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5(2/2)

加入书签

天的阴沉不定,正好魏七需要个人来训练,戎寒就把他丢到了魏七身边去。

  如果不磨练一二,商玉恐怕真是毁了。戎寒叹息。为武将者,怎麽能让自己的一时意气占了上风?如此之才怎塂大任?

  就是这样的情形下,商玉,见到了魏七。

  魏七那天起得很早,商奕非已经有很久没来找他---大约快半个月了。他过得份外逍遥。戎寒又忙於徵兵练兵,毕竟,这次去凤国的兵马不少,再说只是荣家的虎军,他的鹰军却也一样受了震盪影响。因此,吸纳新血也是首要任务。

  原本征新兵征得很欢迎的商训军在听说了要进宫去教那位商王陛下的男狐狸後,一张脸黑得像锅底,即使戎寒再怎麽安慰劝说都心里发著一股子邪火。

  ”你就是魏七魏公子?“商玉的眼睛在魏七的身上打量。

  魏七身穿著酱色的箭袖,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的束在脑後,手腕脚上都绑上了布条束紧,让动作可以俐落一些。

  ”是的,商训军,请多指教!“魏七抱了抱拳,换来的,却是对方的轻蔑一撇。

  ”不用多指教,我想我们最好马上开始,我好快点结束了出宫去清清眼睛。“

  ”……“

  我忍!魏七微微闭了闭眼睛,在心里默念。为了当将军为了当将军。

  ”好了,开始站马步,看,这一柱香,一直站到香灭了。“

  商玉轻松的从身上变出了一个香炉,插里一根捻香,点燃了後放到地上,接著冷冷的瞄著魏七的姿势。

  ”腰挺直,你没吃饭吗?还有腿,打什麽颤?昨天晚上累著了?後背放平,你是驼背?“

  不断的挑剔声响起,魏七咬著牙努力的坚持著,眼睛紧紧盯著地上的香炉。

  为了将军……为了将军……这简直已经成了魏七催眠自己的唯一四字真言。

  结果,第一天,蹲马步,第二天,蹲马步,第三天……第三天魏七直接倒了……

  看到魏七没来训练,商王歪头一脸得意的走了。回到了侍卫营中,戎寒看到他就是一怔。

  ”你怎麽回来了,不用上课?“

  ”那种软脚的,三天都没抗住,倒了。“

  戎寒听了脸不由一变,却又被一边的兵士叫走了。指挥著手下把军备入库或是整理新兵的名册时,戎寒都是一直心绪难安。

  魏七倒了?怎麽会。他知道魏七外面满不在乎玩世不恭一样,却是个执拗而又固执的人,这样才三天就倒了,商玉到底怎麽训练他的?

  ”商玉,你怎麽训练他的?“戎寒终是坐不住,跑到了军营的宫帐里找到了商玉。

  ”我只是让他蹲蹲马步。“商玉轻松自若的喝了口酒,心里很是舒爽。

  ”蹲马步他怎麽可能就这样受不了了?“戎寒不信。

  ”真的,我没做别的!“商玉绝对不承认自己有故意使坏。”一柱香都挺不住我有什麽办法。“

  ”不可能。“魏七的身体再虚,怎麽可能挺不住一柱香?除非那香是百里香!嗯?

  ”你不会点的是百里香吧?“戎寒盯著商玉,发现到了对方的闪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