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影拍摄的道具之,所以,这棵大树怎么会是圣地的入口处?

  “你不相信这里是圣地的入口?”瞟见陈宇扬脸的狐疑之色,男子嘲讽的问。凡夫俗子的肉眼哪能窥透法师高超的法力。

  “是有点怀疑。”陈宇扬耸肩。没道理他在这里拍片时朝夕相处的大树,就是他急欲寻找的圣地入口。

  男子默默的看了他眼,然后双手合十并嘴念咒语。二分钟之后,他说:“跟我来吧。”

  陈宇扬和夏若兰凝目往大树仔细审视——大树依然是先前的大树,并没有裂开个大洞或出现裂痕。

  他们困惑的望向男子。

  男子仅回以冷笑的率先朝大树笔直走去,眼看就要撞上大树,此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只见男子的身体居然穿过大树并隐没其中。

  这情景当场令两人愣在原地。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天啊!宇扬,这”夏若兰难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那简直像是魔术中的戏法般神奇。可魔术是虚假的,是人刻意制造的假相,但这棵树却是活生生的,这座森林的确大有问题,而这男子想必不是普通的人,那他们的处境危险!

  “嘘,我们快进去吧。”陈宇扬示意她不要说话。这男人若真要对他们不利,他们势必很难逃出这座森林。直到此刻,他不得不承认这人的确具有某方面不可思议的能力。而既然无法逃避,唯有正面迎击才是保命之道。

  “嗯。”夏若兰暗暗下了个决定——不入虎|岤,焉得虎子。就算再危险,也容不得她逃避。不过,若真的难逃恶运,说什么她都不会让这个男人活着出去。

  至于宇扬下辈子若有缘,她再嫁给他吧。

  交换了坚定的眸光,两人不再迟疑的朝大树笔直走去,当身体碰触到大树的同时,周遭的景致全变了!座占地相当广大的平台呈现眼前,而平台后有面高耸入天的石壁,当他们看见石壁上所刻画的图案,均心悸的注视着石壁,失神的忘记身在何处。

  那是个人头蛇身的图案,而人头的面貌却因时代久远而模糊不清,但它的身体仍依稀可见。事实上,是非常的让人清楚这圣地所供奉的神其实是十二生肖中的蛇,而这无疑证实了陈宇扬当日约莫听见的话——蛇窟活人祭典原来都是真的,包括若梅的失踪不,该说是死亡。

  “我已经带你们进入圣地,你可以把钱给我了。”当男子冷冷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陈宇扬猛然旋身,反射性的将夏若兰给拉到身后并高举起提着皮箱的手,心中非常明白这钱是保护他们生命的唯希望。

  “当然,手交钱手交货嘛。但是你得带我去蛇窟,这钱才能给你。”陈宇扬边思索边说。个想法已浮上心头——

  “蛇窟!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男子惊诧的问道。看来这个陈宇扬还真知道他们教中不外露的秘密。早知道是这样,刚刚就不该有那念之仁,不过现在解决掉他亦不嫌晚。

  “你到底要不要带我们去蛇窟?”陈宇扬心里也有着恐惧和不安。说实话,这男子就算不带他们去蛇窟,他们仍是奈何不了他。而瞧他脸上那抹诡异的笑容,怕是来意不善

  “有兴趣就跟我来吧。”蛇窟,男子冷笑的往石壁后方走去。也好,带他们去蛇窟反倒不用他动手,而这个陈宇扬恐怕已看出他来此的另个目的。无妨,反正他们是逃不出他手掌心的,因为他会法术,要取他们的性命根本是易如反掌,而带他们去蛇窟还可以省去掩埋尸体的时间。愚蠢的笨台湾男人!蛇窟里的蛇不知已有多久没有大肆饱食顿了。

  “宇扬”夏若兰抬眸望向陈宇扬,心里的不安加剧。实在是那男子的笑容今她不寒而怵。对于自己的生死,早在进圣地的那刻就置之度外了,但陈宇扬是无辜的,他的生命是如此宝贵。

  夏若兰不安的神情令陈宇扬的心情益加沉重。在来此的途中,他早就料想过会有今天这种情形,他却没有阻止她,只因他对自己太过自信,如今是他害了她。

  “我爱你。”陈宇扬眼中的自责让她忍不住拥抱住他。他不该自责的,她才是那个该自责的人。打从她踏上这块土地,她就为他带来太多的困扰和麻烦,而切全因他爱她。现在大难即将临头,他竟然还在责怪自己。这生,她怕是无法回报他的爱了。

  “我也爱你。”陈宇扬吻了她的额头。他爱她,从第眼看见她就爱得塌糊涂,就算要付出生命亦在所不惜。但她还这么年轻,不该因他时的糊涂而失去宝贵的生命。当然,事情尚未到完全绝望的地步,他们未必会死,而这男人也未必真的会把他们给杀掉。

  “你们在嘀嘀咕咕些什么?蛇窟就在这里,你们不是想看吗?”男子烦躁的催促道。俯望这黑黝黝又深不见底的洞窟,那随风蒸散出的腥臭味,浓得令人闻之欲恶。再想到这洞窟中不下千百条的毒蛇,他就头皮发麻,恨不能尽速远离此地。不过这得等到他将这对男女给丢进去后。

  “我们过去吧。”陈宇扬深情的注视着夏若兰。或许今生他们的相聚只剩此刻,但该来的总是要面对,他会尽切力量去守护她。

  “嗯。”他深情的眸光让她平静不少。能和他多相聚刻也是好的美的。

  当两人眸光相交会的那刻,此生已无怨言,于是他们踩着坚定的步伐朝男子所站的位置走去。

  尚未走到男子身旁,股浓重的腥臭味扑鼻而来,两人的心不禁悲愤激动起来!蛇窟!若梅就是葬身在此处,想到若梅死得这么凄惨,夏若兰心中就有恨

  甫靠近那深不见底的黑洞,虽不见蛇的踪影,但阵阵的“嘶嘶”声却声响过声,飘浮在空气中的蛇腥味更是愈来愈浓,仿佛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