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昇(1/2)

加入书签

  那个看起来只是正常身型的少年力气居然那么大,两个保镖从旁边将他往后拽的都不能让他放手,林君弘原本就身量未足,毕升虽然瘦削却很高,这样被他这般熊抱着

  像是整个人窝在了他的怀里头,又有两个黑西装在旁边拉扯,场面看起来怪异异常,顾长歌见扯不开那个家伙气得大骂道:“毕华磊,你孙子这是什么毛病,再不放

  手我就动真格了。”

  毕华磊见顾长歌已经拿出了针准备“用刑”了,连忙上去一把拉住他,朝着不依不饶一直抱着林君弘不放的孙子吼道:“毕升,你给我放手,这样子像是什么话,再不放手我让人直接大打晕你。”

  毕升似乎是听见了祖父的话,缓了缓用力但还是不愿意放开怀中的少年,只是松开了一些拽着他的双手,转身对着毕华磊说道:“爷爷,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在这个人身边我感觉好了很多,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疯了,爷爷,我现在觉得好热……”

  在场的人不知道原因林君弘却想通了,怨气最大的克星就是灵气,当这个少年抱住自己的时候,那种无形的怨气被灵气所击散,虽然完全康复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

  显然能让这个长年被怨灵围绕的少年舒服很多,所以才会造成刚才的一幕,想通了其中的关键林君弘心中的怒气倒是少了一些,尤其是抱着他的少年依旧无法自控的

  颤颤发抖,他索放任自己的灵气围绕着少年清除那些怨气。

  【大雁文学首发更新,无弹窗】

  毕华磊定睛一看自家孙子的情况确实好了许多,在他们两人进来之前孙子可

  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整个人的脸色都是青白青白的,现在虽然还是脸色苍白但总算是有神了一些,心中莫名却没有了刚才的愤怒,反倒是拉着顾长歌坐到一边的

  椅子上,那个毕升也恢复了一些,却还是一只靠在林君弘旁边,林君弘也只能带着他坐到两个老人对面。

  毕华磊眼神闪过一丝莫名,看着

  顾长歌的笑容更加和善了,拍着他的手笑着说道:“看来你的徒弟真是青出于蓝了,看看,进来之后我孙子就好了许多,果然我来找你是对的,孙子的病可是让我愁

  白了头发,国内国外的医院都快走遍了,看来你当年说的对,西医治标不治本,关键的时候还是我们的国粹管用。”

  一番话说的合情合理让顾长歌不知不觉平息了怒气,心中却感慨起来这个师兄多年不见,忽悠人的本领果然更加好了,他要是想要收买一个人从来没有不成功的,

  他叹了口气,看着对面一只手拽着自家徒弟,一只手扯开自己领口想要脱掉羽绒衣的少年,皱眉问道:“你家孙子究竟是得了什么病,看起来这么怪异。”

  毕华磊叹了口气,拿出一个烟嘴抽了几口,才说道:“当年王师妹说多行不义必自毙,我自认虽然不是什么大善人,医院也向来都是按规矩办事,像那些换药回扣的事

  情从来没有,可偏偏生了一个儿子不争气,好不容有了一个出色的孙子,却从小就有心脏病……三年前我孙子做了心脏移植手术,手术后恢复的很好,只要不是极限

  运动的话跟平常人已经没有了区别,但谁知道一年之后突然觉得浑身发冷,那次发病之后不但体温低得吓人,还经常听到看到幻觉,我什么办法都用遍了还是找不到

  原因,西医的检查也证实他的身体完全正常。”

  “这一年来他的病越发严重了,不管暖气开得有多大都觉得冷,晚上被幻觉折磨的不能入

  睡,眼看着正好年纪的孩子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我心疼的恨不得自己替他来受着。”毕华磊放下烟嘴,看着对面缩在林君弘身边的孙子说道,“所以我想

  让你看看。中医里头最好的大夫就是你了。”

  要说他们没有找过其他的中医师顾长歌是绝对不相信的,他太了解这个人了,在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之前怎么可能把姿态放得这么低,不过按着对面可怜的孩子他还是点了点头,毕华磊招呼对面的人过来,但毕升却怎么都不愿意离开林君弘身边,最后只好跟连体婴儿似的坐了过来。

