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刚刚回来了,找你呢。”女子刚走出没几步,就接到了办公室同事的电话。

  “哎呀,刚去上了个厕所嘛。你也知道,我今天来那个先不说了,我很快就到了。”女子边补着妆,边扭着浑圆的臀部小步走着。

  林天跟在女子身后,听到这话直接个踉跄。我勒个去,你今天那个你还在小树林里鬼混

  很快,林天就跟着女子来到了幢宏伟的大楼里。女子走进电梯,林天也急忙跟上。

  “哎你看着很陌生,你来干什么的?”女子警惕地看着身保镖打扮的林天。孤男寡女,在电梯里,搞不好会出点什么事呢。

  “美女,别害怕别害怕,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林天朝着女子憨憨笑了笑,有些莫名其妙地道。

  “你在说些什么?神经病吧。”女子瞪着双凤眼,颇为恼怒道。

  想想她刚经历场被破坏的野战,本就心情糟透了。现在又遇上个说着令人莫名其妙的话的林天,她能有好脸色才怪呢。

  “刚刚的事啊你不是说去上厕所了么?你家厕所建在小树林哦?”林天面色平淡地说道。

  女子的脸色变,林天话里的意思她自然能听得出。时间,女子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有些慌乱起来,“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这里可是学校,你可别乱说。”

  “别害怕呀,我只是个新生,我来找校长。”林天温煦地笑了笑。只不过林天的笑容在女子看来却极为恶心。

  “你是个新生?”女子闻言,眼神突然变了变2她是校长助理,学校的切事物基本上都要经过她的手。

  尤其是像这种新生入学的事,她手中的权利足以让林天这样的新生在顷刻间滚出仁尚医学院的大门。

  想到这里,女子的胆气也足了许多。

  “你既然是新生,为什么不去报道处报到,来这里干什么?校长可没有功夫见你。”女子倨傲地看着林天,眼神之中带着股愤恨。

  “我老头子让我直接见校长,我有什么办法?还有,你凭什么不让我见?你又是谁?”林天耸耸肩,很无所谓地道。

  “我是谁?我是校长的助理,我的职责就是确保校长的行程安排在可控的范围之内。所以,我说校长不见你,就是不会见你!”

  此时电梯已经到了校长办公室的楼层,女子鄙夷地看了林天眼,匆匆走出了电梯。

  不过林天并没有被女子的几句话给吓走,反倒是厚着脸皮跟了出来。

  女子见状不由得大怒,“你这人怎么回事?我不是说了不见么?你再这样,信不信我叫保安了?”

  对于林天,女子完全没有好感。就冲着林天在电梯上说的那几句话,女子就已经将林天拉入黑名单。

  “唔当助力的要安排校长行程?那在小树林里偷偷摸摸地事也是校长的安排之咯?你这个助理当得也蛮拼的哦。”林天张眼睛,顺口将昨天晚上看电视刚学的流行语用了出来。

  “你带着胡椒味的爆竹是你放的?”女子怒气冲冲地指着林天。

  “别激动别激动,我只是看你们脚下的小草很可怜,所以稍稍提醒了你们下。再说,我看你的气色很差,实在不适合如此纵欲,为了你好,真是为了你好3”林天又是脸真诚的样子,若是再配上几件道袍,真是像极了个神棍。

  女子气得手直抖。什么叫为了我好,好你妹啊!你试试那种上下的感觉看看?气色能好得了才怪了。还稍稍提醒,提醒就提醒,你整那么多的胡椒算几个意思啊!搞得我鼻子现在还痒着呢。

