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得这么麻烦?”

  “因为俞小恩不是成心要害我,而那个人却是要成心害我3”

  她知道唐白会把这件事处理妥当,但是毕竟是她自己的事情,她这样糊里糊涂,连要害她的人是谁都没搞明白,她怎么会安心和甘心呢?

  “你先不要乱想,明天我带你见个人,你就会明白了。”唐白安慰她。

  他知道这个事是瞒不过她了,所以也不打算再遮着掩着了。

  但是怎么让她了解郑昊的幕后人,还需要他亲自来安排。

  “是谁?”林子淼问。

  “明天和你说。”

  “现在说。”

  “明天。”唐白坚决不再退让。

  但林子淼也是个闹腾的人,不依不饶,在床上滚了好几圈,撞了他好几下。

  唐白动不动侧躺着,俊脸黑了半。

  林子淼足足滚了三分钟

  林子淼足足滚了三分钟,唐白终于忍无可忍出手按住了她,“林子淼,你再这样我把你扔下去!”

  林子淼下子掀被而起,怒气冲冲就要往外走,唐白又只得扑过去拉住她,耐着性子哄了两句。

  这哄,林子淼又闹起来,折腾了半宿。

  唐白最后困得不行,扯着被子在床沿睡着了,林子淼这才静下来,挨着他也睡了过去。

  次日清晨,唐白醒来,手臂被林子淼压了半夜,酸软无力,微微动,她的头移到了床面上,正好撞在他胸口。

  他微微侧翻,把她轻轻挪到床中央,坐起身来。

  昨晚她闹腾了很久,床面凌乱得很,条被子被抖落了床。

  唐白轻按了两下自己的手臂,看了看她的睡姿,被气笑了。

  她这么闹也不全是坏事,起码她现在对他放得开,很依赖,才会这么跟个孩子似的闹脾气,也才敢折腾个没完没了。

  他撩了下她面上的发丝,心里暗暗想,以后生个孩子,孩子定不要和她个脾气,小孩子本来就很吵了,再和她样耍点性子折腾两下,他绝对会是个暴躁的父亲。

  拉起床脚的被子盖在她身上,唐白下床洗漱,换衣,上班。

  中午休息的时候,唐白接见了从北都来的财政部国防司李司长。

  这位李司长此行本是参加两天后的欧家大婚婚宴,顺道办点公事,身后带了四位幕僚。

  进到特定包间的刹那,这位李司长真真是衣装革履利落贵气。

  唐白衣装笔挺,带领众政府官员和李景初握了手。

  颔首寒暄过后,双方坐下来。

  李景初气质和唐白相近,都是俊朗儒雅而矜贵的面庞,只是李景初黑发黑眸,皮肤比唐白偏麦色点,多了丝冷淡的沉稳感。

  唐白始终保持微笑,李景初嘴角纹丝不动。

  唐白事先对他知了底,派轻松,笑着问:“李司长舟车劳顿从北都赶过来,定是累了,定好酒店了吗?”

  “已经着人办好了,有劳唐会长关心。”

  李景初对唐白也是知根知底,所以说话的时候,稍稍勾了下嘴角。

  接下来是政治和商业上的些谈话,两方人马就两个海外项目做了定商谈后就出去起喝了茶。

  喝完茶后政府官员散去不少,只留下唐白和李景初。

  李景初道:“替我问候你二叔。”

  “定,只是我二叔这几年在家里时常提起李老和李司长,李司长难得南下市,不如我唐家做个东道主,今晚为李司长接风洗尘,如何?”

  “既然唐会长客气,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两个人都爽快,晚饭就如此约定了下来。

  等送走了李景初,唐白松领带,微微蹙起了眉头。

  这样来,宴请了李景初,昨晚答应林子淼的事就得延后了。

  他想了想,打电话给林子淼商量今晚让她陪自己出席这个家宴,又好说歹说,约定明天定去见郑昊的幕后人。

  林子淼嘟着嘴巴哼了两声,答应下来。

  唐白松了口气,挂了电话,仔细想,又给莲雾打了个电话询问俞小恩的情况。

  莲雾说:“唐会长,你晚了步,那个姑娘今天早上就离开了金鹿棠,伤势没全好,走路都要拄拐杖,但是被人强行接走了。”

  唐白问:“什么人?”

