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大喜大悲初夜真相(1/2)

加入书签

  最后一声“送入洞房”后,便是礼成了。

  东方闻思反而更加平静了,从此以后,自己就是白狐的妻子,她对皇甫雷,将不敢、也不能再抱有任何幻想和奢望。

  就在白狐搀扶着东方闻思准备从红绸制作的彼岸花心中出来时,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散发着恶臭的跛子从人群中走了过来。这个相貌丑陋甚至有些畸形的男人忽然出现,令众弟子都有些不知所谓,就连水涟漪、赵华音等人也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亦不知是该去把这个不明来客抓起来,还

  是看他接下来想要做什么。

  跛子畅通无阻的走到东方闻思的面前,手中攥着一条染了血迹的白色绢帕,笑起来更是露出一口黑色的烂牙:“小,小娘子,你,今天,可,可真,真漂亮。”东方闻思自问不是以貌取人之人,可眼前的这个跛子,不仅臭气熏天,说话结巴,佝偻着身子,眼神也有些猥琐,令人浑身不舒服,东方闻思下意识的躲开他伸过来的脏

  手:“你是谁?你要干什么?”跛子睁大了双眼,随后又淫荡的笑了起来:“小娘子,你不,不记得了吗?一,一个月前,我们,我们有过一次,一夜春宵,却,却不知道你,你竟还是个,处子,早知道

  我就,就对你,温柔些了,哎呀,我忘了,你那个时候,睡着了,我那么折腾你,你都不省人事。今日你,你的大婚,大婚之喜,我是特意,赶来,祝贺你的。”跛子虽然口齿不清,但是他说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不仅东方闻思,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听的清清楚楚,东方闻思就像被点了穴道一般,动弹不得,浑身僵硬的就像

  是一具尸体。

  “这是,贺礼。”他将手中攥着的那块沾着淡淡血迹的绢帕,放在鼻尖嗅了嗅,说道,“这是,你的,处子,之血,对你来说,一定很有,意义,我是特意,拿来送你的。”东方闻思的眼睛看到绢帕上的血迹后,脑袋像是瞬间血液倒流,冲涨着翻滚着就快要爆裂一般,绢帕上的血液深深的刺激到了她,而她的眼睛就在黑色红色之间不断地闪

  动,就要妖化。

  白狐却先一步,只一掌便打死了那个跛子,生怕他再说出什么更骇人的真相来。东方闻思张开双臂,体内汹涌的踏雪真气自她的身体冲击着四面八方,彼岸花四分五裂,像是红色鲜血肆意纷飞,溅落在她的周围,她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回荡在整座曼

  陀罗宫中。

  阿市低下头去,不忍再看,那一日,她在场,白之宜命令过她的属下,要找到天下最丑陋最恶心的男人,夺走最干净最无邪的她的纯洁之身。

  白狐受到冲击被震出几丈之远,随后又飞速而去,悲痛的喊着:“他已经死了,闻思,伤害你的人已经死了!”惨叫声逐渐变得虚弱,直到无声,东方闻思才像是失去最后一丝力气瘫倒下去,白狐跪在地上,将她揽在怀中,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本就苍白的面容变得更加憔悴

  “这不是真的,白狐,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只是在做梦,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白狐紧紧地抱住东方闻思,红了眼眶:“闻思,没事了,没事了……这是梦,这只是一场梦……”白之宜似乎很满意的看着眼前这所发生的一切,没有人阻止这个跛子的出现,就已经暗示,此人正是白之宜找来的,所以在场的弟子看到这样一个人凭空出现,自是不敢

  轻易阻拦。她斜过头,第一时间想要去看紫魄会作何反应,正如她所料,此时的紫魄,已经悲痛到做不出任何反应,他就像浑身散发着寒冷的冰窟,剧烈的痛苦和愤怒正在他的心里

  横冲直撞,一股浓厚的杀气正在他的身体肆意蔓延。他看着东方闻思,目不转睛,发生的这一切,他没能阻止,他的四肢就像被千万条绳索捆绑,心脏就像被千万块巨石挤压,嗓子也像是被针线缝的密不透风,一个字都说

  不出来,他的脑袋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去保护这个女孩。

  命运多舛的姑娘,他甚至觉得让她苟活于世,根本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这场戏这么精彩,不如,再来一个更加刺激的结尾吧!”白之宜恶毒的笑着,“华音,你来告诉东方闻思,她所吃的药,是用什么做成的!”赵华音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她实在不忍,却又不得不服从白之宜的命令:“这药中,有几百种药引,其中三引,便是新生婴儿的心头血,豆蔻少女炼制的尸油,再加上

  用尸体喂养的五毒磨制成粉!”

  刚出生的婴儿被剜心取血,豆蔻少女活生生的被烈火冶炼,而他们的尸体被恶心的五毒吞食,再被活生生的碾碎,晒成粉末。想到这,东方闻思当即便呕吐不止,难怪那日白之宜轻易的就放过自己的性命,原来是为了今日更好的羞辱自己,她成功了,若是方才的事情已经夺走了自己的半条命,

  那么剩下的半条命,也即将抽离这具千疮百孔的身躯,随后便昏厥在白狐的怀中。

  白狐一把抱起东方闻思准备离开,白之宜却不依不饶:“本宫主还未下令,白狐,你想去哪啊?”

  白狐停下脚步,但他没有回身,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可他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和悲痛:“宫主是想血溅曼陀罗宫,要了我们夫妻的性命吗?”

  “哈哈哈!”白之宜仰头大笑,随后说道,“好好享受你们的洞房花烛夜吧!”

  “多谢宫主!”白狐咬着牙说道,再也无法停留片刻,大步的离开了这噩梦一般的牢笼。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人敢作声,不知是该继续留下,还是离开,所以皆是感到尴尬而又不安。绛也觉得难以呼吸,杀人的场面她见得不少,但是这种从心里攻击的折磨,她倒是难得一见:临来中原之时,姐姐特意提醒过我,中原帮派有一妖妇,名震天下,要我见

  到此人万万不可接近,我却并未当真,直到今日,才算真正的见识了,这个白之宜果然可怕得很!

  漆昙、水涟漪这些人都无法有所作为,更别说其他人了,就算再同情,也无法“出手相助”。“东方闻思每一次返老还童,都要吃那么多人,喝那么多血,这样一个妖女,倒是配得上曼陀罗宫的威名!”白之宜靠近紫魄,感受着他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的痛恨眼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