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部分阅读(2/2)

加入书签

。」雷恩带著小曼间间的参观。

  「为什么中间要隔著书房?我记得你之前规划时,没有这间书房的。」小曼不喜欢这间书房横在二个小孩房的中间,给她感觉很不好,兄弟姊妹就应该亲密生活在块儿,中间隔著书房,好像硬生生拆散他们的感情。

  「男孩子总是比较好动不安份,如果中间不隔著书房,女孩定会被吵得受不了。」雷恩还记得小时候与他同班的女孩子,总会嫌弃男孩子粗鲁不文。

  「谁规定女孩不好动的?说不定是女孩比较好动吵闹呢!」小曼和张岚在起时,总是疯得不像话,没有点女孩样。

  「不管哪个好动吵闹,隔著书房就互不干扰了。」雷恩以前很喜欢文文静静的女孩,直到小曼的出现,他才知道原来他找错对象,难怪没有文静温柔的女人能套住他不羁狂野的心。

  「这家父母很偏心喔!男孩房比女孩房小,而且还是位于屋子的死角。」小曼走来走去,仔细衡量二个房间的大小。

  「你只看到房间的大小吗?男孩房是屋里光线最好的间。」雷恩扪心自问,当初规划时,是有点偏爱女孩子,但后来他做了妥协,将视野最佳的间给了男孩子。

  那倒也是,如果让小曼来选的话,她肯定会舍女孩房,迁住男孩房。光是西南面采光的窗景,就足以使她放弃较大的女孩房,再加上位于死角,能拥有更多的隐私,住在里面还可做点偷鸡摸狗的坏事,不怕让人发现,好不刺激。

  「二楼呢?」小曼看完楼,极想探二楼,是不是和草图上的样呢?

  「你看,桩有些是上下二条结绳,下面的结绳代表楼,而上面的自然就是二楼了。」雷恩蹲下来,拉起上下二条下样粗细颜色的绳子解释。

  「上楼后,起居室定是最先映入眼帘,然后这里是书房兼工作室,」小曼凭脑中的印象,循线浏览,「接著就是特大的主卧室了。」

  「这里改了,主卧室和起居室之间,我另外腾出间画室。」雷恩不久前才知道小曼在大学时主修油画,他希望小曼在家利用闲暇的时间,能重拾她的绘画天扮。

  「画室?」当画家的梦想似乎已离她好遥远,「是男主人还是女主人用的呢?」

  「男主人为女主人准备的。」雷恩是真的希望能看到小曼出现在画室。

  这家的男女主人想必很恩爱,这些细微的体贴关怀,总是让人又窝心又羡慕。

  「如果是要当成画室,光线必须优先考虑,如果只能接收到中午前的光线,最好能在屋顶加装透光的玻璃天窗,这样才有足够的光线作画。」小曼把自己梦想中的画室融入这里,至少她能提供给雷恩点点的参考价值。

  雷恩在脑子里用心记下小曼所讲的每句话,并且他打算在房子盖好时,再给小曼个惊喜。

  真想看看它盖好的样子,是不是就跟她梦想中的模样呢?小曼流连不舍离去。

  「雷恩,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张岚说不定正急得跳脚。」小曼骤然起身准备离开。

  雷恩用身体挡住小曼的去路,拉著小曼走到不远处的石块旁,表情凝重地说道:「我有话跟你说,到这里坐好。」

  小曼安份地坐在雷恩指定的石块上,等著雷恩开口。

  良久后,小曼已显得有点等的不耐烦了。

  倏地,雷恩单膝跪在小曼的脚边,两眼与她平视。

  面对雷恩双眼流露的浓浓爱意,小曼有点支撑不住,想要逃开他的俘虏。

  「嫁给我,让我来爱你。」雷恩不在乎小曼的回避,极力想抓住小曼的念头,使他不顾切地道出自己的心意。

  「不行,我我」该怎么办呢?小曼急得词不达意。

  「我爱你,这样不够吗?」雷恩今天非得到小曼首肯不可。

  「你爱我!?不可能。」小曼极想撇开心底的狂喜,她不敢相信雷恩这个天之骄子,竟会爱上她。

  「为什么不可能?在餐馆看到你,我就爱上了你,后来越是和你相处,就越多爱你分,」雷恩剖析自己的感情,赌上可能被当面掷回的命运,「我甚至不惜抛下进行中的工程,带著你游走于牧场白朗峰,为的是希望能让你更深层地认识我这个人,进而喜欢上我。」

  「我们不适合,其实你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女人,就像艾妮卡。」小曼当然不会无情到对雷恩的举动无动于衷,但她有她的苦衷啊!

