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1/2)

加入书签

  却一直都没有醒。

  已经近十天的时间了,而龙床上的魏七却一直昏睡不醒。因为这件事,商王商奕非对御医们没少发脾气,而板子几乎是每个御医都挨到了。可是,无论商奕非怎麽打怎麽罚,床上的魏七却始终昏迷不醒。

  魏七只觉得眼前一片暗沈的色彩。

  在那片完全黑暗的颜色中,他看到了一个小婴儿。

  那个小孩子白胖胖的,一直在沈睡,他被一个篮子装著,由一个身穿著淡蓝色的衣服丫鬟打扮模样的女子拎著走。

  不要,不要再走了。他知道,只再转一个路口,那个女子会把那个小婴儿丢在路口处,然後理也不理的离开。

  可是没办法阻拦,他眼睁睁的看著那个看不清楚脸庞的女子把那个篮子丢在了路口,然後那丫鬟苍惶的离开了。

  一个打扮的邋里邋遢的书生模样的人走了过来,看到了那个篮子,那是年轻了很多的让魏七眼熟的人。魏七知道,那个人一定会把篮子捡起来,然後那人会把婴儿抱走,然後努力的抚养著长大。

  魏七知道,那个婴儿、就是自己。

  魏七看著那个小婴儿一点点长大,他在小的时候,并不觉得自己与别人有什麽不同。可是,没有人愿意和他玩耍,大家都会取笑他被人像狗一样的丢在路边,大家都会说他是个野种,魏七知道,那些乞丐们没什麽恶意。可是这样的事实,却让年纪幼小的他无法理解无法接受。

  那个小孩子其实心里觉得很痛苦。即使是乞丐,也一样分三六九等。其他的乞丐,都可以清楚的说出自己是哪里来的,从前做过什麽,父母是什麽人。而他,却完全的,什麽都没有。

  除了脖子上的玉佩,他没有亲人没有父母,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时候来到这个世上,他不知道他的未来在哪里。

  也因为这样,他比其他的乞丐更加的爱争强好胜。他比任何人都要来得倔强,虽然,生活的残酷让他小心的把那抹倔强深藏在心底,可是有时候,那抹倔强会在不适宜时展现出来。

  年纪幼小的他总是被人欺负,没有一点倚靠的他和书生老乞丐总是会被所有的人排斥欺侮。他像是地上的烂泥一样经常被那些一样干净不到哪里去的家夥践踏。

  在成为魏七之後,他以为这些记忆已经消失了,随著七少爷的出现而消失在他的生命里。而现在,托商奕非那个人渣的福,他终於想起来了。

  他怎麽会忘记呢?那些他曾经经历过的日子与时光,那些被人看低践踏的痛楚,即使他成了魏七,他成了暖春阁的七少爷,那段时光他无法回头,那些痛楚他无法无视。

  商奕非看著床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的魏七,原来脸上的红润之色已经消失,整个人都呈现著一种灰败阴暗的气色。

  御医说了,他的伤口太大,而且伤在隐密处而更易发炎,他的体温也是在前天才恢复了正常,他之前一直在发烧,脸上的温度都可以让鸡蛋变熟了。可是,也只有这些了。

  御医说他的体温降下来,应该没什麽问题了,可是魏七却始终都没有醒过来。看著魏七这般没有一丝生气的样子,商奕非不知道心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