  “不太清楚,那女人戴着黑超,看装扮挺有钱,我听俞小恩喊她叫姑姑,啧,这么年轻的姑姑。”

  唐白心里有了底,倒也不怕李景初的人会带走俞小恩,因为现在段钰远也在抓俞小恩,如果俞小恩真的被李景初的人带走了,段钰远定会把电话打到他这里来。

  唐白不再多想,等下班就亲自去接了淑女打扮的林子淼往唐宅去了。

  他提醒仍旧有些不乐意的林子淼,“开心点,今晚上宴请北都来的李司长,除了我父母和二叔,二婶也会在。”

  唐少溺宠之痞妻无敌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

  r?2012rrr

  039唐家家宴

  ?

  除了李司长,唐白说的那些人,林子淼都认识。

  她撩拨了下腰间紫纹压底的缎带,“欧启贤大婚请了不少北都政要,你结婚该不会也要请两个?”

  “到时候再看。”

  唐家亲戚不多,父亲那边的似乎还有个嫁出去的远房姑姑,长年不来往。

  林子淼想了想,问:“你有没有婚前恐惧症?”

  唐白侧头盯了她眼,不语。

  她性格里有部分隐藏的孩童性,不仅喜欢看动漫,有时候心血来潮喜欢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见他不回答,她又像金鱼似的鼓起了双颊,把脑袋靠在了边。

  正好卡了个红绿灯,唐白探手摸她脑袋,抚了两下,“欧启贤大婚,新娘缺两个伴娘,想请你担任回伴娘,你愿意吗?”

  林子淼转过了头,诧异道:“新娘的闺蜜呢?”

  “新娘年纪不大,是从国外回来马上嫁给欧启贤的,国内没有什么朋友,只找了个伴娘。”

  找伴娘的事是临时性的,新娘带了个,欧家想凑四个,所以另外找了三个,个是高以美,还有个是郁冬冬,最后是林子淼。

  她们三人和准新娘年纪相仿,相貌也好,所以欧家暂且这么敲定了,并委托了人去请求。

  唐白对此没什么异议,完全照林子淼的喜好来。

  林子淼乍听高以美的名字想拒绝,后来又听说郁冬冬也担任伴娘之,犹豫了下后同意了。

  唐白见她应了这桩事,事先提醒:“伴娘要给新娘挡酒,你别多喝1”

  林子淼点点头,忽然心情好了起来。

  到达唐宅后,管家刘伯迎出来,请进唐白和林子淼。

  装扮精致的客厅里唯有唐魏然夫妇,唐远然去接茅茵宁,未回,李景初也未到达。

  林子淼先坐下来和方悠聊了会儿天。

  隔二十分钟,外面亮起两道车前灯,刘伯出去看了看,回来说李司长到了。

  方悠听,想起件事,笑道:“子淼,今晚茵宁还带了她的小侄女过来,正好,人多热闹。”

  “二婶的侄女?小女孩吗?”

  “大概是吧,不知道多大了,不过据说茵宁和她哥哥岁数相差比较大。”

  说话间,李景初穿着纯黑的手工西装走进来,刘伯向他鞠躬做礼,引他到唐魏然跟前。

  唐魏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伸过只手和李景初握了握,“李司长远道而来,辛苦了。”

  “唐先生客气。”李景初微微颔首,与唐魏然握了手后又与唐白寒暄,“唐会长。”

  “李司长,坐。”唐白十分客气,点了点头,请他入座了。

  两人为他引见了旁的方悠和林子淼。

  双方礼貌问候了几句。

  “唐首长不在?”李景初在客厅里没见着唐远然,问了句。

  “二叔去接二婶了,还没到2”唐白回答他的问题。

  刘伯引女佣给李景初上茶。

  近八点的时候,唐远然行人才到了。

  进来的共有三个人,唐远然,茅茵宁,还有茅茵宁带来的侄女。

  客厅里的人转头望去,唐魏然夫妇和李景初神色不变,唐白林子淼双双错愕。

  茅茵宁带过来的侄女竟然是俞小恩!

