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小希,这几年你都在哪啊,为什么我直找不到你啊?自从伯父伯母出事后,我爸爸就想着把你和小北接到我家来,可是没想到怎么也找不着你们。”不去解释

  有些话还是以后再说吧,现在才见面,不能吓到她了。

  “你怎么不叫我姐了?以前你可都是喊我小希姐的啊。自从那次车祸后,我和小北在孤儿园呆了几个月,后来被人收养了,就直到现在了。”不愿回顾往昔,悲伤

  的故事,不想再重复遍,莫小希只是轻描淡写地句话,把自己这几年的事,笔带过。

  “小希,我们是同年,今后我不会叫你姐了,你也不要叫我小胖了,我们都长大了,直接叫我闵或者承熙都可以。对了,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这里的服务员?”看出莫小希对过去的抵触,也不想逼她,她不想说,肯定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没必要在她的伤口上再撒把盐。只要人能找到,就比切都好。看到莫小希身上穿的旗袍,闵承熙直接转移话题。

  “切,真受不了你,个称呼而已了,叫什么不都还是你啊。呵呵那我以后就叫你承熙吧,不叫你小胖还有点不习惯呢。我啊,原来是在这里当服务员,工作有二三

  年的时间了,不过从明天起就不是了,我等会就会辞职走人了,今晚是我最后

  次上班了。”莫小希看到闵承熙很是开心,感觉儿时那种无忧无虑的时光又回来了,说起话来也很随意放松。

  “怎么,因为刚才的事?那女人为什么要打你?如果是那样,你可以不用走。”看着莫小希脸上的五指印,闵承熙从冰霜拿来冰块,把莫小希按坐在沙发上,轻轻地对着指印处抚着。莫小希也

  不反抗,很放松地躺下来,任凭他温柔地在脸上动作。他们小时候就是亲密无间,无话不谈的,根本没有什么好介意的。闵承熙心中却是惊涛骇浪,看着眼前这张

  让自己日思夜想的脸,真是很愤怒,刚才那个女人真是太嚣张了,敢打他的小希,活得不耐烦是吧。

  “唉,别提了,其实我与她点关系也没有。不过因为她是宇哥哥的未婚妻,却与别的男人纠缠不清,让我很生气。我觉得宇哥哥被她骗了,你都不知道,宇哥哥是多么地爱她,

  她怎么可以这样糟蹋别人的感情呢,太不象话了,我只是找她理论几句,哪,两边脸就成这样了!

  ”莫小希嘟着嘴,显得很委屈,还把闵承熙的手故意放到自己的

  脸上,让她感觉下红肿的皮肤,其实她潜意识就把这个男人还是当作自己的弟弟了,从小他和弟弟,就是自己保护的对象,总觉得自己是女汉子,可以保护这两

  个单薄的男人。虽然多年未见,她的思想却还是停留在十岁以前,那段俩小无猜的日子里,点也没女人的自觉,这男孩已经长成了男人了,而且还是个找了

  自己多年的男人,其中的感情可想而知。

  “宇哥哥?谁是宇哥哥?”正陷在自己的思绪中发愣的闵承熙还是抓住了重点,他情不自禁地插话问着。

  “宇哥哥啊?哦,就是东方宇啊,这几年我和小北就是他收养的,你不知道,要是没有他,我和小北现在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当时就是他把我和小北从孤儿园接走的,

  如果没有他“提到东方宇,莫小希的话滔滔不绝,连脸上都神采奕奕的,语气都是轻快,欢乐的,可能她自己没注意到自己的改变,可闵承熙看到此时她的神

  色,心中却是隐隐不安,总感觉自己错过了什么,瞬而逝的情绪,却并未意识到到底错过了什么。如果他能预知未来,他此时此刻,就不该轻易放这个女人离开,

  就不会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可是世间没有如果,有些事情就是无法预料,造成追悔末及,无法挽回的时局面。