  顾

  长歌把手放到少年的皮肤上,感觉到虽然皮肤温度有些地下,但还是属于正常人的范围,他刚才还真怕是跟那位原大少爷一样的病症,那样的话他就真的毫无办法

  了,越是把脉越是皱紧了眉头,顾长歌叹了口气,看着那少年眼眶下浓浓的黑眼圈说道:“畏寒肢冷,面色苔白,脉沉微无力,这是典型的阳虚。”

  说

  完他看了一眼那个少年,叹了口气说道:“要是寻常的阳虚并不难治,只要多吃一些温肾壮阳的食物,选用鹿茸、海狗肾、冬虫夏草等长期服用,平时注意一下锻炼

  就能恢复如常,但是,这位小伙子不知为什么,似乎被吞噬了阳气似的……心肝脾肾肺无一不虚,而且就在我刚才把脉的时候,脉搏越发沉细无力,这明显就是病情

  严重的症兆。”

  一番话听得旁边的人云里雾里,毕华磊毕竟也是学医出生,倒是比毕升和旁边的保镖知道病情的严重,皱起了眉头问道:“那以你的意思,我孙子的病究竟能治还是不能治?”

  顾长歌放开了手,叹了口气说道:“若是寻常阳虚只需调养即可,但这病来得蹊跷,要是找不到不断吞噬你孙子阳气的原因,怕是养出来的阳气都来不够被吞下去的……我现在只能尽量保持他的病情不要恶化。”

  毕华磊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抿了抿嘴又说道:“这位小兄弟是你徒弟,医术应该很不错吧,不如你也看看,我孙子说在你旁边会感觉舒服一些,说不定还是年轻人阳气方刚,所以让他的病情缓解了呢,要是这样的话,我找十个八个大男人跟他长时间待在一起不就好了。”

  林君弘暗道别的什么人没有灵气护体的话,别说是帮助他孙子,到时候自己的命都要折进去,看看周围保镖和这个老头子身上的煞气,虽然这也是造成这少年病情加重的原因之一,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让其他人没有受到怨气影响的原因。

  虽

  然即使不把脉也知道这家伙生病的原因,林君弘还是按了上去,他的灵气虽然暂时让少年好受了一些,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通常人身上怎么会带着这么弄的怨气,

  林君弘看着少年青紫色的唇瓣想着这家伙不会是什么大恶之人,才弄得一身怨气的吧,那样的话这种人可没有什么好救回来的。

  正想着林

  君弘的脸色猛地一变,那皮肤下面的怨毒像是尖针一般刺到他的手指上,若不是有灵力护体的话这时候他非得受到影响不可,林君弘甩开那个手臂走到顾长歌身边,

  伸手翻开他刚才查看过少年手腕的手指,发现并没有受到影响才放了心,看来是那东西感觉到他的威胁才会主动攻击的。

  有自己意识的怨气吗,林君弘抿紧了嘴巴,看着对面的少年冷声说道:“虽然知道这颗心脏不是你的,但我想你们没有把全部的故事告诉我们吧,要是对方自愿捐献的话,怎么会吞噬你身体内的阳气,这是存心要你的命。”

  顾长歌蓦地按住徒弟的手说道:“君君,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岂可胡说。”

  林

  君弘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抿了抿嘴就在顾长歌身边坐了下来,对面的少年似乎很想冲过来坐到他身边,但碍于他爷爷的严厉视线没有动弹,毕华磊却拍了拍手

  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不错,这颗心脏是我花钱买来的,但那个男人当时确实是亲口答应的,收了钱到了手术台上却临时反悔,当时我孙子都已经做好了手术

  准备,怎么可能让他离开,所以……”

  “你们就要了一颗活人的心脏。”林君弘冷声说道,毕华磊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都是对面的

  少年忍不住低下头捂住自己的口,却不知他是一直知情还是现在才知道,毕华磊却继续说道,“这只是一场公平的交易,我用钱买了他的心脏,他既然签了合约就

  不能反悔,活人死人并没有区别。”

