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五章 廖傲(1/2)

加入书签

  苏诚拿电话:“白雪……约会?思南不是在法国吗?……不开玩笑,有件坏事要你干,你敢不?先声明,第一点:你要能逃脱z1的调查,明白意思吗?”

  白雪深吸口气:“明白。”今天下午苏诚和左罗那态度,白雪就感觉他们准备干什么很保密的事情,左罗根本不解释那组字符的来龙去脉,对七组组员隐瞒,这是破天荒第一次。

  苏诚道:“第二点,不能告诉任何人,忘掉这件事。”

  白雪道:“可以告诉左罗吗?”

  左罗一直听着,道:“可以。”

  “是。”

  苏诚道:“七连小区2号楼,2805房间里住了一个双腿残疾的小姑娘,你把她弄晕。”

  白雪十几秒后回答:“我需要一个小时时间,可以吗?”

  “可以,等你消息,技术上联系宋凯。”

  ……

  是谁在拍打我的窗?是谁在撩动琴弦?

  晚上十一点,一个小姑娘,突然听见有人在拍打自己的窗户,特别她住在28楼,她会怎样?

  没错,她会傻乎乎的推开窗户,然后被抓住了头发,一拳,两拳,三拳后,确认小姑娘昏迷,白雪才放开她,轻轻的拉上窗户,按下按钮,人嗖的朝上飞走。白雪手机上宋凯发来的网站,点确定。

  白雪下来,宋凯开始循环播放录像,录像只会储存到循环的录像,白雪进入被控制的电梯,电梯不停,直达-1楼。白雪开上偷来的车,一路上宋凯照顾,没有摄像头拍摄到车辆,白雪安全离开。

  虽然白雪安全离开,但是心那个跳,自己貌似违了最少四条法。她并不知道,自己没有违法,因为左罗已经备案,内务局局长和周断已经知道,并且允许左罗使用一些非常规手段进行调查。保密不是因为违法,而是因为需要保密。

  档案库有什么?

  有高检参与的所有案件编号,简介。高检死亡案件卷宗副本。这卷宗和结案报告是不一样的,卷宗包含了所有笔录,证词,照片,技术细节等。一旦结案,正本会被送到警方证据仓库,证据仓库因为不存在对外联系,不联网,只作为储存用,要拿已经结案的卷宗,需要不少手续,即使是z部门,也最少需要主管领导同意和内务局同意,并且还需要说明理由。因为已经结案,代表着一种权威和公信,不能随便启封。

  高检因为特殊身份,所以保密处会有一份卷宗,如同人物志一样,司法系统的重要人员已故或者退休,都会有这样的待遇。

  ……

  宋凯这边一解码,立刻触动了警报,宋凯不是善茬,根本不管,马上进攻,制造出下载其他资料假象,防止目标被物理防御。保密处人发现黑客来者不善,联系自己王牌……不过王牌已经被打晕了,在七分钟后,宋凯成功解码并且下载到目标文件。接下去,宋凯悠闲的抹掉自己下载的痕迹,栽赃到另外一份报告上,最后挑衅留下一根中指和一段俄文。为什么留俄文?宋凯不喜欢俄罗斯,栽赃嘛,就栽赃给自己讨厌的对象,符合常理。当坏人感觉其实很爽的。

  所有东西都弄好后,左罗仍旧fqxs没有解释,道:“下班吧,不要问,不要管。”

  “是。”

  “另外……”左罗想了一会:“已经备案,你和白雪行为不会被追究责任。”

  苏诚一边道:“除非白雪把人打死。”

  “……”左罗脸一黑,死乌鸦嘴,闭嘴。左罗道:“去吧,辛苦了。”

  苏诚不喜欢开夜车,带着资料回家,就睡觉了,左罗洗澡后看起了卷宗,卷宗非常详细记载了所有一切,包括所有人的笔录,司法调查,现场模拟,走访。甚至对高检仇家进行分类,对一些曾经说过大话要报复高检的出狱者,都做了详细的笔录。

  花费一小时来回看,左罗没发现有什么不对,主办案件是z1许璇小组,当时许璇还不是副队长,是一个叫张平的副队长,张平在三年前因病去世,许璇就接手了小组。督办是警局局长办公室,马局作为刑侦副局长,是直接领导者。

  ……

  第二天清晨,苏诚边喝红茶边慢慢看卷宗,他早上不想这么快接触工作,但是左罗也凑过来喝茶,那还不如看卷宗。

  “廖傲!”苏诚皱眉:“他现在在哪?”

  “廖傲是张平直接提拔的人,张平去世后,和许璇竞争副队长输了,工作中发生一些矛盾,廖傲被调任南局刑警大队副队长。”左罗问:“怎么了?”

  “廖傲一共做了七份笔录,全部是比较关键的人,比如法医笔录,比如距离高检最近的中年夫妻,高检助手等。”苏诚道:“他问的问题很有意思。”

  左罗看:“哪里有意思?”

  “你没看见他问的重点,把这些问题综合起来,你能感觉到,他问这些问题的时候,内心已经将高检之死当成意外。”

  左罗道:“我不明白。”

  苏诚道:“比如他问距离最近的中年夫妻问题是:他旁边有没有人?他是不是在看风景?他是不是有抱怨身体?这些是一个刑警问的问题吗?一个刑警问的问题应该是:他有什么不正常声音和举动?他摔倒动作是怎样的?有没有注意到比较惹眼的枯藤,枯枝?他回头次数多少?他走的步伐频率是多高?”

  左罗慢慢点头,在案件没有定论之前,比如一起跳楼案,刑警绝对不能先入为主认为是自杀。而要提出种种假设和可能,询问目击者,关系人等,提出可能被害的问题。只有将被害的可能降低到最低,那才有可能是自杀。从这点看,廖傲确实做的不够好。但是将心比心说,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是意外,先入为主也是有可能的,不能就这么证明廖傲有问题。

  苏诚道:“这个案件最重要是目击者,没有经过训练的目击者,他们所说的证词会在脑海里进行加工,每一次描述,他的脑海形象都发现了变化。这个阶段初期,如果有人引导式的询问,会将影像根深蒂固,他们脑子会接受这些信息。为什么说目击者很重要?这个案件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