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好手段(1/2)

加入书签

  getl;

  第180章 好手段

  【书名:第180章 好手段 作者:】

  网欢迎您!:""的完整拼音,很好记哦! 好看的

  强烈推荐:

  “想不到当日里那个妖媚非常的文妃,竟然是这么一个……”容越故意顿住,倒是什么都不说了。

  “倒是什么?”上官文慈瞪了他一眼,“说来听听!”

  “嗯……说的好听些叫不拘小节。”

  “我当是赞赏了,那不好听的就不说了。”素容带路,这天晚的可是越来越快了。

  这次轮到容越惊愕了,不过转而咧开了嘴唇,缓缓笑了笑。

  “喂,你别真是对我一见钟情了啊?”

  “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我还是懂的,只是觉得咱们待在里头太碍眼了,而且你觉得你的侍女扶着你走出来,那速度……糟不糟心?”

  上官文慈挑眉,确实挺糟心的,但是朋友妻不可欺?

  她下意识的想到胥容,结果毫不留情的推翻,就胥阳那样的人,还不配和这么一个风姿绰约的人成为朋友。

  那么?她直接揪住了容越的衣领,“你和苏哥是什么关系?”

  容越抬了抬眼,将上官文慈往床上一放,想要拔下她抓着自己衣领的两只手,却发现,那力道真紧,“你是不是也想学那位王妃紧巴着男子不放?”

  上官文慈才不受挑拨,双手动都不动,稳如泰山。

  容越只好叹了口气,真是没有想到,有时候女人真的是天底下最不好对付的生物了。

  他也不想想,这不是他自己挑起来的么?怪得了谁?“怕了你了,先放开我,这个姿势着实有些怪异。”他半弯着腰,衣领被抓在上官文慈的手里,头更是配合着她的动作弯着。

  “你的嘴又没有被堵住,说不说?”上官文慈的语气甚是无礼,但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容越却不妥协,道理一大堆,什么如此行为有失公子风雅,如此行为有失公子倾城容貌,如此行为人言可畏,天知道这里可都是胥阳的人,哪儿来的人言可畏。

  但是容越一副,你不放开,我坚决不说的态度,便是上官文慈也只能放开了手。

  只是这一松手,容越当即划出了数丈远,身形纵跃之间,从窗台上彻底的消失在了上官文慈的眼底。

  “你给我记着。”她双手紧握,似乎要将容越给捏成馅饼儿。

  不过这世界真的很小,果然,当年她的选择是正确的,进宫这一选择也是对的。

  否则就不会再知道苏哥还活着,否则就不会知道还有人和她一样是为了报复胥容而来。

  哎,一想到楚莲若,她还是有些担心,悠悠叹了一口气,那样的人露出那般不符合她气质的凛然恨意,究竟是为何?

  她翻了个身,这事儿有大名鼎鼎的翎王爷在呢,她跟着瞎操个什么心?

  当楚莲若终于宣泄够了,却是在胥阳的怀里睡着了。

  胥阳看着即便是睡着,却依旧将自己缩成一团的楚莲若,眼里的心疼几乎要溢出来,是什么样的人让楚莲若即便是在梦中都会觉出自己没有安全感。

  他在其身边,都是如此,那么曾经那些个孤独的日夜里,楚莲若又是怎么孤枕独眠的?

  “放心,待你痊愈,你会看到一个鸡飞狗跳的宰相府!”胥阳轻轻抬手,将楚莲若锁紧的眉头梳平,或许是因为他的话楚莲若听到了,也或许是因为胥阳的手带着安心的味道,楚莲若的眉头逐渐展平。

  “明聪,我要宰相府这些人所有的罪证。”他将楚莲若的身体逐渐的放平,尽量让她以着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他的怀里。

  眼神温柔如水,可是他话语之中的坚决以及冷硬,却是在告诉他身边跟着的明聪,他生气了,这一次,他要动真格的了!

  上一次施玉音的那些不过是冰山一角,宰相筹谋多年,甚至先帝在位之时,便已经开始了盘算,怎么能就那么些罪证呢?而且想要胥容彻底的拔出了宰相一脉,可是相当于断了他母家的根,一定得有不得不断的理由才可!

