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来龙去脉(1/2)

加入书签

  左罗走过去,大家如同没看见他一样,左罗仔细打量每一个人,走回苏诚身边:“我赌那个帅哥。”

  “这次我们竟然英雄所见略同。”苏诚看海面,海事部门派遣的水警六艘船距离游艇一海里左右停泊,等待行动指令。苏诚道:“但是……”

  “但是?”左罗不耐烦问:“非要但是吗?”

  “没错,要和我们见面的是那个帅哥,但是这帅哥是那美女的手下。”苏诚走到美女和帅哥身边,不理会他们,道:“首先是这帅哥,天生娃娃脸,但是皱眉扛不住,最少三十五以上,头发是粘贴型假发,当你靠近他的时候,钓鱼大叔和我们身后的黑人壮汉明显有警界感。”

  苏诚道:“但是这边又分了两伙人,瞭望手红发美女是这名没穿衣服美女的下属或者是同事、闺蜜,关系肯定非常好,因为她们两人的肤色很接近,特别是头发,保养的应该是同一家店。喂……我们说这么多,你们有听得懂的吗?”

  帅哥拿起桌子的布擦手,伸手道:“我叫休斯。”

  苏诚犹豫一下,握拳和帅哥手碰一下:“苏诚,对不起,我不喜欢油腻的东西。”

  左罗点下头:“左罗。”他也不喜欢。

  水池边有一张桌子,四个位置,休斯请两人入座,没穿衣服的美女扣上内衣后,进入船舱,端来三杯饮料,走猫步,微笑,将三杯饮料优雅的放在三个人面前。

  休斯问:“方便搜身吗?公平起见,你们可以搜查我的船,也可以对任何人搜身。”

  苏诚和左罗看了一眼,站起来,美女开始搜身,掀开左罗的西装看见手枪,没吭声,检查了手机,打火机,香烟。同样也对苏诚搜身。完毕后点头,休斯站起来,摊开双臂。

  左罗道:“不用,我是一名警察,我对我所说的任何话语负责。”这次是私下谈话,搜身意图是录音器等东西。

  美女回到旁边的沙滩椅上继续躺着,戴上墨镜,享受日光浴。至于她是休斯的上司还是下属,没有人会告诉苏诚和左罗答案,但是美女所在位置,可以清晰听见他们三人对话。

  休斯道:“我们开门见山,我是一名情报人员,隶属美国,是欧shubaoinfo洲反恐情报部门的一名主管。我们很重视米拉留下的东西,当然,首先我必须道歉,我们不应该在a市使用暴力,这是一位负责人的很大失误,所幸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左罗道:“那你必须解释一下,使用暴力的必须性。”

  休斯笑:“我只是处于理解上的礼貌。”道歉只是礼貌和开场白,实际上他并不在意。

  苏诚道:“我们知道规则,扯淡再多也没用,我们手上有筹码,现在是你求我们合作。”

  休斯意外:“筹码?不,我只是想多收集一些米拉情报,这不算筹码。同时我也想表明我们立场,不想引发外交纠纷。”

  苏诚笑:“别装了,你们根本就没拿到米拉的东西。”

  休斯大笑:“你为什么这么说?”

  苏诚道:“因为米拉把东西存放在虾米银行,而虾米银行和美国情报部门是有良好合作态度的银行。”

  休斯道:“这很正常,米拉想到万一自己死亡,cia就可以拿到她存储的东西。cia和恐怖分子毕竟是死对头,特别在911之后。”

  苏诚叹气:“为什么不能坦诚相待呢?你问我们有什么筹码?我先给一个筹码,我们知道米拉是恐怖分子。”

  休斯轻轻靠到椅背上,静静看苏诚,在苏诚看来,这是一种等待。

  尴尬了十几秒后,美女终于再次站起来,走到最后一个位置坐下,看着苏诚:“厉害,不愧是大菠萝的助理。”

  苏诚不为所动,这是语言陷阱,回答:“这是筹码。”如果承认是因为大菠萝助理原因才知道,说明手上没有掌握实质的筹码。这些人说话都是弯的。

  左罗和苏诚混的久,很配合:“现在我们要知道是什么情况,我们没有录音设备,请不要再撒谎,你们要清楚一点,我们是道义上支持反恐。”

  美女点头,沉思好一会,开始说明情况。

  fs担忧欧shubaoinfo洲洗钱组织为恐怖分子洗钱,于是就联系古德大法官组建欧shubaoinfo洲反恐特别小组,古德大法官经过选拔,找到了两名合适的人。第三名他看上了米拉,米拉是一名中东女性,有天然优势,侧面了解米拉是反对恐怖分子的,并且信奉的是天主教,于是就邀请了米拉。

  根据fs的情报,古德大法官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让米拉成为一名塘鹅契约杀手。这步棋是对的,因为米拉的中东女性外表,让她在中东行动游刃有余。一个杀手,需要武器,需要支援,需要情报,需要踩点,塘鹅后勤能提供这一切,米拉会多要情报。能成为塘鹅杀手目标的中东人,本身就算是比较焦点的人物,其中可操作的弹性空间非常大。有些委托甚至是和雇主直接联系。报酬,后勤支出等等的金钱流动,能让古德反恐小组抓住坏蛋的尾巴。

  事情就发生到米拉被追杀前,cia一名负责人在调查古德大法官死因时候发现米拉很可能是一名恐怖分子,之前她信天主教,表现对恐怖分子的态度,是为了成为乌克兰的警察。无心插柳,让她成为了反恐小组的卧底。

  这名负责人找到当时古德大法官发生车祸的油罐车司机,司机竟然跳海自杀,这证实了米拉是恐怖分子的可能性。

  但是负责人非常被动,因为全部是主观看法,没有任何客观证据支持,负责人甚至无法说服同事。在这种情况下,他派遣了人去a市抓捕米拉,负责人用官方身份联系了塘鹅,没有说的很明白,塘鹅知道反恐高压线,于是打了擦边球,将米拉派遣过去后,撤走了支援,让他们自己解决。

  数个月的猫抓老鼠没有成功,米拉已经联系上自己同伙,同伙通过金钱让一名国际罪犯帮助米拉偷渡到韩国,再想办法接米拉,未曾想米拉被警方逮捕。

  以上过程,很多过程是美女主观推断认定,一切推断认定的基础是负责人是对的。

  美女道:“我们现在怀疑,米拉在被追捕期间,将东西藏到了a市某个地方。通过我们分析,很可能是a市某家银行的金库。”

  苏诚点头:“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