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0(1/2)

加入书签

  的动作。

  舞影一个起落已经落到了自己随手脱落的衣服前,寒光一闪间,一把只有寸许的利剑在他掌心闪过後一个弧形没入了熊飞的胸膛处。

  熊飞一声闷哼,眼中凶芒微闪的从地上坐起,却震动了内伤又吐出了一口血。

  “你最好别动,不然你会後悔。”

  一身赤裸腿间一片狼籍的舞影站在了衣服前,自在自信的仿如他面对的是比他渺小的多的敌人,而不是一个手里有他中的蛊毒的熊族首领。

  “你是怎麽解开蛊毒的?”熊飞慢慢的坐了起来,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不太对,似乎正有什麽尖锐的东西正在他的身体里流动,而他却没办法仔细的感觉到那东西的位置。

  “你指的,是这个?”舞影微微讽刺的一声轻笑,伸出了手腕。

  那一片平滑的腕间,不知道为什麽竟然似乎有什麽在不断的扭动著,舞影用指甲一划,一个赤红的丑陋的东西从腕间一扭一扭的钻了出来。

  通红的身体,丑恶的眼睛,那东西不断的扭动挣扎著,似乎是想再钻入舞影的皮肤中,又似乎想要逃出,却又没办法的只能在原处扭动著。

  舞影伸出手一把把那东西抛出了空中,那东西似乎有自己的意识一样,在空中扭动了几下居然背上一展,透明的羽翼展开,顺著窗户的缝隙飞离了房间。

  熊飞的脸色不由得大变,施蛊不像是别的,一旦蛊毒被逼离了敌人的身体,那蛊定是要回去噬主。

  果然,不到半息,远处传来了一声惊心的惨叫声。

  房间外的人震动了起来,一阵忙乱的声响後,一切的声音停止在了房外。

  不愧是苗疆最强悍的熊族。

  舞影优雅的低头先用一侧扭落的床单擦了擦一片黏腻的肉茎,这才开始穿上衣服,闲适的模样似乎他并不是强敌环伺而是在自己的家里沐浴完正在穿著衣服。

  “首领。”门外一个微沈稳的声音响起。

  “你们呆著,不用进来。”熊飞淡淡的说,从地上慢慢的站了起来,每动一下,熊飞似乎都能感觉到身体里有东西在不断穿过的刺痛与冰冷感。

  第五十九章 沈怒

  壮硕的身材,冷静的双眸,对方在身体受如此重创下居然还如此的淡定,舞影不由也在心底轻赞一声。只是身为对立的身份他却没有想要与对方相交的意图。

  那一腿那一膝撞都是他自幼受训时所学,看著平平无常却因角度刁钻力度惊人而能给予对手近乎绝对性的打击,从熊飞越来越白的脸色就能看出,他的内伤很重。

  “你、到底是谁?”熊飞一字一顿。

  他开始时,只是以为对方是侍卫保镖的身份罢了,可是,对方居然能把散功催情蛊逼出了体外,而且对於魏七的过於执著,让他觉得他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舞影看了熊飞一眼,随手抓起了床单一卷。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昏睡的魏七被他用床单卷著揽入了怀里。

  接著,舞影敏锐的发现到了不对。

  房外过於沈寂了。

  怎麽可能,房门并不是没有人,只是那些人的呼吸忽然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