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指摘他。好了,你要我怎么做?去杀了那三个女鬼?”

  “不是——那三个女鬼很快就要魂飞魄散了,我不想见到那么惨的事情发生,但是我又无法劝阻她们,也说服不了我哥哥;也许只有你出面,向我哥哥和吴巧她们三个晓以利害,看她们能不能够回心转意?”

  云娇掐指算,脸上忽然变:“怪道她们三个会受到他的阳气反噬,不但没有让她们采阳补阴吸走阳气,反而令她们的阴气衰竭,原来都是那个物件。”

  “什么?”

  “我这次离开之前,曾听你哥哥说过要来幽魂台检查亡灵部队的训练情况,怕他受阴气所害,因此让他穿上了件妍妹从昆仑山带来的御寒至宝——赤炼蟾甲,是赤炼蟾甲反噬了那三个女鬼的阴气!”

  第二百六十八章大结局1

  “我这次离开之前,曾听你哥哥说过要来幽魂台检查亡灵部队的训练情况,怕他受阴气所害,因此让他穿上了件妍妹从昆仑山带来的御寒至宝——赤炼蟾甲,是赤炼蟾甲反噬了那三个女鬼的阴气!”

  “姐姐,”贤宝这次没有称“嫂嫂”而是叫她“姐姐”,“那三个女鬼其实也很可怜,小妹实在不忍心见到她们魂飞魄散,她们为爱已经受尽了这地府的孤单和寂寞,难道还要看着她们的心碎掉吗?”

  “那你要我怎么做?劝说那三个女鬼离开?”

  “她们三个心求殁,也就是说,她们已打算为爱殉情,永别轮回,永远忘记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恋”

  “她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姐姐,你还不明白吗?她们这样做是为了成全。”

  “成全什么?”云娇的心已有所触动。

  “成全姐姐你呀”贤宝的泪水已经溢出了眼眶。

  云娇默然点点头:“我明白了既然她们三个的决心不可更改,那就只有个办法。”

  在个鲜花烂漫绿草如茵溪水淙淙的山谷里,杨贤杰正和吴巧乌云蒋梅策马而行,四张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和满足的笑容。

  “三位爱妻,这里风景如此美丽,若能在此长住,听三位扶琴献歌,倒也不枉虚度世。”

  三位女子的脸上都现出抹忧容,但她们却将这抹忧容掩盖得丝毫不露出痕迹,齐开心地答道:“此地名曰‘忘忧谷’,可以忘记人世间的切烦恼和忧伤。”

  “哈哈,此地果然能令人忘却忧愁和烦恼——三位爱妻,我等且在此摆上茶点果馐,边品茗边欣赏谷中美景如何?”

  “夫君所言极是。”

  三位美人和贤杰齐跳下了马。

  杨贤杰左顾右盼道:“此地可惜没有凉亭石几之类可供我等歇息。”

  吴巧往那山坡上指道:“夫君,那山上不是有座风雨亭吗?我等且到那亭里去歇息如何?”

  杨贤杰大喜道:“爱妻所言甚善。”

  于是四人齐来到那亭里。

  只见那亭里早已摆上了茶果点心等各种美味。

  乌云眼里放出光芒道:“夫君请看,这就是有名的‘葡萄美酒夜光杯’。”

  杨贤杰啧啧赞叹道:“嗯,果然是美酒名杯。不过,这葡萄酒为何定要用夜光杯来盛?用别的杯子不行吗?”