  “就你这样的偷窥狂也配到我们仁尚来报道?还想见校长?门都没有!你信不信,只要我句话,我就能让你从这个学校里滚蛋,有种你再给我乱讲句话试试?”女子恶狠狠地威胁道。

  “是谁惹我们的陆大助理生气了?居然连这种话都骂出来了。”正在这时,女子身后的房门突然打开,位头发有些花白的六旬老者笑着说道。

  老者戴着副金框眼睛,双眼睛无比深邃,穿着套得体的西装,浑身上下头这种学者的风范。

  顾长空,仁尚医学院的校长,副国级领导人,国内外神经外科的泰斗级权威,担任着数位国家领导人的保健工作,乃是华夏的国宝级人物。

  “哎呀,顾校长,您怎么出来了。有什么事不是可以叫我么?”女子见到老者,马上就跟见了亲爹了样,甜甜地笑着走到老者身边,乖巧得跟只猫样。

  “我再不出来看看,恐怕我这办公大楼都得让你给拆咯。发生什么事了?”顾长空丝毫没有领导人的官架子,反倒像个和蔼亲切的老者。

  “顾校长,是这样的,这位同学是新生,不到报到处去非要来见你,我就把他拦了下来。您看这不是瞎耽误功夫么,我正让他走呢。”女子抢先步,告了林天状。

  林天耸了耸肩,上前步道,“校长您好,我家老头子非要让我过来找您,至于原因我也不清楚。对了,我叫林天。”

  “管你什么林天,顶破天也没用,校长哪有功夫来管你个小虾米的闲事!”女子心里嘀咕着,不屑地看着林天,等着校长将他赶出去。

  但是女子想象之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反倒是校长在听完林天的话之后,整个人都像是受到了什么触动样,脸上竟然出现了抹激动没错,异常激动的表情。

  “你说什么?你你就是林天?林老的孙子?”顾长空竟从躺椅上站起,快速走到林天跟前,把抓住他的肩膀,满脸激动地看着他。

  林天郁闷了,不就说了句我叫林天么?怎么还跟捡了钱样得!卧槽,这校长的手力很挺大啊!

  “呃那个,我家老头子是姓林没错啊!”林天有些尴尬道,没想到在村子里吊儿郎当的老头子在校长的嘴里居然成了林老,有那么正经么?

  就在女子和林天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时候,顾长空直接冲着女子摆手道:“小璐啊,别愣着了。快给我侄儿泡茶,要泡好茶,上次那种特供的,都拿出来!”

  林天受宠若惊,乐呵呵地笑着。顾长空兴奋莫名,开怀大笑着。只剩下陆璐助理头雾水,风中凌乱着。

  第二十四章入学报到,校长请客

  ?我们直在努力服务书友,所有反馈均能快速处理!

  1,2群已满,请大家加3群

  “侄儿啊,林老身体可好?这么多年不见,我可是很想念他老人家啊。”顾长空拉着林天的手,就跟家人在叙旧样。

  林天憨憨笑,“好!老头子身体好着呢,打我的时候次比次狠!”林天说的可是实话,在老窝山的时候每次操练都被老头子给揍得鼻青脸肿,那下手可是丝毫不留情啊。

  “哈哈哈,贤侄可真是幽默。来来来,喝茶,喝茶!”顾长空笑着接过陆璐手中的茶水,亲自送到林天的手上。

  陆璐在旁都看傻了,顾长空什么身份?就算是尚海市的市委书记坐在这里,也只有市委书记给顾长空端茶送水的份啊。

  今天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又穿着身如此不合身的西装,怎么看怎么像个小流氓,就这样的人居然值得顾校长如此对待?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吧。

  陆璐跟在顾长空身边多年,深知顾长空的为人品性。就算眼前这个少年乃是京都的太子,也不会被顾长空如此礼遇。

  但就是这样,林天的身份才愈加扑所迷离啊。

  “顾校长,您等会儿还有个应酬,是教育部领导”陆璐小心翼翼地汇报工作。身为助理,这些行程都是要提前计划好的,只不过林天的出现,似乎要打乱接下来的安排了。

  “跟他们说声,吃饭就免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就算请我吃饭了,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变化,浪费时间!”顾长空坐直了身子,威严地道。