  因为楚莲若这样的一个女人,他动真格的了……

  那个契机,又为何一定要让他的女人来寻找,没有又如何,他可以去制造,再不愿将楚莲若置于危险的境地,再不愿看到这紧锁的柳眉。

  秦将军的事情,他给她调查,不只是胥容害怕其功高震主,或是外戚专权,他隐隐知道,一直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者朝局的发展。

  胥容虽是当之无愧的刽子手,但是却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当然这些,他还不能和楚莲若相说,上次只是浅浅提了提紫袍人的来历,以及牵扯的关系,便让她放在了心上。

  如此也已经够她心烦的了……宫中本就是泥潭,如今虽有上官文慈这个盟友,但是施玉音和淑妃也不可小觑,而那些虎视眈眈的六宫嫔妃,更是见缝插针。

  不愿意在让她烦心,那么有关宫外的一切,便由他来查清,由他来解决,这宫里的两位给楚莲若留着,也省的她无事可做,乱想一通。

  褚靖轩曾经就说过,楚莲若虽然年纪不大,但是那满心的沉重心思,也是她身体这么久了还依旧孱弱的原因之一。

  有时候,药并不能解决一切……

  这边厢的风轻,在走出来之后,脸色不是很好。

  清旭有些担心的现了身,“主子……”

  只是他的话刚出口,就被风轻给摆手打断了,“帮我去收集所有宰相暗中勾结官员的证据。”

  “宰相?”

  “是,还是皇帝不得不将他千刀万剐的证据。”风轻回想起当时的楚莲若似乎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心便整个的揪了起来。

  他不在的那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清旭是属下,他担忧的看着风轻,但是主子不愿意解释,他自然也不能多问。清旭刚打算离开,却又被风轻叫住:“等等。”

  不解的看向风轻,却看他浅浅一笑,“胥阳应该也去做了吧。”

  他奇怪,这宰相是怎么得罪了风轻与胥阳,怎么两人都要找他麻烦?刚刚里面的事情,他可不知道。

  “你这样……”风轻附耳而言,声音很低,但是不管他是做出了怎样的计划,这个计划都是为了楚莲若。都是为了楚莲若的心愿。

  风轻想要补偿,他不知道他不在的那几年,楚莲若发生了何事,甚至他查不出来任何的异样,但是她就是变了。

  但是那又如何,只要是楚莲若,他风轻便会帮她完成心中的愿,哪怕最后……是为他人做了嫁衣。

  他轻轻吐了口浊气,他风轻不该这般懦弱的,他虽然不会放弃,却也看得出来,如今的楚莲若最是信任的是那个被传了十数年,瞒了天下的断袖王爷。再无他的立足之地!

  清风探手,孑影向谁言?向谁言……

  他站在院子里站了许久,直到胥阳走了出来。“可否找个地方,我们单独聊聊。”胥阳也调查过楚莲若从出生到进入王府那十多年里发生的事情,但是没有不同,甚至连她这整个人自进了王府之后便与平常不一样了!

  本来觉得便是楚莲若与曾经不一样也没有关系,说了只管当下,但是每一次这种情绪的突然涌动,最是伤身,他一直知道楚莲若的心底有一个结,一个很深很深的结。

  他想着,或许与她曾经有一段过往的风轻会有着她的独特消息,会知道这个结是什么?所以,他宁愿放下骄傲,主动来与这个情敌打听楚莲若的曾经。

  “她怎么样了?”风轻没说好也没说不好,第一句话却是问胥阳里面的人儿的消息。

  “睡着了。”胥阳说的小心,似乎是怕吵着楚莲若。

  风轻这才想到,便是刚刚那一句,也是压得低低的声音。

  这个疏狂阴厉的人是真的将楚莲若放在了心底了啊……“找个安静的地方,我也想与你好好谈谈。”

  二人抱着同样的心思,自然一拍即合。

  地点,选在了曾经的逐松院,或许很早大家都忘记了,这里是胥阳尚未出宫的时候居住的地方。

  这些年来,他再也不曾踏进一步。

  选在这里,不只是因为他的了解,它的清静,更多的是因为这里居于皇宫的正中央,说白了,这是先帝对他那特殊的优待。

  周围没有其他的建筑,看着倒是鹤立鸡群,但是这中央的位置,那四面八方的小径,掩藏在稀稀疏疏的梅松林里,既是守护秘密的好地方,也是去往四面八方任何一个去处好院子。

  如今,倒是成全了他,至少在这里,他不用担心若是楚莲若出了什么问题,而无法迅速赶到!

  走进逐松院,满地的秋菊竟然已经绽放了花蕊,从其中而过,虽不若春天之时花香满园铺幽径的优雅之态,却也是寒天傲骨的好证明。

  园子虽然已经没有了主人时不时的光临,但是其中的花草却不是疯长的任性嚣张,看得出来有仆人在精心伺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