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绑架迷云 (二)(1/2)

加入书签

  许璇开车,苏诚拿许璇手机看案件,第一次现自己对案件有疲劳感,这个绑架案没有人质,赎金又不见了。

  不过,保险公司这边有线索,情人是一名芭蕾舞舞者,这个芭蕾舞团在a市很出名,经常去国外演出,小情人也算是重要成员,因此情人购买有一份保险,保险中包含了被绑架险,三百万人民币的赔付金额。

  再看对情人的审讯视频,苏诚可以肯定情人没有问题。反过来,就算小白脸和情人勾结,他们用六百万去换三百万?

  银行这边证实小白脸提钱,还有小白脸几个朋友借了大约八十万。私家侦探看见了钱,为了避嫌,私家侦探特意让小白脸准备有密码锁的手提箱。私家侦探检查了钱,全部是银行标准捆扎,真钱,六百万整。等绑匪电话一到,私家侦探就带着钱出了,开的是小白脸的车。

  从视频看,这个私家侦探有些问题,但是似乎又没有问题,考虑到私家侦探对抗审问的能力,苏诚将私家侦探归纳为略有问题的一类。

  苏诚来回播放私家侦探接受审讯的视频,许璇道:“我主观相信这位私家侦探,以我审讯经验来看,他恨不得把心掏出来,你听这句,我用祖宗十八代加我没出生孩子世代誓,我没拿钱。”

  苏诚道:“对,就因为这句话让我有些疑虑,这句话说的太真诚和诚恳了,对比其他的话来看,其他的证词就显得单薄。监控拍摄到疑似绑匪那人找到了吗?”

  “没有,监控像素太低,出现时候他穿戴了口罩和墨镜,还戴了风衣帽子,我们在附近监控没有现类似打扮的人。不过,这说明他知道这个地点是有监控的,是有准备的。”

  苏诚问:“你们监控就追着男孩,一路到男孩的小区内,只找到一个空的箱子。小区人不少,这么多张钞票怎么藏?”

  许璇问:“难道男孩拿走的箱子已经空了?”

  苏诚想了一会:“不,不会是空的,试想一个破损的,打开的,空的箱子,男孩会带回家吗?”

  许璇苦笑:“他有自闭症,我不知道。”

  苏诚也苦笑,看了相关的监控截图,只能看见是个手提箱,至于是不是破损看不出来,从画面看,放在男孩单车上的手提箱并没有破损,但是拍摄角度有可能会掩盖破损处。疑问还非常多,为什么绑匪知道情人离家出走?是和情人勾结故意讹诈小白脸?情人其实是个反审讯高手?

  在这些疑虑中,很快两人到了私家侦探所,由于国内法律不允许存在侦探所,所以也被成为商业调查社。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写字楼,距离小白脸的小区只有四公里路程。侦探所也很简单,没有单独办公室,只有一个单独会客室,侦探所只有两名员工,都是股东,都是员工。

  看开放式办公室摆放的物品可以得知,这两人是战友,退伍侦察兵,表面看软件高于硬件,硬件并不是太好。侦探很热情接待苏诚和许璇,面对苏诚问题,介绍自己行内情况,主要工作就是抓奸。跟踪,拍摄男子或者女子行踪。如果有需要,他们会请同行帮忙,黑掉目标的社交软件。绝大多数情况下,偷情男女都比较大意和愚蠢,当然也是没考虑到私家侦探会跟踪,有反跟踪能力的人等于零。

  送钱的是侦探a,资料很干净,两年义务三年志愿兵,光荣退伍,和自己老班长开了私家侦探社。侦探b就是老班长,退伍后因为找不到工作,尾随单身女子抢劫,被判了两年。出狱后正巧侦探a退伍,两人就开设了侦探社。几乎不需要成本投入,从纳税记录来看,私家侦探社收入一般,勉强够两个人家庭开销。

  侦探社品行似乎不好,曾经有雇主报警说侦探私下将证据卖给被抓奸者,但是因为被抓奸者否认自己偷情,所以也没有实质证据。

  苏诚慢慢进入正题:“我有个问题不解,雇主雇佣你们送赎金,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你们有侦查的经验,能到时候为破案提供一些帮助。在这样的前提下,你们竟然没有设置电话录音,记录绑匪和你们的通话内容,让我不太理解。”

  笔录中侦探a说绑匪一共打给他三个电话,前两个是让他到某地,最后一个电话是扔钱。通话时间很短,每个电话不会过2o秒。

  侦探拿出自己手机:“见笑,我这手机没有电话录音功能,我们平时录音用的多是专业的设备,而不是手机。”

  苏诚接过手机,看了一会,是早两年的产品,质量不错,确实没有通话录音功能。将手机交还给侦探a:“第三个电话,绑匪是怎么要求的?”

  “绑匪要求我开到高架桥第三个出口匝道停车,然后把箱子扔到桥下。”

  苏诚问:“接到电话后,你前往第三个出口匝道花费多少时间?”

  侦探a回答:“上次笔录上说了,大约十二分钟。”

  “也就是说绑匪并没有跟踪你们。”

  “我很肯定没有人跟踪我们。”

  苏诚问:“干这一单,多少报酬?”

  侦探a回答:“五千块,就是送个钱,我当时觉得挺好赚的,哪知道有这么多麻烦。”

  苏诚问:“经常有这种委托?”

  “类似的不少,比如校霸打人,雇主让我们和校霸谈谈,能谈就谈,不能谈我们也充当下打手。还有赌博被扣了,雇主让我们赎人。这些单子通常报酬都很低。苏警官,请你理解,我知道这些事应该报警,但是我们就是混口饭吃。”

  苏诚点点头,思考了许久:“我也不是警官,我和你们一样是一名侦探,私家侦探,曾经在英国开过侦探所。现在被z部门聘请为顾问……”

  侦探a一愣:“哦。”你说这个干嘛?前面介绍时候已经说了你是一名顾问,自己只是客气称呼你为警官。

  苏诚道:“我知道这一行不好做,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坦白,算自,而且我会说服许警官向法庭求情,我想不至于会判的太重。”

  侦探a身体朝后一靠,双手放在胸前,出现戒备姿态:“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这么说,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我们?”

  “没有证据,只不过你的口供出现一个致命矛盾。我非常确定你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