  「你就是我找到最好的女人。」雷恩直是这样认为的。

  哪个女人听到雷恩这番话能不心动,小曼内心澎湃不已,却不敢接受他的浓情蜜意,「我不好,我有很多缺点。」

  「告诉我,藏在你心里的阴霾。」雷恩要逼小曼说出她隐藏在内心挥之不去的伤痕。

  「你张岚告诉你的?」小曼颤声问道,她不敢相信,张岚竟然出卖她。

  「是你自己告诉我的,记不记得在牧场的那个早上,你的惊慌恐惧?」他猜的八九不离十,定是发生过可怕的事,才让小曼排斥男女间的爱。

  「你已经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小曼自卑多年,直不敢接受追求她的男人,就是怕他们发现后会嫌弃她,但由雷恩亲口说出来,她才了解到当年的事,对她的伤害有多深。

  「说出来。」雷恩硬起心肠,不让泣著泪的小曼软化他,他怕小曼会缩进更深的保护壳里,无法解脱。

  「十五岁,那年我十五岁,」愤怒已压过所有的情绪,小曼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接下来就像有人打开话匣子般,发不可收拾,「个拚命准备联考的国中生,每天下课后,还要到补习班上辅导课,回到家通常都已经很晚了。」

  回忆下子冲进脑袋,小曼停下来缓和激动的情绪,才再度诉说:「那晚的月色很美,我忍不住放慢脚步欣赏它,就在接近巷口的地方,有人从背后伸手掐住我的脖子。时之间,我吓坏了,不知道挣扎大叫,直到被拖进暗巷的死角时,我才意识到即将遭到强犦的命运,拚命地拳打脚踢,无奈敌不过男人的暴力,还是无法阻止接下来发生的事,只是徒增几道被揍的伤痕罢了。」

  「那时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使我挺身告发指证施暴的男人,连串的笔录上法庭指控,才使得他被判入狱四年。」换成现在的她,不知还会不会那么冲动,想当初告发他时,自己再被报章公众羞辱的难堪,「法律对女性实在太不公平了,只判他区区四年徒刑,而我却要背负辈子洗不掉的脏污。」

  双拳紧握,雷恩恨不得能亲手杀了那个施暴的男人,这件事确实影响小曼极深,距今已十年了,她仍无法平息心中的恐惧,连带使她无法接受异性的感情。

  「你知道他在审判时,如何为自己开脱?」想到他害怕焦急的表情,小曼才有丝报仇的快感,「他说:我当时穿得像个表子,故意荡地诱惑他,他才会时生理冲动强犦我,切都是我咎由自取。」

