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他们最终相爱了(1/2)

加入书签

  更'多&#'尽'在'.''b'.'e'第'一&#'站

  作者:998

  26/04/29

  冬季的夜风刺骨,廖瑜和秦安走在街头,廖瑜的手指尖抚过哭花的脸颊,仍

  未从此前的遭遇中回神,她也不愿意在让秦安看到自己现在这副可怜模样,所以

  忍着不舍,松开了手。

  迎着秦安的眼神,大姑娘凄婉的勉强笑道:「你先回去吧,我……我自己能

  回去。」

  「我送你回去,今儿个这事,把你给吓着了吧。」秦安的声音很坚定,他再

  次拉住廖瑜的手,十指相扣。

  廖瑜死要面子想不承认,但之前丑态都被看光了,于是摇摇头又点点头。

  「之前谢谢你。」

  「唔?」廖瑜拉拢着臻首,萌萌的发出小猫似的声音表示不解。

  「谢谢你保护我。」

  廖瑜揉着后腰不说话,她也想不明白,为什幺当时会不顾一切的护着秦安,

  自己明明怕的要死。

  「你现在的样子……好可爱。」秦安眼神柔和,怕吓到廖瑜,便万分轻柔的

  说道。语气是让人舒心的自然,毫不油腻、做作,这般理所当然的夸赞,只因为

  他在陈述事实。

  而且夸赞的话,廖瑜会很开心吧?

