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9(1/2)

加入书签

  似乎是被魏七的笑容晃花了眼,小龟奴迷迷糊糊的下了木架子跑去打开了後门。

  ”我叫平安。“

  第三十六章 那人是谁

  ”哦,平安啊,好好守著门,我一会儿兴许就会回来呢,敲门时别忘记了给我开,到时候重重有赏。“

  魏七随手甩了个七分的银锞子到了平安的手里,摇著手指晃头晃脑的走了出去。

  看著魏七的身影,捏著手里的赏银,平安站在後门处发著呆。

  这人是谁??

  出了後门,魏七才发现,这是一条幽深但却堵死的死巷子,进了这个巷子,除了进入暖春阁,居然没有第二条的路。

  走到了巷子口,魏七有些怔忡的看著这条和他的想像不尽相同的街道。

  这里和魏七的想像有很大的出入。

  虽然现在只是黄昏时分,但是对於花街柳巷长大的魏七来说,这时间只是刚刚睡醒的清晨也差不得多少。

  而这里的花街,居然已经开始营业了。

  宽敞的路,是用白石板铺就的,两边花楼鼎立,门前全是些莺莺燕燕的。

  只是,这里和昱安城里却很不相同,花娘只有零星的几个站在门口,而且看这些花娘,很显然的是有熟客过来才会站在门口迎接。

  那边有个叫做红袖坊的,门前站著一豔丽的女子,一辆马车过来,那女子福了一礼就被马夫在旁边送上了马车,马车随即就离开。

  每家都是如此,没有女子等著的呢,或是不是来接女子的马车会在花楼前停下,接著各色衣著的男子们就会下车步入花楼,全是由十三、四岁模样的小龟奴引著进去。

  整个花街都没有他所呆的那个花街柳巷,每天都有女子在外拉客,每天几乎都有花娘为抢客人而大打出手。

  魏七站了一会儿,觉得很是没意思,在花街来回转了几转,就打算回去,明天白天再出来逛逛好了。

  魏七只是因为在马车里困太久,才会想出来透气的。

  ”喂!你、你、就是你!“

  一个微微低沈嗓音的呼唤让魏七怔了怔,本以为对方是在喊别人,可是却被人拍到了肩膀。

  魏七回过头,一张有点熟悉的脸就现在了他的面前。

  咦,有点眼熟,这人是……?

  ”不记得我了?咳,春、春那个宴……“

  那男子兴奋过度的热情让魏七有些怀疑的看著对方,又在对方隐约的提及中想起了对方的身份。

  那个莫名其妙的九公子!那时候带著他和林燕平混进春宵宴的男子!

  魏七的头皮真发麻,看到对方让他想起来了那些个不太美妙的回忆。

  ”你、你怎麽在这里?“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只是一个是兴奋的,一个却是有些别扭的。

  ”我听说玉人阁的花魁丽夫人拍卖初夜,所以特别的来凑热闹,怎麽样,你有没有兴趣?“

  ”啊?“

  魏七确定自己发出的是疑问的声音,因为对对方的你有没有兴趣的提问有些茫然,不过对方显然是误会了,直接的抓著他的手就带著他冲到了前面不足二十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