裕道:“嗯你恨不得跪地称谢是不是?”

  梁不温何止仅想跪地称谢,段裕此时要他喊三声“爹爹”他都会答应。段裕瞅住他那欣喜的神色道:“人的观点毕竟因人而异,假使是我,就不会因此表露出卑下的神色来”

  梁不温道:“我有机会活命,哪有不高兴之理?”

  段裕道:“那是因为你这个人向贪生怕死之故,所以不择手段想苟活就像某种人,为了吃口饭,不惜摇尾乞怜,卑屈行贱样”

  他顿了下,又遇:“你相信世间有人宁死不屈,更有人宁可饿死也不吃嗟来之食吗?”

  梁不温不敢妄发言论,段裕遂又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杀你吗?”

  梁不温摇首表示不知,段裕接着道:“是因为你不配死在我的手下”梁不温听出段裕口气变得冷淡,忙道:“是是我不配你杀了我等于沾污了你那双手”

  段裕突然纵声大笑,道:“你知道便好我这人的对手绝对要与我实力相当,甚至比我更厉害的,我才想招惹他,你懂吧?”

  梁不温心想:“那最好,有天必定有人代我出这口气。”

  但他口中却道:“懂,懂那是因为你艺高胆大!”

  段裕道:“你懂!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梁不温忽略了散发在段裕脸上的那股傲气,所以才会胡乱出言拍马尼。其实段裕生性目无余子,在他的胸臆之中,除了他自己之外,再也没有人比他更聪明更高强的人。

  这种自大自傲的心性,段裕自己也未体会得到,否则他的举止言谈,也不会那么狂傲。

  段裕突然掏出个白色瓷瓶,倒了~颗药丸递给梁不温,道:“这是棵伤药,你吃下去!”

  梁不温接在手中,犹豫下,才仰着脖子吞了下去,段裕笑笑道:“你这人疑心太重,许是伤天害理的事做得太多,定不得好死”

  梁不温以为段裕改变心意要杀他,扑通声跪了下去道:“段爷饶命”

  段裕皱着眉头,道:“我说过不杀你就不会杀你,你不必求饶”

  梁不温惶恐万分地道:“不!段爷,求你饶命”

  段裕瞪了地跪在地上的姿势,道:“我不拉你,你就不敢起来是不?”梁不温迅速点头,段裕果然徐步走向他,在离梁不温三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道:“梁不温你不必装蒜了,我不会上前拉你起来的!”

  梁不温霍地坐在地上,左手折扇指,咯吱声,打出数支扇中金针。段裕长袍拂,冷哼声,欺近了梁不温,道:“你这人也太笨,我既已有备,你的金针怎伤得了我?”

  梁不温料不到在那么短的距离之下,居然还是伤不了段裕,眼中不禁暴出骇然的神色。

  段裕叱道:“起来!”

  梁不温诚惶诚恐地站了起来,段裕又道:“你可以离开了”

  梁不温两眼盯住段裕,脚不觉往墙角移动。

  段裕冷冷又道:“你的伤势虽已好得多,不过,你还是不要从大门逃走,否则终究会陷在五船帮的包围之中”

  梁不温停住脚道:“那么我该向哪个方向逃?”

  段裕指指背后的小花园,道:“从这花园越过去,投东而行,就可安全了!”

  梁不温称谢不已,果然举步往那小花园走了过去。

  他才走十数步,突然觉得有所不安,忙止住去势,回望背后的段裕。背后空荡荡的,只不知何时,段裕已失去了踪迹。

  梁不温心下凛然,倏觉黑暗的四周,有阵阵杀气涌厂过来。

  此刻梁不温才深深体会到段裕的狡黠阴狠,敢情段裕整了他半天,还是没有饶过他的意思。

  唯不同的是,他将杀死梁不温的事交给别人去做而已。

  梁不温缓缓后退,因为他隐隐觉得在花丛中,好像有人潜伏在那里等着向他施袭。

  可是他虽然退了三步之多,从前面花丛中所射发而来的杀气,却越来越重,压制得他心弦微微战凛。

  他壮了壮胆,道:“前面什么人拦路!何不现身见!”

  前面静悄悄的,花木在夜风摇送之下,宛如万千鬼影在张牙舞爪,看来恐怖之至。

  梁不温打了个寒噤,背后突然传来声轻笑,清脆已极。

  他斗然旋身戒备,只见离他大多远的地方站着名妙龄女郎,挂着抹冷艳的微笑瞅着他。

  黑衣秀士梁不温见是名少女,心里轻松了不少,抬眼道:“姑娘是什么人?”

  那女郎美丽大方,反问道:‘你是海龙会的人?”

  她的声音入耳动听,使梁不温升起股愉悦之感,毫不考虑的道:“是!在下正是海龙会的人呀!”