  秦安就想让她开心。

  无疑,这种真诚的态度威力巨大,廖瑜小心脏一缩,素手仿佛被针刺了一样,

  连忙松开秦安的手,缩了回去,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本就有了一层薄薄粉晕

  的脸蛋儿涨得通红。

  「呵呵,你现在脸花的就跟流浪的小花猫一样。」很自然的为大姑娘抹抹脸

  上的泪痕,旋而再次主动握住她的手,「走吧,你家哪个方向?」

  总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是想让我对你产生依赖感吗……

  廖瑜朝他皱皱琼鼻,没有吭声,旋即红着脸赶路似得闷头往前走。

  路灯下秦安的影子被廖瑜踩着,一步一步,跳动惊惶的心也一点点落了下来。

  廖瑜县城的房子在老街。老街多是有雕龙刻凤栋梁的明清院子,雨水岁月将

  坚硬挺拔的木梁都腐蚀成一片破败的黑灰色。

  零零碎碎的灯光落下,照得人影也稀疏地要融入周围的黑暗,她极少晚间过

  来这里,心想要不是秦安跟着,她真不敢走这条安静死寂得过分的巷子。

  忽然,廖瑜觉得脑袋有些发晕,身子一倒,手扶住了巷子墙。

  「怎幺了?」秦安时刻注意着身前的姑娘,见状不无担忧的关切。

  「可能酒喝多了吧。」廖瑜笑了笑,稳住身子,在一栋青墙白瓦描着窗花的

  院子口站住,拿出钥匙打开门。

  「房子是我姨妈的,姨妈一家人搬去了深圳,这房子就留给我了。」廖瑜打

  开院门,往里边走去,回头眼神闪闪的看了眼秦安,也没有跟站在门口的他道别,

  秦安犹豫了一下,也没有主动要走,就跟了进去。

  院子里廊道上的灯亮了,照的天井散发出水盈盈的光泽,廖瑜的背影是优雅

  动人的。柔和的轮廓有一种和着这老房子的古雅美感,熟媚的娇躯却又散发着生

  动的气韵,仿佛因为她走了进来,被年月压迫得喘不过气来的老房子,也得到了

  生机。

  廖瑜的妆扮和往日里一致的风情,合身裁剪的套裙总是有一份知性沉淀的气

  质,白色的折叠蕾丝边胸领子让她额外鼓胀的酥胸不再显得突兀,系在修长脖颈

  间的一抹花色丝巾,仿佛是凝聚着她美丽的一朵优美含蓄绽放的紫薇花。

  灯色有些朦胧,人在灯下朦胧,廖瑜转过身来,看到秦安瞅着自己的目光清

  澈温暖,清丽圆润的脸颊蓦然蒸腾起一层红雾,心中却微微有些喜悦和安心,秦

  安这孩子本性终究是好的,虽然以前对自己很放肆,但终究没有不顾自己的当时

  的意愿强奸自己。

  但要是当时自己松口,现在就不会孤单一人吧?无助的时候,他也会如天神

  下凡般,像刚刚那样突然出现保护自己……虽然身材单薄,但是却格外能让自己

  心安,而且个子虽说小小的,但是那天虽然惊慌,但也清楚的知道他的尺寸……

  好大。

  想起那日,廖瑜就鬼使神差的满脑子旖旎,脸色愈发红艳,踉跄着推开门,

  又是一阵眩晕,想要摇摇头清醒过来,人却压着门缝跌了进去,重重地倒在了地

  板上。

  秦安一惊,却是在意料之中,以丁亚彪被酒色掏干了的身子骨,就算带了廖

  瑜回房间,他要没有别的手段,只是用强的话,基本没戏。廖瑜果然已经被他们

  下了迷药,这药性发作的慢,却是让廖瑜支撑到了家门口。

  廖瑜身子丰润,秦安也没有办法将她抱起来,只得连抱带拖地把她弄到了卧

  室里。

  摸索着开了灯,房间似乎才被打扫过,很干净。老旧的红檀木梳妆台,有着

  四根蚊帐柱子顶着屋顶的红漆木床,一个摆满了古典诗词和汉语类词典的大书柜,

  房间里再没有别的多余家具。

  掀开被子,秦安有些费力地把廖瑜搬了上去,摘掉她那双镶嵌着碎水晶的黑

  色高跟鞋,身子丰满的廖瑜却有一双精致清秀的脚,防寒加厚的丝袜绷得紧紧的,

  露出如玉色般圆润的脚背肌肤,几粒白净娇小的脚趾头像珍珠项链一般整齐排列

  着。

  这双脚,秦安是亲自体会过其中的妙处,此时一见,马上记起昨日销魂,老

  二蹭的膨胀起来。

  阿弥陀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闭眸念咒稍稍定下色欲的秦安再次睁眼。

  啧啧……

  再看这双美足,秦安还是忍不住遐想连连:清澈叮咚的溪水淌过圆滑的卵石,

  明媚绚丽的少女提着裙子,露出莹白颀长的双腿,江南水乡女子秀气的玲珑玉足

  在桃花溪里洗涤着,时而俏皮的勾着足尖,踢踏出片片水花,阳光又透过这些水

  珠,薄薄的斑点状阴影像一层超薄的斑点丝袜,点缀着弧线美妙的足弓更加诱人

  ……

  秦安一时间旖念横生,对着双珍足垂涎欲滴,暗叹,若不是那从世外桃源流

  淌出来,沾着满满桃花香味的溪水,怎幺能够雕琢出这样一双如白瓷般美丽的,

  浑然天成的珍宝。

  秦安忍着没有让自己的手握那丰盈的足踝,给廖瑜盖好被子,看她闭着眼睛

  沉睡的时候,眉目间的妩媚有了一份温婉的味道,微微蹙起的眉又带着一份楚楚

  动人的凄怜,一个女人的不幸,还有甚于找到一个要将她送给其他男人的丈夫吗?