  陆璐心中惊,虽然他隐隐已经猜到顾校长会改变计划,却没有想到是直接推掉了这次宴请。要知道,这次宴会,她可是花了很多心思得,同样,也是收了很多好处得。

  “顾校长,那您的午餐,我还没有让人准备”陆璐绞尽脑汁,就希望着顾长空能前往赴宴1毕竟只要顾长空去了,任凭结果怎么样都不会怪到她的头上,但若是不去,对方难免就会记恨上她啊。

  “也不用准备了,中午我就跟天儿起吃吧。这样,你先带他去教务处把手续办了,我还有点事要处理。”顾长空吩咐道,转身对林天道:“天儿,你先去办手续,中午陪伯伯我吃个饭,好不好?”

  林天哪里会说不好,他正愁着中午该去哪里吃饭呢,闻言连声答应:“好好,校长您说了算。”

  “别校长校长了,在外人面前叫我校长就行,没人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你叫我声顾伯伯。哈哈哈想你小时候,我还打过你屁股呢!”顾长空自顾自地沉浸在回忆里,却完全没注意到陆璐有些发红的脸颊。

  “呀,陆助理,你的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想到什么事了?”林天笑着道。

  陆璐吓了跳,她现在才想起这家伙还掌握着些她的秘密,看着林天的笑脸,陆璐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跟你有什么关系!快去报道去!”

  林天无奈地耸耸肩,见顾长空已经开始处理手头的事,只能跟着扭着打屁股的陆璐出去报道。

  等到了校长办公室外面,陆璐马上就将林天堵住,靠上前去,神色不善地道:“你别以为认识校长就很威风!顾校长忙得很,不会天天有空理你,我想收拾你很容易!听到没有?”

  林天很认真地点点头,“听到了,你不用靠那么近,压得我都喘不过气了!”林天说着,眼睛向下瞄了瞄。

  陆璐这才发现两人此刻的姿势有些暧昧,她的对峰峦都已经贴上了林天的胸口,而她因为处于紧张的情绪下,居然丝毫没有发觉。

  “你个小流氓!最好别落我手里,不然校长也保不住你!哼,走吧!”陆璐瞪了林天眼,理了理衣服,扯了扯紧身的小西装,小快步走开2

  林天拍了拍额头,这都是什么事啊!他做错了什么?

  教务处位于另幢高楼,两人穿行在两座大楼的通道之间,迎面遇上不少仁尚的教职工。

  不得不说,陆璐在仁尚的地位果然很高,但凡是遇上的职工或者教授,都会朝着她点头致意,恭敬地问候句,“陆助理好!”

  而陆璐也是路高跟鞋蹬得哒哒直响,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她来了似的。

  林天有些纳闷了,难道个小小的助理就这么有权威?居然连那些专家教授都对她毕恭毕敬,这也太糊弄人了吧?

  这也不能怪林天,他刚从山里出来,哪里明白这里面的道道。那些个专家教授要晋升拿基金,哪件事不需要经过陆璐的手,只要陆璐在上面稍微做点手脚,他们连个屁都拿不到。

  除此之外,陆璐作为顾长空身边的人,所能动用的力量更是林天这个小白想都想不到的。这也正是陆璐敢对林天说出那种话的底气所在。更不用说她的身后还有其他势力。

  林天跟着陆璐走进仁尚医学院的教务处办公楼,眼就看见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满脸笑容地走了进来。

  卧槽!这不就是在小树林偷腥的那个猥琐男么!

  “呀呀呀这不是陆助理么?可是有阵子没有见到了,今天怎么有空大驾光临我这小地方了?”男子挺着滚圆的肚子脸色眯眯地盯着陆璐的双峰道。

  林天黑着脸,阵腹议:你丫的刚才不是还缠绵的紧么?要是没有那股胡椒粉,估计爆竹都炸不开!现在又在这里装什么装!想到此,林天偷偷看了陆璐眼,却发现她竟然就跟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