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2(1/2)

加入书签

  魏七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怔怔的看著魏君宵。

  他一定觉得很恶心吧?亏他还这样抱了他这麽久。魏七低头沈默的把魏君宵递给他的被角抓好,魏君宵转身走了过去。

  舞影就跪在了房间中间,背脊挺得笔直,一身青色的布衣,上面满是血迹。似乎是受了刑。魏七若有所思。

  他一直都知道,魏君宵手里有著一批人专门为他做事情的,可是他不知道,舞影居然也会是。

  魏君宵走到了柴花木的大案桌後面坐定,脸上依旧没什麽表情。

  “解释。”

  舞影沈默的低下头,半晌,屋子里没有半点声音。

  魏七低著头,认真的看著自己。手腕上全是指印,胸膛处一片斑驳的痕迹,有咬痕,有掐痕,还有吻痕,前胸处的茱萸还微微有些红肿的样子,上面结著血痂。股间的狼狈已经不见,可是魏七感觉得到,後身处的菊穴处已经被抹了药,只是却依旧火辣辣的有些痛楚。

  这样的他,连自己都厌弃著的,这样的他,还能让魏君宵再碰他吗?

  想到魏君宵也许因此而只把他当成儿子,再也不会触碰他,魏七的心头,忽然一阵的紧缩。

  不要,他不要,他接受不了!

  想到这些,魏七有些不明白了,自己到底想要什麽?他到底是为什麽想要魏君宵不要厌弃他?

  床上逐渐急促的呼吸声让魏君宵平静的表情变了变,就连舞影也有些担心的看了过来。

  “既然没有办法解释,就按老规矩办吧。”魏君宵抬起头冷冷的看了眼舞影。

  “回去继续训绿一遍吧,如果你还活著,就再来我身边。”

  舞影的身体一颤,他可以想像,等待著自己的是什麽。

  “等等。”虽然一千遍一万遍的告诉了自己,魏七,那是个过份的家夥,你别理会他,可是魏七依旧有种对方似乎不是坏人的感觉。

  “他是什麽人?”魏七抬著头细细的看了看舞影。

  “只是护卫。”魏君宵停滞了滞,接著回答。

  “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的行为?不然我真的是死不瞑目。”紧紧盯著舞影,魏七一字一顿的说。

  “属下的名字是凌无影,”舞影,不,是凌无影低下了头,脸色晦暗不明。“当时属下中了散功豔情蛊,想要把这蛊毒逼出,必须要催发蛊毒,等蛊毒发作後在精气射出那一刻乘著蛊毒失神时将那毒物制住。”

  魏七听得迷糊,不过他倒是想起那死狗熊真的说过解药什麽的。

  “属下在那种情况下也不是那熊飞的对手,而且房外又有著太多高手,属下只能取信熊飞,借机除了蛊毒偷袭熊飞来换取逃脱的机会。属下冒犯了七少,罪无可恕,请七少责罚。”

  凌无影低下了头,脸色苍白如纸。

  魏七看了看凌无影,不知道想到了什麽,唇角忽然溢出了一丝笑意。

  “既然你也知道你罪无可恕,你用什麽来冒犯我,你把那东西除了也就是了。”

  凌无影低著头,二话不说就解开了腰带,一点也没有迟疑的对著自己的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