  三位美人齐抿嘴笑。

  吴巧解释道:“这也是有典故的,相传葡萄原产于西域,因而西域酿造的葡萄酒也最为有名,不过葡萄酒作艳红之色,须眉男儿饮之,未免豪气不足,须得白玉制成的夜光杯配之,酒色便于鲜血般无异,饮酒便如饮血。这也是边塞将士多喜以夜光杯盛葡萄酒痛饮,王翰的凉州词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便是说的此事。”

  杨贤杰点头道:“原来如此——那还是另外换种杯子吧,我可不想把葡萄酒当成血来饮。”

  位美人齐笑道:“夫君怎的如此胆小,莫非夫君不是须眉乎?来来来,今日我等定要陪夫君痛饮三杯。”

  贤杰推辞不过,只得连饮了三杯,三位美人也是如此。

  吴巧拿出支竹笛道:“夫君,吴巧虽不才,今愿为夫君演奏曲霓裳曲如何?”

  贤杰大喜道:“甚好。”

  吴巧便将笛子放到唇边吹奏了起来

  笛声开头轻缓悠扬,仿佛个婀娜多姿的女子正在翩翩起舞,向她的情人诉说着衷肠,接着她和她的情人肩并着肩漫步在洒满晨曦的树林里,树上百鸟欢唱,悦人耳目,然后她们手牵着手又到了小河边,听着流水潺潺,看着小鱼儿在泼着水花

  杨贤杰几乎陶醉了,连连拍手称好。

  乌云微微笑道:“夫君,妾为你弹奏曲琵琶汉宫秋月如何?”

  “原来乌云妹妹还会弹奏琵琶呀,甚好甚好。”

  乌云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抱了架琵琶于怀中,铮铮铮铮弹奏了起来

  这汉宫秋月本来是首非常抒情的琵琶古曲,表现的是种充满思念之情的细腻柔婉的情怀,诚如白居易诗中所描写的“大珠小珠落玉盘”的优雅动听;但是到了后来,却成了十面埋伏的悲凉慷慨之调,如雄军百万铁骑纵横呼号震天如雷如霆

  杨贤杰吃了惊道:“乌云妹妹为何弹奏此悲凉慷慨之曲?”

  乌云哀怨地看了他眼,嘴角浮现出丝凄凉的笑,并不作答。

  贤杰还要问,忽觉唇边凑上了个物体——原来是个淳香甜润的红唇,他也分不清是谁的唇,只是陶醉在了这份芬芳甘甜之中,静静地享受着

  “夫君,夫君”

  忽然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

  他迷茫道:“三位爱妻,你们唤我吗?”

  三位美人都不答,只有那个声音在继续呼唤他:“夫君,你快醒醒”

  杨贤杰猛地睁开了眼睛,“忘忧谷”中的景色荡然无存,他仍然躺在幽魂台上,四周愁云惨淡阴风凄凄,吴巧等三人却已不见了踪影。

  杨贤杰慌忙叫道:“三位爱妻,你们在哪里?”

  “夫君,你醒悟罢!你真希望她们三人魂飞魄散吗?”随着声冷肃的声音,云娇的头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啊,娘娘,你怎么来了?”杨贤杰吓出了身冷汗。

  “我来劝你悬崖勒马。”

  “悬崖勒马?我为何要悬崖勒马?”

  “你若不想害死吴巧她们三个,你若还记得你肩负着振兴大逆之重任,就赶快悬崖勒马吧!”

  “吴巧她们都是我的爱妻,我如何会害死她们?”

  “她们既是你的‘爱妻’,那你更应该要为她们着想。”

  “我要如何为她们着想?”

  “离开她们!”

  “师妹,你这又是何苦?”杨贤杰尚未答言,吴巧忽然现身,挡在了他的面前,双眼直视着云娇。

  云娇也随即现身,和吴巧面对面站在了起:“师姐,别来无恙?”

