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0(1/2)

加入书签

  好似会吸出乳汁似的,用著狂野的力道,魏七只觉得全身都在发热,尤其是被男人含住吸吮的地方,那颗被对方肆意玩弄饱受著摩擦的乳头,正在发烫的同时,那麻痒得似乎连心都要跳出心腔的快感让他的眼睛不断的滴落著泪水。

  ”啊……不要……好痒……啊……“

  魏君宵热切的眼神,带著执著的挺入,每一下都似乎要把囊袋都顶进的力道让魏七哽咽著,几乎是泣不成声。

  把魏七翻身压在身下,魏君宵把魏七的腿抬得高高的,只留著那被摩擦的泛著嫣红的水光的穴口正在一开一合的承受著他的进攻。

  把魏七的腿拉得两边呈一字分开,魏君宵的腰用力的摆动著,努力的把肉茎向著魏七的身体深处不断的挺进,魏七瞪大眼睛,只感觉自己似乎要被那粗大的东西撑得爆开一样。

  ”不要……爹……要坏了……要撕开了……“

  魏七的眼中带著惧意,魏君宵火热的脑子在看到魏七的眼睛时微有些清醒,因欲望而泛著红光的眸子微微窒了窒,接著,手指开始轻轻的揉动著魏七的後穴处,在那敏感纤薄的肌肤上爱抚时,身下的动作渐缓。

  魏七大口的喘著气,刚刚魏君宵的进攻,让他几乎有种要被对方吞吃入腹的恐惧。

  魏君宵微放慢的步调,在抽动的同时,用手掌开始上下不断的撸动著魏七的硬挺。粗粗的茎体,浑圆的龟头,下方低垂的囊袋,每一个细节都没有错过,每一寸皮肤都被对方的手指细致的照顾著。

  魏七微微张唇,在魏君宵的手上坚持不了几回合就一泄如注。

  在射出浊白色的液体时,後穴的反覆收缩让魏君宵的龟头处被绞交的触感刺激的酥麻麻的一片,几乎差点就射出来。

  魏君宵深深吸了几口气,努力了半天才平静下躁动的想要高潮的身体。等魏七平静了,魏君宵伸手把魏七的身体翻趴过来,再次顶了进去。

  魏七咬著牙,眼中一片迷茫之余,还有丝隐约的後悔。

  他吃饱了撑著找他表白个毛啊?结果让他这样不知疲倦的做做做!这是不是就算是先生教的那个成语---作茧自缚?

  言府里上上下下一片静寂,只有主院中传来一阵阵暧昧的呻吟,只是,不是靠得太近是绝对听不到的,而言府里,在主人回来的那一刻,就被责令没经传唤,是绝对不可以靠近的。

  ……

  等魏七从被折腾的昏睡中醒过来时,已经是深夜了。

  窗外一片漆黑,室内倒是被蜡烛油灯照得很亮。

  远远的,魏君宵坐在紧临著卧床的书案旁写著什麽,魏七张了张嘴,这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全哑了,话一句都说不出来,声音根本已经破掉了。

  这个家夥!

  魏七用力咬著枕头,脸上一片悲愤与哀怨。

  他傻不傻啊!自己表白了半天,却被人家吃干抹净。更可气的,是自己想要的答案,对方压根就没给!

  所以说,多的那几年的盐,真的不是白吃的……

  ……

  商王宫内。

  一片静寂的宫殿,商奕非怔怔的坐在承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