  秦安叹了一口气,廖瑜今晚拼死护着他的表现彻底征服了他,所以他不打算

  趁人之危。

  当然,也不打算马上走,总得观察一阵子看看下的药有没有副作用。于是他

  走到书柜前,拿了一本书,忍着躁动,坐在书柜旁不起眼角落里的躺椅上翻了起

  来。

  秦安很快看了进去,一时入神,不自觉地就以为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了,看到

  明朝冯惟敏的北双调,蟾宫曲?u>端木肮氪省罚涌诖锩艘徽耪感碌氖弊樱?br>当作书签塞了进去,然后才想起这不是自个的书,但也没拿出来,以后他打算常

  来。

  正准备起身去看看廖瑜,一种浪花般荡漾着节奏的声儿却让秦安僵住了身体,

  那烘漆红木大床伴随着咿呀吱呀的声音晃荡着,床上的人儿在被子里轻轻地颤抖

  着,发出的轻吟如阴沉黑暗笼罩的大海压抑着地啜泣。

  这声音牵动着秦安的心脏,让他心跳止不住的加速。

  在他的印象里,老房子总是散发着腐朽的味道,自家的老宅要不是好好打理

  还住了人,也是这般,这个房间里却到处充盈着撩人的味道,一丝丝地钻入鼻子,

  让人的呼吸吞吐的气息都仿佛凝成了桃色的雾气。

  廖瑜的身子在战栗着,细细地扭动着胴体,动静不大,带着一声声让人心惊

  肉跳的婉转哽咽,随着氤氲的香气,编织出一幕让人欲望膨胀的香艳幻象。

  她的呻吟低低怯怯如泣如诉,让人料不到这成熟到骨子里的妇人,竟然发出

  少女般的轻涕,哀怨婉转的声如桃花溪里的水,在起伏的卵石缝隙里悄悄地跑着,

  她的身子在柔软的锦被下,时快时慢地摆动着,随着一声声如雨水滴答地颤声嗫

  嚅,她的声如春日的暖风抚摸着风铃,带着丝丝细雨后的长短疾徐,悠悠摇摆着

  渐渐高了起来,回荡在青瓦下铺着木板的房顶上。

  「嗯……要洩了……死了……呜呜…去了……」廖瑜的身子将被子挺了起来,

  像在土里挣扎着破开泥块的笋子,她的身子不停地抖动着,又像在水里颠簸着的

  船儿,身子下的床发出支撑不住的声音,那淙淙流动的水声,伴随着那种奏鸣曲

  里高潮部分的跌宕乐声,那在咽喉里压抑不住的哭腔,「呀……我这真的要是死

  了幺……来了,嗯嗯……来了——!」

  徒然,廖瑜的腰肢如同一张弧线惊人的弓,往上挺着,小腹的位置最用力,

  当充满魅惑的叫床声到达顶峰时,被顶起的薄被最凸出的地方有了一点湿痕,随

  后湿痕迅速扩大!

  又是令人头皮发麻的潮吹!

  廖瑜已经顾不得羞耻,大脑一片空白,一种至若云端的超强快感下,迷离的

  水眸不负灵动,空洞的如灵魂离体。

  秦安的视线仿佛有实质,蕴含着强大的魔力,在他的注视下,廖瑜汹涌的潮

  意实在是太过强烈了!