  穿着白色长裙的俞小恩拄着根拐杖,慢慢跟在茅茵宁身后转进客厅来。

  她乍抬头,目光透过明亮的灯光望到了沙发上那边,直接忽略了林子淼和唐白的身影,牢牢看定在李景初身上。

  李景初稳坐不动,目光堪堪掠过俞小恩有些发白的面庞,落到了唐远然身上。

  “唐首长。”他站起来,朝唐远然伸出手。

  唐远然与他握手,介绍身边的两位女士,“这是我女朋友茅茵宁,还有这位,是茵宁的小侄女姝宝。”

  姝宝?

  林子淼狐疑地盯住俞小恩,她叫姝宝?

  对了,她如果是茅茵宁的侄女,是茅茵宁哥哥的女儿,那么她应该姓茅,而不是俞。

  林子淼看向唐白,唐白摇了下头,表示也不明白俞小恩和茅家的这层关系。

  李景初自始至终不看俞小恩眼,只盯住茅茵宁道:“茅小姐是北都人,我们见过。”

  身材高挑得如同模特儿样的茅茵宁掩嘴笑了下,“是,我们见过,李司长3”

  她伸手拉住了俞小恩的胳膊,意味深长道:“李司长,这是我的内侄女儿姝宝,上个月刚从北都到了市,我侄女儿闹腾,前两日不小心摔断了腿,今天带她出席唐家的家宴,实在有些失了体面,但是我侄女儿在市除了我之外就举目无亲了,此时又伤筋动骨的,放她个人在外面我也不放心,也不好给我哥哥交代,因此之前告知了大哥大嫂声把她也带过来了。唐少爷,子淼,你们不介意吧?”

  俞小恩的脸色更白了,暗自挣扎了两下,茅茵宁掐她掐得更紧了,含了几分警告的意思。

  唐白不应,看了不动声色的李景初眼,瞧出了些端倪。

  林子淼有些惊讶,但是看俞小恩抿紧了嘴唇有些不情不愿的样子,她只好说:“二婶,说来也巧,我认识这位姝宝小姐。”

  姝宝,真是个淑女的名字,让林子淼时有些难以适应。

  俞小恩抬起眼睛看了眼林子

  恩抬起眼睛看了眼林子淼,她对林子淼和唐白的身份知道得底朝天儿,所以面上毫无别的情绪,倒是面对李景初的时候,眼底神色涌动,似乎翻滚着无尽狂怒和悲哀。

  在巨大情绪的拉扯下,她选择沉默。

  李景初依旧不看她眼,好像她是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

  直到上了餐桌,俞小恩也保持冷然的姿势,和斜对座的李景初形成了两座低气压冰山。

  林子淼倒是关心她的伤势,问道:“俞姝宝小姐,你的腿怎么样了?”

  离得近的方悠听见,心里起了怜悯,也问道:“姝宝小姐好好地怎么会伤了腿?看起来很严重。”

  茅茵宁笑了下,答道:“姝宝从小就不大听话,这腿伤,估计是”

  “我腿伤的时候林小姐也在场,林小姐难道忘记了?”俞小恩忽然抬起了眼,冷冷打断了茅茵宁的话。

  林子淼怔,敛了眉,“我是没忘记你怎么受伤的,但是据说你在医院里养了两天伤就走了,这种行为实在很危险。”

  “要不是我姑姑强行带我走,我此刻还在医院里养着。”俞小恩脸色更冷了,眉眼凝起寒霜。

  四个女人间升起浓重的火药味。

  茅茵宁挑起长眉,压下到口的讥诮,挤出丝笑容:“姝宝,姑姑也是担心你,你到了市后也没和姑姑说,你姐姐和你爸爸都联系我,我怎么能不把你接过来照顾呢?这养伤哪里不可以养?你暂且和姑姑起住。”

  俞小恩捏紧了手里的筷子,嘴唇抿得死死的。

  从在金鹿棠被姑姑带走的那刻,她就知道大事不妙。

  她也不清楚姑姑到底是怎么摸到自己的行踪的,但绝对不是什么好彩头,果不其然,今天姑姑就要带她上唐家吃晚饭。

  俞小恩觉得很奇怪,即便姑姑已经嫁去了唐家,他们唐家的晚宴关她个外人什么关系?