  “哼,你还记得我是你的师姐!”吴巧的脸上本来有丝亲人久别重逢的欢喜,但随即换成了副冷漠的神色。

  “这几十年来,云娇对师姐直记挂于心,刻也不敢忘怀。”

  “是吗?难得师妹有此心还记挂着愚姐。”吴巧脸上仍带着讥诮,目光似乎看向了深邃的远方,“还记得师父当初的话吗?师父结我和如雪妹妹皆无多叮嘱,唯独对你最不放心,说你‘你生性倔犟心气极强,脾气浮躁,又有段风流夙缘,只恐沾惹红尘误陷苦妄情劫万世不得脱也’,可见师父对你是何等寄予期望,对我和如雪师妹倒是提也不提”

  “师姐,师父此言在情在理,云娇现在不正是‘沾惹红尘误陷苦妄情劫万世不得脱’吗?倒是师姐和如雪师妹,早早脱离了苦海,脱离了红尘是非之地”

  “住口!地府幽深茫茫无边,正是无尽苦海!你可知为姐这些年来在地府中是怎样度过的?你却在红尘中风流快活”

  “对不起,师姐”

  “现在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我在苦海中沉沦,你却和本应属于我的夫君享尽人间繁华如今苍天有眼,让我的夫君来到了我的身边,你为何要来横加干涉?”

  云娇早就知道吴巧这套说词的用意,因为并没有生气,只是谦卑道:“师妹说得是,云娇不该来此但是师妹确实是出于对师姐的关心,是想来给师姐出个万全之策的。”

  “你别说得那么好听!你若还当我是你的师姐,就立刻离开此地,不要再来管我的事!”

  “师姐,请你听云娇言,云娇并非是来干涉你和他的事,只是不忍见师姐会遭此悲惨荼毒,故此来劝无君收手,同时也是为了师姐的安危着想”

  “废话少说!你若能赢得我手中剑,我和二位妹妹就立刻离开;若不能,那就请你走!”吴巧脸色沉,“呛”地拉剑出鞘,也不待云娇答应与否,立刻仗剑攻了过来

  “当!”云娇只得挥剑急架:“师姐,你听我说”

  “没什么好说的,看剑!”吴巧连连进招,逼得云娇手忙脚乱,不得不穷于应付接拆,根本就没有了说话的余地——昔日要好如亲姐妹的师姐妹俩竟会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兵戎相见!

  云娇的剑法虽然高超,但对于应战并无任何的心理准备,而吴巧却发招突然,因而攻势凌厉,狠招绝招迭出,竟斗得云娇毫无还手之力。

  “当!”吴巧突然招“霸王卸甲”,剑刃挑,似贯有无穷内力,云娇手腕麻,宝剑竟脱手飞上了半空!她不得不跃向空中去抢回宝剑——她无论如何不能落败,如果落败,那岂不前功尽弃?

  吴巧见,宝剑挥,道绚红色的光焰横在了云娇面前,力图阻止云娇夺剑

  第二百六十九章大结局2

  吴巧见,宝剑挥,道绚红色的光焰横在了云娇面前,力图阻止云娇夺剑

  云娇轻叱声,逸出个用真气凝成的化身,“倏”地从光焰中撞了过去——光焰对真气凝成的化身根本就无效。同时为了制止吴巧再次阻止自己,她眉间亮起个守宫砂大小的红色亮点,从亮点射出道金光,直刺向吴巧的身体。

  这道金光可不平凡,乃是她专门修练的对付鬼魂的秘物——武魂镇邪箭,无论道行多高的鬼魂,若被此箭射中,都必将魂飞魄散!云娇射出此箭也是迫不得已,因为她无论如何也不能输给吴巧,若输给了吴巧,她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吴巧在自己的夫君身边点点地散去全部灵力。唯有自己获胜,将她强行“赶走”,才能保住她的灵力,使她不至于落得神形俱灭的悲惨结局。

  无论她怎样恨自己,她都是自己的师姐,她对她始终是恨不起来的,只有无限的同情。

  同时她也感觉到师姐今天是故意做出这番模样的,说到底还是为了成全她和夫君!

  这两个斗得死去活来的女人其实都是在为对方着想,只不过她们的想法竟化成了这种惨烈相搏的方式!

  却说吴巧见云娇分出了化身去夺剑,便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阻拦她了。同时见她射出了武魂镇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