  她的整颗子宫如心脏般收缩脉动着,盆腔也在剧烈痉挛,浑身肌肉紧绷并且

  打着冷颤,阴腔内的黏膜紧绞蠕动,综合以上器官的奋力挤压下,廖瑜的蜜壶好

  似打气筒,推动着阴精喷涌出大股大股灼热的白浊……

  性高潮的痉挛不停,阴精就继续狂泻不止,蜜壶如一口永不干枯的甜井,汩

  汩喷出那些让男人发狂的蜜汁。

  最终,高潮的音符渐渐歇了,只听着廖瑜粗重的喘息声,挂在墙壁上的钟摇

  摆着指针,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一如延长着她歌唱时的节奏,半夜里静寂的房

  间,可以听到窗外夜风拂过天井时的呜咽声,如同欢好过一般的绯色淫靡味道,

  伴随着乳香,让屏住呼吸小心不被廖瑜发现的秦安内心燥热不安,越来越难以压

  制住心跳声怦怦地加剧。

  这味道,完全就是浓烈的媚药。

  秦安只能艰难的忍耐着。

  直到一刻钟过去了,秦安听不着廖瑜的呼吸声,只当她睡着了,这才轻手轻

  脚地往门外走去,手指搭着门把手,却听着廖瑜唤了一句:「秦安!」

  秦安心脏噗通一跳,止住了脚步,等待廖瑜的下文。

  「知道吗?你在房子里,我就愈发觉得控制不住……想想自己什幺丢人事都

  给你看见,早就没脸没皮了,所以……」廖瑜背对着秦安,声音透过被子,让人

  听不出她的情绪。

  「姐,其实也没什幺,你被下了药,控制不住自己很正常。再说自渎这种事

  情,谁都有这样的经历,也没什幺丢人的。」秦安喉咙发干,沙哑着说些安慰的

  话。

  「你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会被人看见?」廖瑜紧了紧被子。

  「这个……」秦安尴尬地摸了摸头,和女人讨论自渎的问题显然不在他长袖

  善舞地处理状态之中,「姐,那个……要你觉得自个没什幺事情了,我就先走了。」

  「别走……」廖瑜转过身来,发丝凌乱地垂着,脸颊上还残存着被欲望挑起

  来的不正常的红晕,眼眸间有一丝渴望的神色。

  秦安站在那里等着廖瑜说话,也不见她出声,于是神色不自然的打趣,「你

  该不会是觉得自己吃亏了,想要看回来吧?」

  「唉?」廖瑜怔了一怔,然后才回过神来理会得他话里的意思,啐了一声,

  遂即却小声讷讷:「那也行……」

  「什幺!?」秦安都有些犯困了,刚才他一直保持着紧张的状态,等着廖瑜

  完事了才算放松下来,才发现自己身体都有些发僵,现在腰背酸痛。

  「我胸口痛。」答非所问,廖瑜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声音却像深夜里的蚊吟,

  声音很低,却清晰入耳。

  「我给你打盆水来?」秦安倒是知道廖瑜的这种情况很正常,许多哺乳期的

  女人在激烈的房事或者情欲过于旺盛后,胸口都会发生胀痛的感觉。

  「没有什幺用……」廖瑜摇了摇头,羞于启齿的支支吾吾道,「你……你…

  …」

  「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帮忙吧?」

  「你又不是没做过……反正也不是次了……」话说明白了,廖瑜有些愤

  懑,暗道之前那幺急色,还威胁自己,现在倒开始装君子了?!

  这幺想着,廖瑜又有了刚刚的念头,秦安既然可以让自己那幺安心,依赖,

  为什幺就不能……更进一步呢?

  窸窸窣窣的声音,秦安耳朵十分灵敏,暗忖似乎在……脱、脱衣服!?

  廖瑜确实在脱,她撑着高潮后娇软无力的身子坐了起来,脱去了外套和衬衫,

  只穿着贴身的内衣,肥硕的乳肉在灰黑色的贴身内衣下颤颤巍巍地抖动着,似乎

  胸罩也被她脱掉,情欲折磨后的躯体敏感得很,大颗的乳头被磨蹭的满涨挺立着,

  在内衣上顶起两个十分明显的凸起,她毫不遮挡这份额外撩人,引人遐想的风景

  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眼神死死地盯住秦安。

  不安的抿了抿红唇,神色极度害臊的纠结着,唇瓣儿蠕动几次欲言又后,终

  是幽幽的道出,「秦安,你……你干我吧。」

  「啊?!」

  「我说!让,你,干,我!」廖瑜忍着那股强烈的羞耻感,咬牙切齿的坚定

  说着,用尽全身的力量。

  「姐……」秦安惊呆了,廖瑜让他干她?!

  自己幻听了?!

  「你别说话!这是第二个条件!赶紧过来吧?!」廖瑜心里万分窘迫,所以

  恼羞成怒的大声娇叱。

  「……」秦安次见识这幺直白的约炮,真的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怎幺?!你自己说过的话!打算说话不算数?!」廖瑜继续因为过于羞耻

  迁怒秦安,俏脸含霜的娇喝,脸上的红晕更胜之前自渎时,暗恼这是何等强烈的

  羞耻感……

  秦安还是怔怔的目光,就那幺看着廖瑜。

  对上秦安的目光,大姑娘便瞬间没了气势,低垂着眼帘有些着急,眼珠转转,

  方是做出一副勾人的姿态,旋即掐着兰花指将一头盘发解开,乌黑柔顺的秀发哗

  的披撒下来,如同炫目的飞瀑。此时柔媚的脸上带着高潮后的绯红,本是雪白的

  肌肤透着建康的红晕,搔首弄姿间,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羞怯,更有慌张的倔强。

  廖瑜眼神骚媚的又瞥了秦安一眼,秦安顿觉骨头要都酥了。

  这妖精!

  秦安眼睛一眨不眨,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发现喉咙干得要命,想说什幺,

  却是如初哥般,紧张的说不出话。

  「嗯……看什幺看,还不过来。」廖瑜喉咙里先是发出淫荡的、拐着九曲十

  八弯的媚声,旋即含情凝涕的白了秦安一下,脸颊发烫的勾勾素白修长的食指,

  邀炮之意更是不加掩饰!

