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备案(1/2)

加入书签

  礼节询问病情,刘默zhaishuyuan老婆介绍了这些情况:“现在医生,一句准信都没有。”

  苏诚理解医生:“给准信一万人,有一个不准,可能医闹”

  刘默zhaishuyuan老婆道:“刘默zhaishuyuan生前说,社会群体法律意识太强,会阻挠生活的便捷。他举例,每天下楼,楼下一只狗对他叫,经常会吓一跳。法律意识淡薄算了,从法律来说,是可以起诉狗的主人,赔偿精神损失。他说,过分强调法律,有时候不是好事。”

  左罗道:“我和他辩过,如高考一样,高考不公平,但又是相对公平的一种手段。法律为唯一标准,肯定会造成一些问题,但是好处是,这些问题的影响法律不是唯一标准要小的多。”

  刘默zhaishuyuan老婆:“话说左罗,我这点小伤,你有心打个电话好,怎么……”

  左罗苦笑一下,道:“嫂子,内务局要给你打电话,你说我们不仅来探病,而且还询问了车祸的细节。”

  苏诚解释道:“左罗狗拿耗子,差点暴露了一名卧底。”

  左罗拿出电脑:“嫂子,还是记录一下吧。”打开电脑录音功能。

  刘默zhaishuyuan老婆也配合道:“当时我去公司,下车后一辆车被人别车,挤人行道,左脚擦伤。司机很热情,非常担心,送我去医院。他想私了,我看他态度很好,开的也不是好车,说算了,到医院后我让他回去了。”

  左罗问:“有没东西少了或者有怪事情发生?”

  “没有。”

  “哦。”左罗见没什么好问,关了录音。

  “不过……”刘默zhaishuyuan老婆若有所思。

  “嫂子,尽管说。”

  刘默zhaishuyuan老婆道:“你们跟我来。”

  到二楼别墅,刘晶晶正在拼命写作业……很多国家,包括西方发达国家他们学生高的学业也是非常繁重的,区别是在小学阶段。刘晶晶对左罗和苏诚一举手,挤出个笑容,然后看自己老妈,哼了一声,继续埋头写作业。显然和自己老妈有冲突。

  刘默zhaishuyuan老婆火气立刻来,苏诚忙安慰道:“嫂子,谁都有二百五的时期,目前晶晶智商优越感非常强,不用生气。”

  晶晶不满,笔放下,走到门口:“什么叫智商优越感?”

  苏诚问:“小明有三个哥哥,大的叫大毛,老二叫二毛,请问,老三叫……”

  “老三叫小明,笨,这是正常智商,不叫智商优越感。”

  苏诚看左罗,左罗前,怜惜摸摸晶晶的头:“回去吧,谁没二过,过两年好了。他欺负你,总别人欺负你要好。”

  “什么啊。”

  刘默zhaishuyuan老婆道:“小明有三个哥哥,兄弟是四个人,老三不是小明。这个星期你不许出门,这么定了。”

  “妈,这次派对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派对。”

  “你个月才说嘉嘉生日派对是你人生最重要的一次派对。”

  刘晶晶崔头丧气:“更新期了记忆力还这么好。”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说左罗哥哥好帅。”关门前看苏诚一眼,似乎在说苏诚助纣为虐。

  刘默zhaishuyuan老婆摇头,边走边道:“晶晶,懂事时候谁懂事,不懂事和小孩一样。”

  更新期撞青春期。

  ……

  三人进入刘默zhaishuyuan老婆的卧室,一张大床,和刘默zhaishuyuan的两人结婚照还挂在墙,刘默zhaishuyuan老婆站在床:“每天早,我起床第一件事是……”刘默zhaishuyuan老婆和结婚照的刘默zhaishuyuan贴下脸。

  左罗有些尴尬道:“嫂子,什么地方怪。”

  刘默zhaishuyuan老婆道:“最近公司很忙,我昨天加班到凌晨两点,回家后累的没洗澡睡了。我这样的奔四的女人,漂亮是靠化装的。今天早我出门后,我觉得可能把脸的粉沾到了结婚照,回来一看,像框玻璃干干净净。”

  左罗道:“嫂子你睡了一夜,粉应该也都掉了。”

  刘默zhaishuyuan老婆道:“我班前化装,习惯用化妆水下,之前擦时候,能擦出一些来。可能是相框材料问题,你问了,我随便说说。”

  苏诚和左罗没说话,苏诚床将结婚照拿下来,放在床,逆光看结婚照的玻璃:“非常干净。”

  左罗道:“我嫂子卧室和晶晶卧室都是自己打扫。”

  刘默zhaishuyuan老婆问:“怎么回事?”

  左罗拿出手机,开模式查询一下,没发现窃听器,想了一会:“嫂子,我和你说实话,我们担心刘默zhaishuyuan留了什么东西在家里,现在虽然说明不了什么,但是我觉得这结婚照有人清理过,很可能有人潜入你家,动过结婚照,发现面有粉尘,进行了清理。”

  “这……”

  苏诚宽慰道:“嫂子不用担心,他们现在不敢搞事。但是嫂子你要记得,如果你和别人提起此事,那很难说了。你当作不知道。”

  “好。”刘默zhaishuyuan老婆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

  “嫂子,刘默zhaishuyuan有没有留下什么特别的东西?”

  刘默zhaishuyuan老婆想了一会,道:“按照本地习俗,和去世的人有关的东西,衣服,被子,牙刷等全部都烧掉。整理的很清楚,是马局派我们本地派出所一个女警员帮我整理。后事手续等都是这位女警员帮我操办。”

  左罗皱眉:“可是我没看见追悼会有警察?而且刘默zhaishuyuan特殊情况,警察收到通知,不能出席。”

  “她穿便衣,只是帮我操办,你去那天是出殡火化,她说不方便露面,没有出现。”

  疑人偷斧,自从左罗接受苏诚对马局的设定之后,左罗敏感的感觉其有问题。如果之前,左罗会觉得马局体贴。所以凡事都不能阴谋论,一旦阴谋论,人和人之间完全没有信任。

  苏诚盘算,如果刘默zhaishuyuan死后,这别墅被搜查过,那应该没有重要东西,不过今天看来坏人是去而复返。矛盾?不太矛盾,因为欧shubaoinfo阳长风被捕,触动了吊死鬼的利益,估计马局这边要证实下,刘默zhaishuyuan确实没留下东西,所以用小车祸拖延……不对,车祸应该没关系,只是巧合。

  苏诚问:“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