  “小希你从他那离开吧,让我来照顾你和小北,你们家的房子还完好无损在放在那,我给它买下来,什么时候你和我起回市,回。“闵承熙为了消除心

  中的不安,直截了当地做决定,有些事情就要干脆利落,不能拖泥带水,犹豫不决不是他的风格。

  “什么?我们家的房子还在?真是太谢谢你了,承熙,你真是太好了。唉,不过说实话,我现在真的还不想回去,我无法面对它。看到它,就会想起爸妈,就会让我

  情难自已。再过过吧,我还没准备好,哪天我彻底放开了,想开了,再回去好好地看看。等我有了钱,再把买房子的钱还给你。”听到自已家的房子竟然还在,

  真是又惊又喜又怯。开心的是小时候的家还在,那里面有自己快乐的儿时,有无数美好的回忆。可怯的是,房还在,人却不全了,物是人非,自己现在真的无法

  面对它,心情特别地复杂。它等于是自己的伤疤,在自己没有完全复原前,真的不不想再揭开了,会是血淋淋的,只怕会血流不止吧。

  “小希,你什么意思?跟我什么时候见外了,谈钱?我们什么关系?我们可是从小定的娃娃亲,你可是我的未婚妻,还用谈什么钱吗?行,等你什么时候想回去了,我再带你回去。”听到还钱,闵承熙特别地生气,这女人什么脑子,竟然要还钱?什么意思,明显要跟他划清界限啊,他们什么关系,有必要要跟她说清楚,不能让她又把自己当

  外人了。

  “呵呵呵那个,承熙,不是大人开玩笑的嘛,你不要放在心上啊,我早忘了。”听到娃娃亲,莫小希有点心虚,那不是玩笑话嘛,怎么能当真呢。

  “不是玩笑,我直当真,这些年我直在找你,我直没忘记,我要娶你!“看着有点心不在焉的莫小希,闵承熙有点生气,两手按着她的头,让她左右闪躲的

  眼神面对着自己,看着自己往情深的眼睛,有必要让她明白,她是有未婚夫的人,不要当未婚夫不当男人看。

  “承熙,你这是干什么啊,你弄痛我了。你别这样年看着我,你这个样子,我没法跟你好好地说话。“看着他严肃的神情,莫小希有点惊慌失措,真的没有点

  心里准备,儿时的笑话,自己早就不当回事了,没想到他竟然当成回事了,这个冲击太震憾了,有点让她的小心脏受不了,吃不消了。

  “好,我不逼你,你记得我们的曾经就行,反正迟早你都会是我的妻子的。好了,你什么时候搬到我地方来?”闵承熙所吓跑了她,就放开她,坐到对面的沙发上,

  让惊慌失措的莫小希平静下紊乱的思绪。

  “承熙,我不会搬过来了。我要走了,你有时间,就帮我多照顾下小北吧,他在南理工上大,成绩特别棒,我不担心他的学习,就是怕他不好好吃饭,你有时间

  的话就去帮我监督监督他,不能让他生活太没规律了。“

  “什么意思?你要走了,往

  哪走?“这个女人真是向不让自己省心,怎么才见到面,又要走了,他绝对不能忍受。

  “哦,是这样的,我接到美国波士顿大学的通知书,最近我就会走了,到那边去读书,可能至少得三年吧。”虽然有点想见有点短暂,会有点小遗憾,可还是如实告之。他找了自己这么多年,成不了恋人也会是亲人,不能对他有所隐瞒,不然他会伤心的,感觉自己也是个感情的骗子。

  纠结被动的水

  “什么?你要去美国留学?要去多久?”对于这个消息,闵承熙很是意外,这才找到她,竟然又要离开,这也太能打击人了吧。

  “是啊,本来我也不想去的,可是因为些私人原因吧,我想我还是离开段时间比较好。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那边至少要呆个几年吧!”莫小希并不想隐瞒

  他,觉得他就是自己的亲人,什么事都可以说。如果不给他说,将来他肯定会埋怨自己的,认为自己把他当外人了。

  “小希,你能为我留下吗?”沉默了会,闵承熙犹豫万分,最终还是把内心深处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不想见面,就要分开,真的很舍不得。可是他

  也明白,自己找不到阻拦她离开的理由。

  “承熙你不要这样,呵呵你知道,我们是发小,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你应该为我高兴才是啊,虽然我们好几处没见面了,可我们的友情永远也不会随时间变化而变化啊,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朋友。等我几年后回来,可个大设计师了。难道你不想我学有所成吗?”说实话,对于闵承熙突如其来的深情,莫小希真有点招架不住,没有点思想准备啊。在她的心中,可是直把他当作小弟弟样来疼爱的。可是现在他这样深情款款的眼神,让自己真是吃不消,好象自己多对不起他似的,只想赶快逃走,根本没料到这样的情况啊。