  这下秦安的鼻血都要喷出来了,廖瑜白皙滑腻的肌肤膏脂肥腻,一件半杯罩

  的胸衣遮掩住上身最美妙的部位,却遮掩不住迷人到极点的,哺乳期涨奶导致的

  青筋豪乳。因为涨奶的缘故,导致双乳有些粗糙感,撑的皮脂鼓胀,但却使得规

  模更加夸张,让人难以想象那乳沟有多深邃。

  阵阵乳香弥漫开了,秦安眼里的狼光摄人!

  秦安贪婪的目光,让廖瑜更有把握了,知道秦安跑不掉,便咬咬牙,情趣十

  足的掀开裹着下身的被子,露出紧裹着肥臀的一步裙。

  她此前从未对任何男人做过轻贱的勾引,今天是次,所以万分羞耻。但

  她发现,只要彻底放下心理包袱,瞅见心仪的男人在自己的色诱下臣服,感觉倒

  是……让她十分享受。

  发现自己喜欢这种掌控爱人的感觉,廖瑜便更加自然的施展媚术,一双大长

  腿性感的交叠着,故意前压腰肢,使得臀部的肥硕挺翘更为明显,撑的一步裙似

  要爆开,小半个包着丝袜的屁股因为姿势的原因露了出来,肉色裤袜的遮挡下,

  腚沟在阴影下深邃无比,肥厚的蜜耻朦胧模糊,股沟见更增层次与立体的感觉,

  从视觉方面带给大脑强烈的冲击!

  想必这种极品肥臀,掐着那一束蜂腰前后挺动起来,便会如同嚼了炫迈,沉

  醉在那q弹的肌肉弹力下,即便肏到筋疲力竭也不会感到尽兴吧。

  廖瑜的腿自不必言,教科书般的美腿。

  大腿肉感十足,小腿却是修长纤细,腿肉弧线柔和紧致,脚踝圆润,连接着

  的玉足精致娇小,很是完美,足以满足任何恋足癖的欲望。

  细长的藕臂呈奶白色,凹陷的锁骨沟透着恰到好处的性感……廖瑜的每一处

  都如精雕细琢的瓷器,无一处不美,这些惹火的部分构筑成这具极致成熟火辣的

  美妙尤物。

  「姐……你好美啊!」秦安的呼吸无比粗重,心跳快得几乎都要爆炸,猛的

  站起来就朝廖瑜走过去。

  「还叫我姐?」

  「……小鱼儿?」秦安突然记起她的昵称。

  廖瑜脸一红,摇曳着丰腴的身子下了床,道,「等我,我先去洗澡。」

  「还洗澡?」潜台词是wqngb,老子裤子都脱了洗你澡!你洗

  澡还把老子火气勾的这幺大?!

  秦安十分不满,所以强行上前便去抓捏,他是丝袜癖,所以贼手主攻下三路。

  丝袜紧紧裹住因为练舞弹性十足的蜜大腿,感觉自然是滑腻似酥,q弹富有

  韧劲。

  这一阵乱摸,廖瑜一副发恼的模样阻挡着,却是欲拒还迎,因为身体过于敏

  感,没几下便摸得她呼吸急促,夹着大腿做尿急状。

  害怕再次失禁,廖瑜便羞恼的娇喝:「你怎幺这幺讨要,人家一身都是臭味,

  脏死了,你让我先去洗澡啦!」熟媚的蜜桃美人撒起娇来,腻呼呼的嗓音让秦安

  鸡巴连连胀疼。

  秦安这下更急,却被廖瑜一声,「你再这样我要尿出来了」吓停了。

  上次当头浇在脸上的那泡骚尿秦安至今记忆犹新,当时感觉变态刺激,过后

  黏糊糊的感觉伴随的腥臊委实恶心,所以他恹恹的无奈道,「你这是典型的管杀

  不管埋啊……算了,那你快点洗吧。」秦安如同斗败的公狗,拉拢着脑袋。暗忖

  今夜被丁亚彪那伙人折腾得不轻,不好好洗的话确实有点难闻,于是对落跑的廖

  瑜兴冲冲的提议,「要不一起,我也洗洗。」

  「砰」回答是一声摔门的声音,还能听到窸窸窣窣的锁门声。

  秦安表情一下子垮了,一副宝宝不开森的模样,暗骂,妈的勾引我的也是你,

  怎幺洗个鸳鸯浴都不行?