  那女子袅袅娜娜地迎向梁不温,她那摆动的身躯,可真摇曳生姿,风情万种。使梁不温瞪大了双眼,想道:“世间哪有如此妖艳的女子?”

  不会那女子已站到梁不温的跟前,娇声滴滴地道:“你这人甚是贪滛好色,对不对?”

  梁不温伍了怔,目光正好触及那女子的脸蛋,但见她靥泛桃色,眸含春意,吐气如兰,用双水汪汪的眼睛注视着他。

  梁不温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心神荡,道:“何以见得?”

  那女子挺了挺高耸的胸峰,道:“我从你目光第眼盯我的情形,便可看出你是个大色鬼!”

  她说来丝毫没有生气的味道,使梁不温以为是块送上门来的肥肉,胆气~壮,嘻嘻笑道:“哦,姑娘眼光真那么锐利?”

  那女子展然笑,道:“当然!我经历的男子已不在少数,你们男人家的心意,我看便懂”

  凭这席话,也可断定她不是个正经女子。

  梁不温胆更大,诞脸笑道:“那么,你何不将你对我的观感说出来?”那女子道:“我说过你是个贪滛好色之徒”

  她轻笑声又道:“因为你第眼看我,就死盯在我的胸前,这话你懂吧?”

  梁不温纵声笑道:“没想到你有此妙论,你倒说说着有什么道理?”

  那女子道:“男人偷看女人,有的喜看脸长得如何,有的看双手双腿。头发身腰臀部不而足而以第眼就注意人家胸部的男子最为下流,这种人必定心怀不轨,唯色是图”

  她顿了下,又道:“你便是这类唯色是图的男子!”

  梁不温拍手道:“妙论!妙论!哈不过我告诉你,女人尚且会思春,何况我们昂昂六尺之躯?”

  那女子缓缓偎向他,道:“所以我点也不怪你对我色迷迷的样子呀!”

  梁不温倏闻股发香,心神荡,正想伸手环抱对方。

  冷不防右腹部“天枢|岤”麻,张大了口就是出声不得,耳畔传来那女子冷嗤之声,把明晃晃的匕首已抵住他的胸膛。

  只听那女子迅速说道:“你这小子居然想吃天鹅肉,看老娘送你上西天!”

  梁不温还待求饶,胸部只阵疼痛,两眼翻,立刻气绝丧命,到地下风流去了。

  那女子刀结果了黑衣秀士梁不温,立刻有三名大汉跃而出,迅速将梁不温拖进草丛中。

  她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好像很欣赏自己杀人的杰作。等她的帮手将尸体藏好,就要离开。

  蓦地,夜色中缓步走出了段裕,冷笑道:“姑娘好狠毒的手段呀!”

  那女子霍地转身面对着段裕,当她看清楚年轻俊美的段裕走了过来,开心地笑道:

  “你你不是五弟吗?”

  段裕与她正面相对,却冷冷道:“你是谁?”

  那女子道:“我是邱真珠呀!”

  段裕道:“五船帮的四船主黑海蛇娘邱真珠之名,本人倒听说过,却不知我是你的什么五弟!”

  邱真珠变脸道:“尊驾是谁?”

  段裕道:“徐州段裕跟你们五船帮点关系也没有吧?”

  邱真珠黛眉微蹩,露出不相信的口吻,道:“尊驾真不是咱家的五弟?”段裕道:“奇怪!我是不是什么五弟,你应该很清楚才对,为什么还要问我?”

  邱真珠神色有点凝重道:“你的话诚然不错,我自己的兄弟,我理应眼便认出来才对,只是”

  只是为什么?邱真珠似乎不想说出来。

  段格耸耸肩,道:“姑娘的那位五弟,谅必很少在贵帮走动吧?”

  他言便说出了关键,使邱真珠大是讶异,道:“老实讲,我只匆匆见过他面”

  段裕道:“这也难怪,你们五船帮成立只不过三年而已,对不对?”

  邱真珠道:“嗯!我们感于老船主的德成才结合在起创番事业,可是五弟位被派在陆上工作,除了老船主之外,我们对他都不太熟”

  段裕道:“你们老船主城府极深,如此安排委实高明之至”

  邱真珠突然警觉道:“奇怪,我为什么要跟你扯那么多本帮的秘密?”段裕笑道:“那是因为不论我的年龄或外表,都极像贵帮五船主之故,所以你情不自禁地扯了下去”

  邱真珠变脸道:“尊驾既非五弟,那么是什么人?”

  段裕道:“我是徐州段裕,早在见面时就已告诉过你!怎么啦?姑娘?莫非你心中已有点慌乱了?”

