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机,正在讲着电话,看来是不想让电话那头的人听到什么啊。挂掉电话,白雅馨转身要进包厢。

  “白小姐,你等下,我有几句话要跟你说。”鬼使神差地,莫小希用手挡住了白雅馨的路,就是无法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

  挨打

  “你谁呀?怎么你认识我?你是这里的服务员?什么事?”看清挡住她的人竟然是这里的服务员,白雅馨脸地不耐烦,个小小的服务员,竟敢拦她的路,要不

  说出个理由,别想善罢甘休,她是不是不想混了?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不知道得罪她的后果是什么吗?

  “白小姐,我不但认识你,还早就知道你,可以说对你了如指掌,你不是东方宇的未婚妻吗?你今晚的行为,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他啊?”不知哪来的勇气,莫小希股脑把心中想

  的话,毫不客气地说了出来。虽然知道很是不妥,可还是情不自禁地说出来了,想替东方宇出口气。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知道东方宇是我的未婚夫?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吗?告诉你,小妹妹,最好别多管闲事,今晚的事你最好给我忘记,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东方宇是你什么人?你们什么关系?”听到未婚妻几个字,白雅馨脸色有瞬间的苍白,几秒后就反应过来,很是生气。个小小的打工妹,竟然敢质问她的行为,简直是想找死。

  “东方宇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叫莫小希,我今天站在这,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欺骗他的感情,他真的很爱你!你今天的行为,要是让他知道了,他会很难过的,他很在乎你”为了宇哥哥的感情,莫小希是彻底豁出去,反正话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也不在意再说两句了。以前在这里她从来没这么失礼过,

  敢直接冲撞客人。她的耐心本来很好的,般什么样客人的挑衅,她都能忍下去,没想到今晚为了东方宇的事,竟然让她再地失控。

  “啪啪,你是什么东西,贱人,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竟敢来教训我?”白雅馨没等莫小希把话说完,就扬起手,对着她的脸打过来,啪啪两巴掌,毫不留情,使劲全力打的,震得她

  自己手臂发麻。莫小希下就愣了,捂着脸颊,脸地不可思议。在她的意识里,认为白雅馨是个千金小姐,是个有文化有素质的人,没想到会突然动起手,是始料未及的,根本来不及防备。就在这时,包厢里面的人也都跑出来了,看到白雅馨打人,眼皮都没抬下,还副看好戏的样子。

  “雅馨,怎么了?什么事,值得你亲自动手啊?你说下,我们有的是人替你出气啊!这种小角色,不值得你亲自出马啊!”刚才与白雅馨接吻的那个穿花

  衣服的男人,痦里痦气,脸地色相。说起话来,也是吊而浪当,看就是个很娘的公子哥。

  “这个小贱人,想找死,敢过问我的事,你有什么资格?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还敢来教训我,活得不耐烦了。告诉你,我想要你死,比碾死只蚂蚁还容易。今晚你最好什么也没看到,

  不然我有千种办法让你生不如死。”看着莫小希,白雅馨脸地凶狠,恨不得要对方马上消失。

  “唉哟哟,这是怎么了,怎么了?白小姐,是不是我们的人惹到你了。真是对不起了,我给您赔礼道歉了。”这时郭姐可能听到消息,跑了过来。看了看形势,先给

  白雅馨赔不是,看也不看脸已红肿的莫小希。

  “小希,赶紧的,过来给白小姐道歉!”郭姐对莫小希使着眼色,直接命令她道歉,希望她息事宁人。因为在帝都苑,有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客人永远是对的。无论什么原因,

  客人就是上帝,错的也是对的,所以她身为服务员,必须要先道歉。要是平常,莫小希肯定是忍辱负重,听从安排。可是今晚,莫小希却不想服从了,她脸上两边

  五指印还清晰明目,火辣辣地痛。她觉得很委屈,明明是白雅馨对不起宇哥哥,怎么反过来还让她认错,她不会屈服的,反正这也是她的最后个班,大不了走人,

  还真不相信她能把自己怎么的,难道她还真敢杀人不成?自己已经挨了两巴掌,还要怎么样,欺人也甚了吧。

  “小贱人,你想找死是吧,道歉!今天你不给馨儿道歉,我弄死你!”花衣男扔掉手里的烟,就要过来打莫小希。

  “住手!你们什么人?敢在这撒野,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就在这时,从来606走出两个男人,天啊,两个极品男人!身高都在米八以上,前面的那位穿着藏青