  “那个男人死了一年之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所谓的弟弟,嚷着要为他的哥哥报仇。”毕华磊似乎对那件事颇为愤怒,看了一眼对面的孙子继续说道,“那时候我并不想把事情闹大,甚至答应再给他一批钱,那人倒好,把钱收下却疯疯癫癫的抓住了我的孙子,当着他的面割脉自杀。”

  “那人死了?”林君弘冷声问道,心中将所有的事情串接在了一起,应该是那个男人带着怨气死去,还未消散之前就有亲人的血咒起到了作用,那个人应该还懂得一些诅咒的东西,不然这些怨气不可能一直存在甚至还有吞噬阳气变得强壮起来的倾向。

  毕

  华磊点了点头,就算那个人不自杀他也容不下,这样倒是省了他的一份力,顾长歌却拍案而起,怒声喝道:“毕华磊,这件事情难不成你以为自己是对的,私下买卖

  人体器官本来就是犯法的,更何况你用活人来做心脏移植手术……这件事情我们管不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还不如回家找个道士来驱魔。”

  毕华磊双手一摆,一边的保镖尽职的守住了门口,顾长歌大怒回头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要对我们使用暴力吗,我可不是你可以随便留下的人。”

  毕

  华磊笑着站了起来说道:“顾师弟还是这么急脾气,我怎么会对你动手,只是话还没有说话,师弟你何必急着走呢,我就这一个孙子,只是心里头担心而已……师

  弟,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上,难道就不能跟你的徒弟一起,想一个救人的办法,或许在你的眼中这件事我大错特错,但我从来没有强逼过那个人,他是自己愿意

  而且收下钱的,或许从法律来说我是犯罪了,但从常理来说,这是情有可原。”

  “别走,别走,我好冷,好冷啊,别走,你别走。”忽然

  毕升从旁边冲了过来抱住林君弘的腰,口中喃喃不清的喊着,似乎是把少年当做了自己的救命稻草,哀求的声音带着呜咽,顾长歌的态度稍微一软化便被拉了回去,

  林君弘只好拖着一个包袱坐了回去,毕升有些得寸进尺的像是要把整个人贴在他身上,林君弘无奈的伸手安抚着他的背后,顺手用灵气将那些怨气驱赶的远一些。

  【大雁文学首发更新,无弹窗】

  “师弟,不瞒你说,我早就找过那些和尚道士,甚至连尼姑都请过两次,好一些的还能看到问题所在,但不管是中式还是西式,我孙子的情况只一日重过一日。”毕华磊

  沉吟了一下,看了一眼端坐在一边的林君弘说道,“我听说原家大少爷原本也得了浑身发冷的怪毛病,现在已经恢复了正常,他的资料我没法拿到,但他最后一任医生就是你们……师弟,只要能治好我孙子,不管是什么要求,你都可以提出来。”

  “难道你以为我故意不治疗你的孙子……怎么说我们都

  是多年的老朋友,要是能治我会不治。”顾长歌大声喊道,林君弘暗道这本就是两码事,原明辉的病是身体内的灵力不受控制,简单点的办法找个吸收不了灵气的

  地方居住就好了,但这位可是被怨气缠身,人多的地方怨气会自动吸收周围的负面情绪,灵气浓郁的地方没有人控制拿这些怨气也没办法,甚至有可能将灵气污染化

  为己用。

  天然的灵气跟人体受控的灵气可不同,他们可是分不清好坏的,顾长歌发泄完怒气,看着衰老不少的老朋友叹气说道:“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我确实没有办法,原大少爷的病是好了,但绝对不是我看好的。”

  “原来我也只是想找你问问消息,但现在看来,你或许没有办法,但你身边的小兄弟应该知道什么吧。”毕华磊转身看着被自家孙子紧紧抱住的少年,露出一个和煦如五月春风的笑容,却成功的让林君弘哆嗦了一下。

  “我孙子似乎很喜欢这位小兄弟,既然只要待在他身边就能觉得舒服一些,不如这段时间先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