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五章 坦荡君子(1/2)

加入书签

  九十年代,秦父的父亲将四件文物赠与a市博物馆,另外三件,一件是秦家的,另外两件都属于私人藏品,秦父父亲虽然找不到他们,但是也没有权利处理,所以就借放在博物馆中,说明如果有后人找博物馆,博物馆必须归还。秦家唯一一件就是青铜环首刀。

  经过a大考古教授鉴定,证实是汉景帝的兄弟陪葬品,属于一级文物范畴,价格是多少呢?没有价格,这东西现代人也能造出来,本身没有价值,但是对于研究历史非常有价值。刀形状,重量,材质变化等可以推测出西汉当时冶金水平等等。

  左罗听完,问:“秦少喜欢你,对吗?”可以赠与,但是不能给钱,有金钱交易或者资产交易,否则就属于买卖文物,是犯罪行为。

  江雯避而不谈:“我希望我弟弟这次吃了亏之后能懂事,另外我挺担心看守所,还有监狱的情况……”

  左罗道:“江雯,你没有发现重点,江浩现在是瘾君子。我说个数据,硬毒戒除率在我国不足3,这3的人几乎都是家庭比较困难的人。我说实话吧,我就没见过经济宽裕,硬毒上瘾能完全戒断的人。”

  江雯抹眼泪:“我知道……”哭了,哭的停不下来。

  江雯:“我能怎么办?我又不忍心看他受苦,他要什么,我都会答应他。他出来后,难道我能看他流落街头吗……”

  苏诚道:“反过来说,江雯你对于你弟弟内心是不抱任何希望的。”

  江雯又哭了很久,擦眼泪:“其实我弟弟很可怜……”

  苏诚不满打断道:“可是,你弟弟上次是真的杀人了,只不过是法律没有办法惩罚他而已。你们圈养了怪兽,放出来后伤人,你们还觉得他无辜,他可怜。赵君呢?江浩是故意撞死赵君。你有钱有人脉,每次都可以大事化小,你弟都组成手枪队了,说不准哪天一不高兴,酒后就大开杀戒。我自认为我是坏人,但是我坏的还有底线,我还有人性。你们呢?诸如很多父母认为自己孩子小,公众场合调皮捣蛋,骚扰他人是孩子天性,甚至很自得孩子的真性情,但是父母却忘记让孩子在公众场合遵守基本底线是基本教养,目田永远是和规则伴随的。”

  苏诚很少生气,但是听江雯还要为江浩行为辩护,彻底怒shubaojie了。他是看多了,也习惯了权贵们利用法律漏洞,他们从来不说,我很可怜,所以我犯罪值得理解。行,你觉得你弟弟可怜,不要来说服我,除了你家人,谁不认为你弟弟是个人渣?

  左罗目送苏诚离开,对江雯道:“作为警察,我劝你一句,你不要再心疼你弟弟,不要再想方设法为他脱罪,也许这样对你弟弟反而是好事。我能理解你的思想,在一些地方重男轻女还是非常严重的,女性从小就被教育是男性的附属品,特别是要为自己弟弟,哥哥,为传宗接代做贡献,你为什么会接受不平等待遇呢?是因为孝,愚孝。这情况不算非常多,但是也比较普遍fanwai,你应该为自己活着。”

  左罗接触很多案例,一个妹子在大城市里结婚,和丈夫一起做小生意,弟弟要买车买房,父母就出面找妹子帮忙。刚开始丈夫还理解,矛盾开始听闻丈母娘要求自己老婆每月给弟弟一笔钱,原因是弟弟二胎生了男娃,经济生活上有些困难,再说某家现在就这个男丁,你做姑姑的也要尽一份力。

  最终因为丈夫不理解,并且当大家面指责自己小舅子贪婪无度,让他们某家非常没面子,妹子一怒shubaojie之下和丈夫离婚。最终妹子因为信用卡诈骗被捕,被捕之前还给自己弟弟汇去一千元。左罗当时很年轻,很好奇,去调查了她弟弟,发现她弟弟生活很滋润,开着车,经常带老婆孩子去自驾游,孩子不上公立幼儿园,上比较贵私立幼儿园,房子也是大房子……

  妹子受审时候说,自己弟弟生了男孩,就是对得起列祖列宗,父亲临死前交代她要照顾好弟弟,因为弟弟是某家唯一的香火,这是孝,孝是天经地义的。

  所以左罗后来听见有些人向小孩们宣传埋子奉母、卢衣顺母之类自编自写,还加上神灵感动的孝经,心中就会想起那个妹子。苏诚和左罗研讨过,苏诚认为,就是吹牛皮,实在吹不下去了,把神仙搬出来圆谎。但因为符合统治者和当时养老环境的影响,是受到大家认可的。苏诚认为孝顺是应该的,但是宣传扯淡的孝顺故事就太让人恶心了。有人说,这故事是告诉人们一个做人道理。苏诚就想,难道就拿不出真实孝顺故事来说明做人道理吗?要说服人,就要真诚。依靠欺骗才可以说服人的道理,本身就为伪真理……

  但是就这点上,苏诚必须信,左罗必须信……因为不信是要被喷的,网络孝子是个巨量的存在。

  左罗和江雯再聊了一会,起身送江雯离开,这时候苏诚出来,冷冷道:“把录音器留下。”

  江雯慌乱问:“什么录音器?”

  苏诚道:“你今天目的是什么?左罗见到你变成sb,但还有我不是。你律师团已经给你了足够了建议,甚至想到了减刑的办法,那你怎么还来呢?我突然想到另外一个手段,法庭上,辩护律师出具证据,说明在有涉及案件的警官私下和你会面,因为司法问题,你弟有可能会被轻判……”

  话刚说到这,江雯也愤怒shubaojie了,将自己包里东西全部倒出来,然后拉开连体衣服,全身只剩下内衣:“录音器在哪?我知道我溺爱弟弟不对,但我不是畜生。”

  尼玛,左罗这心情啊,如同过上车一般,先是为江雯难过,然后苏诚一开口,左罗心如死灰,但江雯反杀,让左罗尴尬无比。但是左罗就看着苏诚一件件的检查随身物品,阻止还是不阻止呢?

  苏诚检查一会,站起来笑嘻嘻道:“慢走。”小人了,虽然苏诚没有想通用录音器能干什么,但是总觉得江雯另有目的,于是就讹诈一下。

  苏诚虽然情商很高,但是毕竟不是女人,他不知道江雯今天的真正目的是需要人的安慰,需要一个可以安静的让自己有安全感的地方暂时躲避,他不知道江雯发现能和别人诉说自己痛苦的只有左罗。因为她身边很多人表面同情,心中幸灾乐祸,甚至一转手就出卖给媒体。娱乐行业勾心斗角很严重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