  “好吧,小希,我不阻拦你,反正美国也不远,我可以经常去看你,能知道你在哪,你过得很好,我就心满意足了。来,把你的账号给我,我给你存点钱进去,你到了那边人生地不熟,处处要用钱,不能空手而去,不然会吃苦头的。还有我有个朋友,在那边做生意,朋友很多,也许会对你有帮助。哪,这是他的名片,他叫罗淼,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可以找他帮忙,用不着客气。“两人相对无言,各自沉默了会,不知该说什么话题了。闵承熙虽然心里很是失落,非常地不舍,可是脸上却不会表现出来,时间已经把他磨练成仙,喜怒哀乐都不会显在脸上了。同时也不想给她太大的压力,两人必竟有八年时间没见过面了。就算小时候再无话不谈,感情深厚,可是时间能改变很多东西,比如友情,爱情。来日方长,她才十八岁,有的是时间,可以慢慢来,不着急,八年时间都等了,还在乎这几年吗?知道了她的去向,自己可以去看她啊。可以慢慢来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她要飞,自己不能折断她的翅膀,要助她臂之力,让她飞得更高,飞得更远。原来喜欢她,不就是喜欢她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嘛。

  “好的,承熙,还是你最好,放心啦,钱真的不需要。我有手有脚的,到哪也饿不死啊,可以边上学边打工啊,再说我还有奖学金呢。”上前拍了拍闵承熙的肩膀,拿过他手上的名片,知道

  可能根本用不着,可为了让他放心,还是收了起来。她却不知道,就因为这张名片,让她获益颇多啊,

  莫小希从帝都苑离开的时候,是开心地走的,郭姐不但没扣她的工资,还多给了她三个月的工资,说是补助。管它呢,既然给了,自己就拿着吧,看郭姐的样子,自己要是不拿这钱,要哭的就是她了,不想让她为难。至于闵承熙到底什么身份,也懒得去猜,反正应该不简单,管它呢,等到自己从国外回来,再好好地问人吧,现在实在没那么多心思,去过问他的底细。

  走在回去的路上,莫小希冷静下来后,心里却是空落落的,点也开心不起来,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对于白雅馨的事,不知到底要不要跟东方宇提提呢,要是说了,他肯定是悲痛万分,痛不欲生,对他的打击也许是致命的,他那么在乎她,经常在自己面前夸他的雅馨是多么的漂亮迷人,大方高贵可以说,在东方宇的心中,白雅馨就是他的女神,是完美无缺的,是他的切。

  就是自己说出来,东方宇可能不但不信,还会以为自己是造谣呢。但是如果自己不说,马上就要走了,可能他直被蒙在鼓里,那他又太可怜了,被个女人骗得团团转,而毫不自知。亏他还是个大集团的总裁,对于心爱的女人,却了解得支半解,知情的人不定背后怎么笑他呢。唉,真是纠结啊,说还是不说,让莫小希心烦意乱,不知到底该怎么办。最后她决定还是保持沉默,切顺其自然,要他自己去发现,实在不行,在自己走得前天,再旁敲侧击地提醒他下,至于信不信,就随他了,自己点到为止就行了。真是为

  东方宇悲哀,爱了那么久,爱得那么深情,到头来可能还是竹篮打水场空,到时他该是多么地痛苦啊。

  如果可以,真希望自己不要离开,能够与他起分担,也许起不了多大作用,至少呆在他身边,能够静静地陪他起难过,也是好啊。想归想,莫小希只是苦涩地笑,感觉自己在这傻兮兮地祁人忧天,也许到时什么都不会发生,他们恩爱如常,东方宇都打算近期求婚了,决心很大,有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只希望他能如愿。也希望今晚看到的切只是白雅馨的个游戏而已,至于自己挨的两巴掌,那就成为故事吧,她只是个路人甲,不管怎么样都无法去改变什么,至少无法让东方宇来喜欢自己。自己是感情的懦夫,直藏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敢表露自己的感情,怕旦说了,东方宇就不会把自己当做妹妹了,远离自己,想见他面可能都很难。算了算了,懦夫就懦夫吧,自己反正要走了,

  心里的秘密就让它烂在肚子了吧,永远都不要示人。会想东会想西,莫小希感觉自己快要疯了,后来索幸什么都不想了,好好准备自己的事吧,自己不是圣人,

  无法做到淡定,看透切,既然解决不了,那就眼不见心不烦,彻底做个鸵鸟吧,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说,什么行动也不采取,顺其自然吧。

  希之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