  色西装,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寸头,精致的五官,高高鼻子,薄薄的嘴唇,犀利的眼神,随意扫,让周围的人禁不住哆嗦起来。后面那位身黄铯休闲服

  嬉皮笑脸地,感觉是个随和的人,副吊而浪当的样子,很不正经,说话的就是他。

  “啊,对不起,闵少爷,打扰到您的休息了。放心,我马上处理好。“这时郭姐却大惊失色,脸色苍白,不敢怠慢。她拿起身上的对讲机,喊过来几个保安,把白雅馨

  等人拉走了。白雅馨本来还想对莫小希动手的,因为她觉得被人监视的感觉十分讨厌。她隐约也听东方宇说过莫小希这个名字,没想到竟然这样个好管闲事

  的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就是今天不能把你怎么地,下次有的机会,让你难堪。想到这些,白雅馨心里才舒服些,她也很清楚不能在此地久留,帝都苑可不是个

  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不然不定会是什么结果呢。

  “莫小希,你给我下去,这个班你不用上了,可以直接走了。”郭姐很是生气,没想到最放心的人竟然捅了这么大娄子,还是在不该失误的地方,她看到家606的两个人

  要进去了,才给莫小希下命令。可就这句话,却让两个已经进屋的两个人同时停住了脚步。

  “等下,你叫什么?”那个冷漠无比的男人,转过身来,走到莫小希面前,上下打量了她番,才开口说问道。

  叙旧被动的水

  ”莫小希。”莫小希因为刚才的事情,搞得心烦意乱,什么心情也没了,本想在走之前,留个完美的落幕,唉,不成想还是让自己搞砸了,感觉很遗憾,心情非常低落。即使面对个帅哥的问话,也无动于衷,丝毫提不起精神,无论如何,自己的结局已定下来,看来是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了。

  “莫小希?这名字怎么那么熟啊?啊噢,想起来了,我知道在哪听过了!哈哈哈承熙,她不会就是你日日夜夜想念,天天派人寻找的那位吧?”旁边那位正无所事事,闲得发慌的嬉皮男,听到莫小希这三个字,顿时来了精神,围着莫小希转了起来,嘴巴还啧啧啧地赞叹着,好象欣赏件物品似的,看得意犹未尽,看得莫小希心里直发毛。

  “你,可以走了。你,跟我进来,我找你有事要谈!”那个闵少爷指着郭姐让她离开,拽着迷惘的莫小希就往后606走。郭姐嘴巴张了几下,脸上是副无法相信的表情,还是没有发出点声音,最终还是乖乖地下楼了,把剩余的人也全打发了。

  “我不去,你谁呀?我不认识你,干嘛要拉我啊?”莫小希有点挣扎,不想进去,怕遇到什么危险。两帅哥虽然养眼,可自己天生对帅哥不过敏,看过了东方宇,再帅的男人也无法让她有感觉了,都只是个路人甲而已。

  “呵呵呵闵少爷,人家还当你是色郎呢?小姑娘,放松点,他绝对不会把你怎么着的,他呀,只是想找你叙叙旧而已,只会保护你,绝不会伤害你的。”那个爱笑的男人拍拍莫小希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害怕。看着他们的长相和身价,也不象是缺女人的人。莫小希感觉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了。看刚才郭姐对他们的尊敬程度,他们的身份应该很了不起,看着她身上穿的衣服,也应该明白她只是个服务员而已。可是也很纳闷,自己好

  象并不认识他们,有什么旧可叙呢,真是好奇怪。跟着进到里面,才发现里面的豪华不次于总统套房,高档典雅,里面的装潢很男性化,墙纸都是冷色调,没有点家的味道,虽然高端大气,却让人感觉冷得受不了。大气上档次,却死气沉沉,没有丝温暖的感觉。

  “小希,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你看着我,好好地看看。”那个闵少爷进了屋后,就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盯着正观察周围环境的莫小希,冷不丁地冒出了句话,吓得莫小希跳,不敢再

  东张西望,找了张离他远点的沙发,坐了下来,看着对面帅气十足的男人,不知该说什么,因为真的不认识,不记得什么时候有这个朋友。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我真的没见过你,不知道你是谁?”莫小希随意地瞟眼,确定没见过他,选择实话实说,直接了当。没必要为了讨好他,而去撒不必要的慌。她朋友中好象没有这号人,至少没有这么有钱的人。看他的样子,和胳膊上价值连城的手表,还有那高贵的西服,就知道他不是般人。她是搞设计的,对于手饰和服装的质料最有研究了,看眼就能明白。

