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得就此掐死林轻染才好,不过出师未捷身先死,手还没掐上林轻染的脖子,就被云王殿下给脚踢飞回去,陷身喜床之上。

  徐长卿瞪了那被踢飞之人眼,然后用种小心翼翼,温柔万般的神情看向林轻染:“妹纸,没被这疯婆子吓到吧!”那目光如同看见直绒毛稀疏的小鸡般怜爱。

  “当然吓到了。”容若亦是万般不舍的语气:“妹纸,你别怕,这种疯婆子,天生就是脑子有病的,你离她远点。”

  林轻染配合着抖颤了下身子,做出副小女怕怕的样子:“陷害不成,还想杀人灭口,难道她以为能以己之力,能灭了这么多的人?还是她真的脑袋有病?”随即像是说漏嘴般:“不会的,若是她有病,父亲怎么会愿意娶她进门?”

  林相爷听了林轻染的话后,却是心头动,个主意在脑海中跳过。

  独孤霖此时终于中迷乱之中镇定下来,等他听到林轻染的声音时,眼睛中立刻闪过道幽深的光芒,似怨似恨,随即他低下头,镇定异常的将裤子套好,再将自己的发髻解下后重新束好。

  林轻染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不由得在心里暗赞这人脸皮够厚,心思够深,这样情景之下,居然能表现的如此无动于衷。

  独孤霖番整理之后,也顺便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弹了下衣摆处并不存在的灰尘,缓缓地站直身子,这才般正经,严肃万般的对林相爷开口:“我和姑姑乃是血亲脉,怎么可能做出这等丑事来?今日又是相爷和姑姑大喜的日子,说句不好听的,我脑子没坏,怎么可能跑到新房之中,行这等枉顾人伦道义之事,所以,这必定是有人从中设计。林相爷,为了证明我和姑姑的清白,请你派人搜查府邸。”他比惠珍郡主更了解林轻染,证据不定就在新房之中。

  林相爷现在恨死了独孤霖,刚刚看到的那幕,只怕辈子都不会忘记,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他向看好的二皇子,居然跑到他的府邸,在他大喜的日子,进他的喜房,与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女人行颠鸾倒凤之事,而且他们还是血脉相承的姑侄。

  这两个人的做法,根本就是让他成为东溟的笑料,带给他无尽的耻辱。

  第754章洞房中7

  独孤霖神色坚定,沉声:“好!”

  惠珍郡主以独孤霖为马首是瞻,当下也应了下来,并且吩咐身边陪嫁而来的大丫头去偏房亲自搜身。

  然而,那大丫头上上下下的将林轻染搜了个遍,就差拆骨翻肉了,最后依旧是没找出什么东西来。

  “不可能!”独孤霖抢在惠珍郡主之前开口,他的推测不会错的。

  惠珍郡主也叫嚷起来:“定是她将东西塞给了林轻音,定是”

  林轻染冷冷的打断她的话:“郡主,难不成你还要搜查大姐姐?若是大姐姐身上没有,你是不是还要继续搜查下去,到最后,不管是府里的人,还是贺喜的客人,全都搜查个遍?”

  她冷哼声:“自个儿做错了事情,却还要胡闹,折腾别人。两位,我劝你们别闹了,大家心里都跟明镜样,你们这般折腾,不就是想从别人的身上,搜出什么催的东西,好给你们做替罪羊吗?”

  林轻染的眼睛中充满了嘲讽,继续说道:“可是两位别忘了,你们来自于皇室,自小就接受各种香薰训练,这在东溟不是什么秘密。”

  众人被林轻染语点破玄机,皆是恍然大悟的神情,这世上能使人动情的东西很多,如百合,依兰,迷迭香等,只要剂量合适,便能让人生出幻觉,情绪激动,但是这两位都来自皇室,皇室的孩子从懂事起,就开始辨别这些催的熏香,所以这些东西,哪怕用上丁点,都会被二人发现。

  这两位开始未曾发现异常,被众人撞破后,却异口同声的咬定是被下药的。

  根本就是谎言!