  她的确被段裕那种神秘的态度,逼得有点不大自在。

  尤其段格对五船帮的切好像知之甚详,而她竟连人家的名号,还是第~次听到,她当然安不下心来。

  邱真珠强忍心头的惶恐,道:“我替你杀掉海龙会的黑衣秀士梁不温,难道你不感激我?”

  段裕双手摊,道:“自然无须感激作,因为我杀他易如反掌,留给你动手,无非是要让你在贵帮主之前添份功劳而已!”邱真珠露因笑,笑得妩媚之至,道:“那么倒是该我向你表示感激了?”

  段裕徐徐道:“不敢!”

  邱真珠哼了声,道:“你知道我今晚率众来此的目的吗?”

  段裕道:“不会是为了徐经纬吧?”

  邱真珠反问道:“你为什么知道我是为他而来的?”

  段裕笑道:“石头村的事我早已知道邱真珠,我劝你别惹徐经纬!”邱真珠寒着脸道:“你想撑他的腰?”

  段裕坚决道:“不错!”

  邱真珠突然笑了起来,道:“你不怕太过人单势孤吗!”

  段裕拍拍他背后的兵器,道:“够了!我仗着它已足可纵横天下!”

  邱真珠望着他那副傲然神态,以及充满自信的表情,心想:“这人要不是真的艺高胆大,就是名不知天高地厚的狂生。”

  她宁愿段裕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生,因为假使段裕技艺真个出众的话,外加才智胆气均高人等的徐经纬协助,携手与五船帮为敌,后果太可怕了。

  她为了试段裕的身手,常地将长剑拔了出来,道:“我倒想试试等驾的功夫,有没有言过其实!”

  段裕道:“好!我也正想会会名闻四海的黑海蛇娘,究竟有什么真功夫!”

  邱真珠振剑踏位,刷的就攻了出去。

  段裕长袖微摆,化解了邱真珠的封式,左掌以“空手人白刃”的手法,迅如鹰爪,探进了邱真珠的前胸。

  这式用来对付像邱真珠如此年轻的女子,委实有点轻浮。

  是以邱真珠啐了口,心头火起,剑招改刺为削,拉回来横扫段裕的左腕。

  段裕纵声狂笑,笑声才落,右掌飞速斩下。

  邱真珠力道刚刚用尽,提剑的手已无法抽回,被段裕的掌势斩个正着。吧哒声,她的长剑落地,脸部露出痛苦的表情,紧张地望着段裕。

  段格将长剑捡了起来交还给她,面说道:“我根本没有轻薄你之意,你要没有自作聪明地抽回长剑,就不会失手了,哈对不?”

  邱真珠不大服气地道:“你太卑鄙下流!”

  段裕微微笑道:“你不服气是不是?”

  邱真珠怒道:“我当然不服气”

  段裕道:“你不服气的话,咱们可以重新来过,我请你先出手攻出三招,给你有个占上风的机会!”

  邱真珠冷哼声,道:“你先别说大话,咤!看剑!”

  她的剑式比招呼警告的声音快了步出手,显见邱真珠连些许便宜也不愿放过。

  段裕哈哈笑,奇形兵器就势磕,便已磕开了邱真珠的剑势,两人甫交手个照面,邱真珠便已感受到段裕的武功的确深不可测。

  她心中旦有怯敌之意,刻把自然气势大减,段裕忽然说道:“邱真珠,你用不着害怕,哈哈哈”

  双方很快的交手招,邱真珠狠下心来,和剑式“直捣黄龙”,正面直刺段裕的胸膛!

  段裕叫道:“好毒的招式!”

  喊叫之间,他的步伐毫不敢放松,人向侧面闪,快速向五行方位移挪躲避。

  这博斗,只看得旁窥觑的徐经纬暗暗心喜,忖道:“换上自己是段裕,此刻怕不早已溅血五步了。”

  只听段裕又大声喝,道:“邱真珠!三招已过,我可要还手了!”

  邱真珠突然在这个时候,刷刷刷连绵攻出三剑,剑紧似剑,招快比招。

  段裕心中紧,心想:“邱真珠果然还有点真功夫。”

  他手中奇形兵器正待攻出,忽见邱真珠攻了三剑之后,人~个旋身,倒纵到丈许远之处,刹那间,业已越过墙头,走得无影无踪。

  段裕似乎不放过她,身形长,衔尾追了过去。

  第8章神琴曲慑四魔

  场中阵惊心动魄的厮杀,顷刻间又恢复了平静,徐经纬缓缓站起,恍如做了场恶梦。

  他百般无聊地走了出去,这时庄中已寂静片,偶尔传来遭劫的村民的痛哭之声。

  徐经纬百感交集地朝庄外走去,不知不觉已走上了官道他时不知何去何从,只沿着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