  但姑姑什么都不透露,直到唐远然来接她们,半路上,唐远然说了句李司长还等着,她才猛然醒悟过来为什么姑姑定要拖着自己上唐家晚宴,因为李景初也在啊!

  没两天就是欧家大婚了,欧家那样的名门定会宴请北都的几大政要,李景初代表李家势必也会出席欧家婚宴,已经提前到了市。

  姑姑和李景初达成了某种协议,他们趁着这餐晚宴堂而皇之地以她做交换。

  果然,到了唐家,她才发现在场的人她全都熟悉。

  唐大爷和他的夫人,唐二爷和姑姑,唐白和林子淼,还有贵客李司长。

  只有她,是多余的。

  女人间的气氛略略有些尴尬,男人桌面上的商政话题却没有停息过。

  俞小恩注意到,李景初从始至终没有正眼瞧过自己,她的脸色也直苍白苍白。

  逃避了那么久的人,再次以强大的姿态横插入她眼前,即便他不言不语不看不动,她也能明白他对自己的志在必得。

  这次,似乎逃不掉了。

  这刻,她忽然想起了段钰远。

  或许能救她的,只有段钰远了。

  俞小恩握住筷子的手慢慢松开了,默不作声夹了筷子菜,咀嚼完,对林子淼道:“林小姐,我吃饱了,你呢?”

  “这么快,你才吃了几口菜。”方悠体贴询问,“姝宝小姐是不是觉得菜式不合胃口?这里有几个北都菜,特地让厨师做的,你不尝尝吗?”

  方悠温文尔雅,慈眉善目,让俞小恩心生好感,所以口气也柔了几分:“谢谢唐夫人,我吃饱了。”

  她盯住旁的林子淼。

  林子淼慢条斯理喝了口汤,见她似乎要对自己说,又吃了口菜,放下筷子,“我也饱了。”

  “子淼,你也饱了?”方悠见她吃的实在不多,劝留她,亲自给她盛了碗汤,“再喝碗汤,你和姝宝小姐胃口都很小,以后要多吃点,女孩子长点肉才更加好看。”

  她又招呼俞小恩再多吃几口菜。

  相比较之下,方悠更有长者风范,慈善,体贴,温和,茅茵宁则偏独立,席间只顾自己,对带过来的小侄女并不多加照顾。

  见方悠招呼侄女吃菜,茅茵宁道:“大嫂,姝宝向如此,胃口小,又挑。”

  林子淼听出点意思,从进门伊始,茅茵宁这个做姑姑的对俞小恩向多数落,没几句夸赞和帮衬的,姑侄间似乎不大融洽。

  方悠也听出来了,微微笑,还是用公筷给俞小恩夹了块鱼肉,“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要多吃点,我听小白说,我们子淼也有些挑食,但是最近改好了习惯,肯多吃了。其实啊,挑食没关系,但是得养着,养着养着,也就肯吃了。”

  方悠又给林子淼多夹了两筷子菜,继续笑说:“刚才姝宝小姐进来,我就觉得她在外形气质上和我们子淼有些相像,所以见她吃得少,我心里也疼惜了些。”

  ------题外话------

  美人们圣诞节快乐,么么哒,谢谢大家昨天送给箬水的钻石和票票,爱你们づ ̄3 ̄づ╭?~

  唐少溺宠之痞妻无敌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

  r?2012rrr

  040比不上我老公好

  ?

  不少人都觉得俞小恩相像林子淼,就连林子淼都觉得这个姑娘与自己在某些性格上有着神奇的相似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