  林轻染将众人的神情看在眼中,冷漠的勾唇,她曾经与独孤霖生活了多年,对这个人了解的太深,自然知道如何算计他,而不留下丝痕迹。

  独孤霖目光森冷的看着林轻染,到此时,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他已经能断定害他的人是林轻染了。

  这个少女的心是黑的。

  他的目光太过复杂,就如同他此刻的心绪,有痛恨,有厌恶,还有丝赞赏,更有丝说不出的诡异的缠绵,瞧着让人浑身发颤。

  “二殿下,我知道你和郡主是恨不得让我替你们背这个黑锅。可是雁过留影,人过留名,我清清白白的女儿家,总不能为了保住你们的名声,就葬送了自个儿的名声吧!”她说得好不义正言辞:“我虽然往日里是个大方的,但世间女儿家最要紧的事情不就是名声和清誉吗?就算是不为了我自个儿,为了几个兄弟姐妹,我也不能就此认下。”

  林轻染有双墨玉般的眸子,黑亮亮的,不过若是她亲近的人,此刻会看出她情绪的不对,她虽然语气诚挚,面上不露分毫,可是那黑亮亮的眼底,却是彻骨的冰寒,有种冻结切冷芒。

  独孤霖死死的直视着这个黑心肝的女人,若不是众目睽睽之下,他真的怕是要冲过去,掐死她,再破开她的胸膛,看看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太黑,太硬!

  第755章洞房中8

  独孤霖死死的直视着这个黑心肝的女人,若不是众目睽睽之下,他真的怕是要冲过去,掐死她,再破刨开她的胸膛,看看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太黑,太硬!

  惠珍郡主绝望异常,痛哭不休,拉着林相爷:“冲哥哥,我没有,真的没有是林轻染害我,真的是林轻染害我”

  林轻染长叹声,副女人不忍为难女人的样子:“事到如今郡主还执意要我替你们两位背黑锅,实在让人不解?如此偏执,难道是”

  她忽然摇头,陡然转换话题:“都说情不知所起,两位能破除世俗礼教,真心相待,说真话的确不是般人能做出来的。只是,郡主不该欺骗我父亲,二殿下也不该践踏我父亲的尊严,在他的大喜之人,洞房之中,两位如此,这等羞辱,比海深,比山高,简直是逼迫我父亲无颜立足世间。林家虽然名声不显,但也是相府之尊,父亲虽然不够显赫,却是东溟的相爷。二位只顾着真爱无敌,却不替他想上份,若是这事传扬出去,世人怎么看他?他又如何在朝中立足?你们这是要他脸面无存啊!”

  娶亲的当日,新娘与夫在他的洞房苟合,这样的大新闻传扬出去,林相爷是脸面无存,想要保住相爷的名头,怕是危险了。

  惠珍郡主说不得小命要丢了,而独孤霖也会跟着倒霉,姑侄,皇位是别想了,连现在皇子的尊荣还有没有都要两说。

  林轻染从来都知道打蛇打七寸的道理,林相爷最在乎的就是相爷的位置,惠珍郡主在乎的是她的性命,和林相爷给予的爱情,而独孤霖自始自终最放不下的就是皇位。

  他们在乎什么,她就偏偏让他们失去什么。

  惠珍郡主被逼得了死角,心中的惧怕悔恨都化作了尖峰的怒意,恨不得冲上去,将林轻染碎尸万段才甘心。

  但她是个有脑子的聪明人,知道慌乱无法改变眼前的状况,唯有定下心寻找翻身的契机,于是深深的呼吸了口,才缓缓地凝声:“林轻染,今日这事是不是你算计我们,天知地知,你知我们也知。我是真没看出来,你年纪小小居然如此歹毒,不就是我要占了你母亲的林夫人的头衔,不就是我要成为你们的母亲,你就如此陷害我。”顿了声,压下渐渐激动的语气:“我告诉你,你的阴谋诡计是不会得逞的,不会有人相信的。我是霖儿的姑姑,血缘身份在这里呢?我是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惠珍郡主眼泪挂满了白皙的脸上,对着林相爷楚楚可怜的说道:“冲哥哥,我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知道吗?我是被人陷害的,你定要相信我!”

  声色泪下,楚楚可怜,如同无骨的猫咪扑倒在林相爷的面前,只盼良人能给她点支持,点安慰。

  为今之计,她唯有取得林相爷的谅解,保住性命,才能图谋其他。

  惠珍郡主真的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最懂取舍,什么仇怨,在性命面前都得让道。

  第756章愿赌服输

  惠珍郡主真的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最懂取舍,什么仇怨,在性命面前都得让道。

  往日开在枝头的尊贵的花朵,此时匍匐在他的脚下,这种感觉自然异常的舒爽,林相爷下意识的要将惠珍郡主拉起来。

  林轻染却冷淡的开口:“郡主又说笑话了,你和我父亲,订婚不过几月的时间,怎么就能说出别人不知道,你该知道的话,都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又说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么短的时间,我父亲怎么就能与郡主相知甚深?难道那么之前就有往来?”

  林相爷怔,猛摇头否认:“怎么会有往来,小染休要胡言乱语?”