  “莫小希,不是吧,你真把你的未婚夫忘了吗?你们定的可是娃娃亲,青梅竹马啊,这你都忘了吗?你都不知道,闵为了找你,这几年过得可辛苦了。他不知去了多少地方,派了多少人,花费了多少人

  力物力,不停地寻找你。还真奇了怪了,偏偏就找不到你,你就象人间蒸发似的,怎么找也找不到。我们最近也去过你住过的阳光孤儿园,知道你在那呆过,可是园长却死活不肯告诉我们你的下落。莫小希,这几年,你可是把闵害得好苦哦!”那个多嘴的男人上窜下跳的,看来很是兴奋啊,好象他中了彩票样开心,不知是为朋友开心,还是他纯粹地看到莫小希而开心。

  “亚杰,这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滚了!”闵少年头都没回下,直接撵人。心里很是不满,自己没说什么话,他倒好,象个麻雀样喳喳叫个没完。看来他要是呆在这,准会坏自己的事,索幸直接撵走了事。

  “啊,不是吧,闵,你太绝情了,也太不地道了。这才找到旧情人,就要让我消失?太狠了吧!?”亚杰愤愤不平地看了眼屋里的两个人,嘴里还在低声碎碎念,然后心不甘情不愿地开门出去了。真是过河拆桥,重色轻友的家伙,太没良心了,遇到心爱的女孩,就把好友扔边不管了,太没天理了。

  “我叫闵承熙,原来你直叫我小胖,小希,你真的想不起我来了吗?”闵少年看着莫小希的眼神很是热烈,如果刚才不是有人在场,他可能会直接扑上去,狠狠地抱着她了。可是初次见面,不能吓到她,得给她时间消化,不然她会受不了这样的刺激。现在他只想拼命摇晃下这个健忘的女人了,真是太没良心了,自己辛辛苦苦找了她这么多年,直对她念念不忘,恋恋不舍。可她倒好,竟然都不认识自己了。这进来都会了,她还是显得懵懵懂懂,搞不清状况的模样,真是让人又气又好笑。

  “啊,什么,你是小胖?啧啧啧,你真是小胖啊?你怎么会变化这么大?变得这么帅!以前你可直是个小胖子,胖嘟嘟的,呵呵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瘦了,变得又酷又帅,典型的高富帅嘛,怪不得我认

  不出来呢。”莫小希听到小胖两个字,终于有反应了,神情变得轻松,开心起来。她把扯着闵承熙的胳膊,大大方方地欣赏起来。小胖其实就是莫小希十岁以前的邻居。说起来,莫小希父母在世的时候,她们家

  还是很有钱的,爸爸是做生意的,妈妈是家庭主妇。当时她们家住的也是在别墅群中间,周围都是比较有钱的人。闵承熙家当时与莫小希住的地方只隔条马路,两家关系非常融洽,好得不分彼此,甚至两家大人开

  玩笑,要把莫小希和闵承熙定为娃娃亲,结为亲家。闵承熙当时因为吃得比较胖,行动迟缓,经常有小朋友嘲笑他,欺负他,他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莫

  小希与他是同年,比他大三个月,

  每次都以姐姐自居,毫不犹豫地上前保护他,把欺负他的人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所以儿时的闵承熙,对莫小希很是依赖,很是崇拜她,觉得她就是个美丽的天使,美丽而无敌。而且闵承熙学习也不怎么好,

  因为太贪玩,不愿百万\小!说。每次也是莫小希不厌其烦地给他讲解,也只有莫小希能让他安安静静地坐下来,好好地学习。可以说,在两家大人的心中,他们俩的关系几乎是不言

  而喻了,板上钉钉的事了。如果不是十岁那年,父母意外事故,他们可能也没分开过,更不会出现见面不认识的场面。

  “是啊,自从十岁后,我们直在找你,我因为太想你了,所以变瘦了。”看着莫小希欣喜的表情,闵承熙也是狂喜的,为了这天的想见,自己期待了好久了,

  终于梦想成真了,终于找到她了。还好,切都不算晚。

  “呵呵得了吧,小胖,你为了我才瘦的,说的别的吧,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了,还开这种玩笑!”莫小希用手拍了

  下闵承熙,好小子,竟然会说甜言蜜语了,

  变成大人了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