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安慰接受静待戌时(1/2)

加入书签

  各大帮派的掌门都带着各自的弟子返回各自的驿站,除了少林的和尚,没人打算继续逗留,更何况,每个帮派都有一些“疯了”的人,他们的双手均被捆绑着,堵住嘴巴,

  甚至有些已经被打晕,这场面看上去极为诡异,更是不便前往桃花山庄。

  贺逐飞的一双儿女贺无痕和贺无暇早早就在门口等候着,见父亲贺逐飞平安归来,一夜的提心吊胆,总算可以平静下来了。

  昆仑子虚真人被东方闻思重伤,而星天战丧子恐无心医治,便求华山掌门胡遗和武当掌门贺逐飞为其疗伤,保住性命后也出发回往昆仑去了。

  唐门少主黎百应“疯了”,其妻焦红菱和众唐门弟子将其带回,也无心顾及他人。点苍掌门步知天与小水滴一战内力大损,峨眉慧觉师太也受了严重的内伤,均是早早离开,而天音教群龙无首,更是飞速回往教中,谁来担任新的掌门之位,已是头等大

  事。

  云神教带着一息尚存的云途回返云神教的路上,都是面色沉重,他们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向其妻段盈心交代,而又有谁能胜任云神教的教主之位。

  看着那浩荡的队伍逐渐映入眼帘,守在桃花山庄门口的人,无一不面露惊喜。

  “夫人,老爷和少爷他们都活着回来了”安管家激动的早已是泪流满面。

  武月贞握紧绢帕的手早已浸满汗水,她一直故作淡定的安慰着庄中上下,这会儿自然是松了口气,不自觉的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

  玉翘在队伍中看到皇甫风的身影后,惊喜的说道:“夫人,我去告诉大少奶奶和玉娇她们,风少爷他回来了”

  武月贞已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点了点头,玉翘便转身跑进庄内,前往西厢苑。江圣雪一直坐在西厢苑的亭中静默的等候着,而那些前赴战场的人,不仅有自己的夫君,还有自己的父亲和表弟,她无法那么平静的安慰着武月贞,更不想让他们花费时

  间来安慰着自己,索性就在西厢苑,所有的担忧和紧张,只有满月和玉娇看得到。李叶苏看到皇甫雷的身影,激动的热泪盈眶,若不是身边武月贞端庄沉稳,她早就跑上前去,抱住自己的儿子了,而庄儿也一直在后面翘首观望着,这会儿总算可以安心

  了。

  “回来了,青天”武月贞柔声道,待看到星印以及一众少林弟子后,也恭声道,“星印大师”

  星印双手合十,躬身道:“见过大夫人”

  “安管家,收拾好客房,带少林弟子前去休息,稍后备好热茶及僧斋送入房中以便食用”武月贞缓缓说道。

  “多谢夫人”星印说道。

  等安管家带着少林僧众进入桃花山庄后,皇甫青天才走上前去,握住了武月贞布满冷汗的手:“天凉了,何必在这守着”

  庄儿说道:“大夫人和二夫人执意要在这守着,谁也劝不了”

  皇甫青天对着李叶苏也温柔的点了点头,随后他摆了摆手,飞盾便扶着星天战往庄里走去。武月贞看到星天战怀中抱着一物,盖着零碎不堪的黑布,并不知何物,但他的表情显然是悲伤过度后的心如死灰,生无可恋,而星沫初雪跟在旁边,也是双眼红肿,神情

  恍惚,霎时间,她感到有些慌张,她看向皇甫青天,好像想要在他眼中找到答案,皇甫青天自然与她心有灵犀,他有些悲伤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因为星天战怀中抱着的物体并非是人形,可是从皇甫青天的眼中得知,那根本不像是尸体的物体,正是星沫苍月的尸体啊她瞬间红了眼眶,慌忙捂住自己的嘴巴,只怕

  发出一点声音,都会让星天战和星沫初雪崩溃。

  而星天战抱着苍月尸体的背影有些摇摇欲坠,几番踉跄过后,他似乎已经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倒在了地上。

  “爹”星沫初雪的喊声有些颤抖,她害怕再失去这唯一的亲人了。

  “别担心,初雪小姐,星大侠只是体力不支,伤心过度,让他好好休息吧到了戌时,星印大师超度亡魂的时候,他会醒来的”飞盾柔声道。

  皇甫青天叹道:“月贞,我们败了,但是这一次,白之宜也吃尽了苦头,紫魄也已身亡,苍月和田药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武月贞这才注意到江池沉默不语,龙泉和枕上笑红肿的眼眶,没想到,连田药也牺牲了,她强忍住悲伤:“你们都已经尽力了,江大哥,节哀”

  江池疲惫的点了点头。

  方才还有些风尘仆仆的架势,这会一一进庄,空气却静谧的十分压抑。

  “星老鬼太累了,也无心就医,云儿,你们且带着凤绫罗还有其他受了重伤的人去找殷先生吧”皇甫青天说道。

  “也好”皇甫云抱着凤绫罗,金猛抱着香燕,金瑶扶着段如霜,流星扶着无鱼,都去往殷褚厢房的方向了,而其他的人也都并非完好无损,只是伤势较轻,自行调息,稍后再去殷

  褚那里找点药也就无碍了。

  “夫君”江圣雪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跑来,几次都险些摔倒。皇甫风也感受到怀中的分量,和熟悉的香味,还没等摩挲到妻子的后背,江圣雪便紧张兮兮的看着皇甫风,看到他虽然受了伤,但看似并无大碍,总算放了心:“夫君,你

  没事,真的太好了”

  倒是皇甫风,将她抱住,在她耳边说道:“我没事,可苍月弟弟和田药大哥牺牲了”

  江圣雪震惊不已,可这话是从皇甫风嘴里说出来的,她连一点质疑都不曾有过,这才注意到江池、龙泉和枕上笑眼里的悲伤。

  江圣雪轻轻的抚了抚皇甫风的脸,便静静的走过去,轻轻地握住江池的手:“爹,人死不能复生”

  “如果我没有带他离开江家堡,来闯荡江湖,他也不会死。”江池的声音低沉的有些嘶哑。

  江圣雪贴近江池的胸膛,低声抽泣着:“爹,这不是你的错,害死田药大哥的人,是魔宫”

  “堡主,田药不会白死的,您也不要伤心了,别害的大小姐也跟着一起难过了,田药的仇,我和龙泉一定会报的”枕上笑说道。

  龙泉说道:“是啊,堡主,圣雪小姐,我们一定会亲手杀了七小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