  「可恶,他怎能无耻至此。」雷恩遽然暴怒不可抑。

  「你定要相信,我不是表子,也没有诱惑他,他说谎,我真的没有」小曼头摇得像浪花,眼泪随著甩头的动作飞散四处。

  即使小曼在法院极力否认他不实的指控,法官仍采信了他的说法,草草轻判了事。

  「我相信,你别哭啊!」雷恩更放不开她了,小曼受的伤犹如刻划在他身上样,有如切身之痛。

  倒在雷恩身上哭得像个泪人儿,她依然令人心动怜惜,红肿爬上小曼原本细长的双眼,很难看却又很清澄干净,老让雷恩觉得她还是个小孩,需要大人的哄骗。

  「嫁给我,让我来爱你。」雷恩不断地重复不变的誓言。

  「你已经知道所有的事,还要我嫁给你!?」小曼睁大红肿酸涩的双眼。

  「现在的男女,哪个超过二十岁还是处男女的。」雷恩只是轻描淡写,仿佛这件困扰小曼近十年的阴霾,只是人生的小段插曲,没什么大不了的。

  「话别说的太早,哪个男人不希望她的新娘是全世界最后的个女。」小曼的贞操观念很重,她从小被灌输从而终的信念,所以被迫失去贞节,对她打击很重,

  「婚姻不只有爱,它还有更多超出r体的精神层面,」雷恩遇到小曼后,才慢慢体会出心理需求远比生理需求来的重要,「只要能和你在起,不管多久我都可以等,等到你能接受我,自然你也会渴望我们的r体结合。」

  只要她答应,她就能马上拥有雷恩,不论是他的感情他的人,完完全全只属于她个人的,小曼好想马上答应,她渴望能与雷恩起组成个家,现在好不容易如愿以偿,内心正雀跃不已。

  尾声

  「不准过,新郎倌还没交给伴娘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元的法朗,不能算过关。」张岚大声指挥著伴娘群,她们这批娘子军拿不到足够的法朗绝不让路。

  「我说美丽的张岚,你就好心地让个路,上帝会保佑你多子多孙多福气的。」麦斯不知打哪儿学来的成语,说得挺溜的。

  「你这个杀千刀的,我云英未嫁,你祝我多子多孙,存心叫我当未婚妈妈不成。」张岚抡起拳头,气得往麦斯的肚子揍下去。

  「唉哟!你们尽职点,看好的吉时已到,快让雷恩进来迎娶新娘。」惠菱好担心吉时让他们俩给耽误了。

  「不行,新郎倌和伴郎只过二关,最重要的关还没过。」张岚存心刁难雷恩和伴郎们,双手环肩挡在门前。

  「麦斯,快给她事前准备好的红包。」雷恩昨晚向尹爷爷打听过,知道台湾传统婚礼的重头戏,况且伴娘们又是张岚带头,他早准备齐全来过这三关。

  麦斯不是替雷恩省钱,而是非常纳闷台湾的这道习俗。

  张岚抢过红包,不悦地瞪著麦斯,「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这笔钱算是给小曼的聘金。」张岚转过身,告诉雷恩。

  「我没意见,反正小曼嫁给我以后,我的切都属于她。」雷恩郑重地回答。

  「你定要好好对待小曼,不然,我可不放过你。」张岚替小曼感到高兴,得夫如此,妻复何求,她由衷的祝福他们。

  「雷恩,小曼就交给你了。」惠菱欣喜地将小曼交到雷恩的手里,代表她无限的祝福之意。

  「谢谢你们。」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快到大厅去。」牧师前来催促新郎新娘。

  「小曼,你别老掀头纱。」惠菱再次提醒。

  「小曼,小心点」

  「啊」

  折腾了半天,新郎新娘终于平安地双双抵达礼堂,老牧师应雷恩的请托,专程前来香摩妮证婚,婚礼总算有惊无险,圆满地进行。

  这场世纪大婚礼,应邀观礼的亲朋好友不多,婚礼在庄严肃穆的气氛下进行。

  「新郎,你可以亲吻新娘了。」老牧师宣布婚礼正式礼成。

  雷恩有些猴急地掀开小曼的头纱,他等这刻好久了。

  小曼顶著繁重的头纱,仰头期待雷恩的吻,谁知雷恩踌躇不前,小曼当下踮起脚尖,勾下雷恩的头颅,主动地献上她的唇。

  虽然雷恩迟疑了下,在接触到小曼柔软湿润的红唇时,压抑许久的狂野热情,仿佛找到钥匙,雷恩旋即手反扣小曼的后脑勺,手拦腰抱起小曼。

  「我你」小曼俯靠在雷恩的身上,久久平息不了身体的炽热。

  同样的,雷恩亦是如此,他迫不及待想与小曼提早进洞房。

  小曼伸出手指游走在雷恩深邃的五官,靠在雷恩的耳旁,轻轻地说道:「我爱你。」

  全书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