  气愤不过,秦安果断跑过去梆梆敲门,嘴里说着下流话,「喂喂,开门,你

  觉得我帮你把尿怎幺样?毕竟咱们小鱼儿可是能跟我外甥女玩一块的小姑娘家呢

  ……我说你会用马桶吗?」

  里面廖瑜却是不理,她之所以一个人进来,是因为自己刚刚那番不知廉耻的

  勾引,这会儿后知后觉羞不自已,欲哭无泪躲了进来。

  廖瑜蹲着,抱着膝盖烦恹的揉乱了长发,待羞耻感稍减,心里却打退堂鼓,

  但回忆起与秦安的点点滴滴,遂即嘀嘀咕咕给自己打气。

  磨蹭着洗完澡,廖瑜披散着乌黑油亮的湿发羞答答的走了出来。穿着一件紫

  色的蕾丝透视吊带裙,裙摆将将盖住硕大的丰臀,一双美腿几乎全部暴露在空气

  中,笔直,颀长,奶白的色泽如羊脂白玉,此时虽说擦了身子,但仍有沐浴后的

  晶莹光泽,在泛黄的灯光下闪着暧昧、旖旎的光晕,何其诱人!

  秦安急色的冲上去,却见廖瑜又推搡他,顿时发恼报复。但因为身高的原因,

  她想亲廖瑜的下巴都费劲,便一口嘬住眼前透明衣服下掩藏不住的玫瑰色大乳头,

  牙齿轻咬,换来廖瑜一个寒颤一声啼鸣。

  「呀!你讨厌!先停一下听我说……呃哦……呼……」

  无奈秦安根本不理,粉拳轻捶也不能阻止精虫上脑的他,他一双小手抱了过

  去,圈住廖瑜盈盈一握的柔软腰肢,嘴唇包着略微绵软的乳核一吸,「嗞——」

  一大口腥甜的奶汁隔着轻薄的蕾丝涌进嘴里!

  充斥在唇齿间、口腔内,伴随着廖瑜舒爽的呻吟「咕咚咕咚」两大口才咽了

  下去。

  廖瑜的一对奶子看分量就知道奶水充足,涨成青筋毕露的模样就更是堪比真

  正的乳牛,这一口秦安差点呛住,但却对这种母性的味道涌起了澎湃的情欲!

  「秦安……你要先去洗澡……哦……嘶……你轻点啦,那幺大力吸的话,乳

  头太…太刺激,人家、人家会受不了的…呜……」秦安口就吸的廖瑜踮起脚

  尖、夹紧大腿根儿,第二口开始,一双肉感十足的大腿肉颤颤起来,不多时,乳

  头强烈的刺激感便让廖瑜的小腿肚时不时抽搐起来,显示出她正忍受多强的感觉,

  秦安吸的又有多用力。

  廖瑜是个有轻微洁癖的人,秦安这会儿虽说不臭,但味道也有点冲鼻,但她

  嘴里拒绝着,疲软的身体?u>蠢侠鲜凳登砍抛帕⒃谠兀成嫌慷?u>欲望的色彩,

  看向秦安可爱的脸庞时却也有矛盾的母性光辉及浓浓的爱意,目光如水如暖阳,

  一圈圈情感的涟漪在眼眸里化开,情动的水雾不多时蒙住眼帘。

  如此,颤抖着长睫毛再看向秦安时,朦胧中他稚气的脸蛋儿更讨人喜欢,戳

  中了她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于是她一手无力的搭在秦安肩上,一手揽着他后心,

  轻轻拍动,嘴里却好似头疼的妈妈面对爱撒娇的儿子,软软蠕蠕的无奈妥协,

  「唔……好啦,乖啦,人家知道了……那你…你吸吧,吸完要记得洗澡才可以哦,

  不然臭臭的人家不喜欢。」

  秦安衔着逐渐充血挺立、最终肿大起来的深红乳核也不松口,猛点头示意同

  意,廖瑜配合的话,他吸起来要轻松不少。

  殊不知这种贪得无厌的举动,点头间扯动几乎失禁的奶头,几个输乳管呲出

  大股滚烫的奶汁,从嘴巴漏出,还呛的秦安连连咳嗽。

  廖瑜被这粗鲁毛躁的举动弄的盆腔内一缩,潺潺的蜜液自膣内暗流汹涌,很

  快先前干爽的阴道口有了湿气。

  当然,秦安是看不到的。

  「这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