  若是今日被带绿帽子的事情捅到皇帝的跟前,他还是个受害者,若是他与惠珍郡主婚前有私情的话,传到皇帝的耳边,他可就从受害者变成祸首了。

  当下伸到半路的手,立刻收了回来,冷冷的睁着双冰冷寒酷的眼睛,盯着惠珍郡主,再不见往日的温柔小意,有的只是刀子般的冰寒。

  林轻染含笑说道:“原来父亲不曾与她相许啊!”

  她虽然在笑,可是就是这么个笑吟吟的看着,眼中却透出从未有过的冰寒,仿佛看个死去之人般。

  惠珍郡主此时亦是浑身发抖,激烈的发抖

  独孤霖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情景,今日他算是阴沟里翻船了,这事对他来说,打击不可谓不小,姑侄,皇帝是定会厌弃自己的。

  只是心情到底郁闷,他这么多年的辛苦几乎毁于旦。

  林轻染,你会后悔的,你定会后悔的。

  他发他实在是低估了林轻染的手段。

  不过这些此刻他都无心理会,因为他知道若是今日的事情处理不好,自己将会遇到无法想像的麻烦,所以他盯着林轻染,想着解决的办法。

  这等灼热的视线,是绝对的不容

  错过的,林轻染转头看他,神情无辜,绯色的唇轻翘,副温柔贤淑的样子,只是眼神冰冷,仿佛没有了丝毫温度。

  冷处理!

  独孤霖发现,这件事最恰当的方法,就是暂且扔在边,不闻不问。

  “相爷,今日之事疑点颇多,我定会弄清楚,到时候自然会给你个交代。”

  林相爷看着这个给自己戴绿帽子的皇子,自然没什么脸色,很不得将他稀巴烂才好,却在皇帝没发话之前,只得忍着,点头应道:“嗯,我等你的交代!”

  想走!

  门都没有。

  林轻染在独孤霖提起步子的时候,出声叫住了他:“二殿下,您是贵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贵人忘事,也很常见,不过离开之间,是不是将某些事情了结下?”

  她笑得牙齿闪亮:“想离开自然可以,但是殿下是不是将欠我的十张板子留下来再离开?”

  独孤霖气的浑身发抖,杀人不过头点地,林轻染这是要将他的脸剥下来,当屁股用啊。

  可是刚刚他应下林轻染的话,却是众目睽睽之下,他就是想不赖账都不行。

  他呕的差点吐血,想他顺畅了半辈子,却再的栽在了林轻染的身上。

  咬牙切齿,独孤霖从唇缝中挤出句话:“愿赌服输,”

  第757章打板子

  “打板子是个新鲜活,不如今儿个就让我尝试尝试。”徐长卿似笑非笑的站了出来,很干脆的表明对林轻染的讨债行为的支持。

  “那我也打个下手,帮衬二如何?”容若语气坚定。

  云峥瞧着打板子的,打下手的都齐全了,索性对着金翼银翼吩咐道:“你们帮昭华郡主请这两位出去。”

  于是,独孤霖被请出去挨板子,而惠珍郡主也被请出去挨板子了。

  而且分工明确,徐长卿揍独孤霖,怜心怜月教训惠珍郡主。

  独孤霖是男子汉,从头到尾就是用阴冷的眸光盯着林轻染,言不发,而惠珍郡主却是又叫又骂,见叫骂没用,又开始威胁哀求起来,总之什么法子都用尽了,却没换得林轻染的看上眼。

  很快板子就扬了起来,带着风声落在二人的臀部,独孤霖闷哼了声,惠珍郡主却是尖声叫了起来。

  林轻染故意让人不塞住惠珍郡主的嘴巴,任由她惨叫,她发现惠珍郡主的惨叫声,让她有种痛快的感觉之余,还能让躲在旁不敢出头之人心弦发颤。

  惠珍郡主很会叫,她的声音是时高时低,时缓时急,先咒骂,在哭嚎,最后苦苦哀求,可是不管她怎么惺惺作态,十大板子是下子没少的落在她的身上。

  十板子过后,惠珍郡主和独孤霖的屁股都烂了,惨不忍睹,躲在暗处的林轻细几乎要昏过去。

  独孤霖脸已经丢得干干净净,也懒得再装什么温润文雅了,直接拂袖而去。

  惠珍郡主却是半死不活的被拖进了偏厅,林相爷再三握拳,恭送各位宾客,众人不管对下面的戏码多么的充满兴致,却只得摸摸鼻子离开。

  林相爷送走宾客之后,也不咆哮,只是丫头准备了笔墨纸砚。

  惠珍郡主从来没有如此的恐惧过,她不笨,知晓林相爷要笔墨纸砚是做什么的,忙抱着林相爷的手:“冲哥哥,我是冤枉的,你不能不能休掉我”

  想到她会是东溟历史上第个被休掉的郡主,她差点哭死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