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病房夜话(1/2)

加入书签

  苏诚解释:“人家是有主角光环,假设按照我的逻辑剧本展,他肯定变成了丧尸,那么就等于他为了良知害死了全人类。我很不喜欢你这样有良知有牺牲精神的合作伙伴。说点你不爽的事实,因为刘默zhaishuyuan你和鬼团玩了一个游戏,如果不是因为你救人,刘默zhaishuyuan就不会死。良知是不是贬义词,要看你的对手是谁。卑鄙,狡猾,聪明,正直,无耻,任何有类似突出性格的人,代表了本身存在的弱点,是对方可利用的资源。你应该庆幸对手不是我,否则我一回合玩残你。”

  左罗不爽问:“怎么出招?”

  苏诚道:“打个电话告诉你,你现在立刻把方凌强了,不干我就引爆第一颗炸弹。你告诉我,你干不干?”

  “……”左罗愣了半晌:“无耻。”

  “对啊,就是这样。你要强了方凌,你丢职务,坐牢,我不会给你证据证明我要挟了你。但是你要不干,我就炸死几十个人。然后再打电话,现在去把楼下小卖部的阿姨强了,否则我就再炸……”

  左罗鄙视:“你这纯粹无赖。”

  “不一定哦,比如这次为什么白令对我下手,就是担心我识破他手段。如果你正在追击到一个罪犯,因为被罪犯诬陷你坐牢了,罪犯就可以逍遥法外。英国有部电影,歹徒绑架了公主,要相强一只母猪,并且现场直播。这还是用舆论绑架了相,如果没有舆论,大家都不知道,相肯定不干。看起来相做的是无耻的选择,但是却是明智的选择。电影结果,妻子虽然知道他做了好事,但厌恶他,他也成了民众们的笑料。这世界本就是这么残酷,正直和无耻只是一种手段,如果要将正直和无耻当成性格,那迟早会因为正直和无耻栽在别人手上。”

  “懒的和你辩。”左罗转移话题,说了投机鬼的事。

  苏诚听完道:“先我们肯定是投资鬼寻找白令,白令不可能能和投机鬼接头,白令没有这样的资源,对吧?”

  “对。”

  “白令的敏感档案只在a市警局,对白令我们更多是猜测,没有证据,所以只是主观档案,主观档案不能成为正式档案。”

  “对。”没有任何证据说明白令杀了小科曼,但是左罗他们肯定这一点。白令只有动机嫌疑,不可能将这点记录到标准档案中。

  苏诚再道:“a市有个鬼团成员叫吊死鬼,我之前怀疑他经营的是人脉,我认为吊死鬼熟知警方内部高层的机密。”

  左罗知道苏诚要说什么:“你认为这件事证实吊死鬼和警方高层有关系,吊死鬼提供给了投机鬼信息,投机鬼利用了这个信息。”

  苏诚道:“否则你告诉我,投机鬼为什么会熟悉白令?我知道让你接受吊死鬼掌握警方高层的机密让你难以接受,但是作为鬼团成员,a市人,无论要不要干坏事,能在警方高层展一位战友,是极其重要的一件事。吊死鬼最少经营了十年人脉,我就不相信他对警方高层没有渗透。如果是这样,我会看不起他的。”

  左罗客观上是同意苏诚的推断,吊死鬼必然掌握了一名或者多名警局内的高层,或者是重要岗位的中层。但是主观上不能接受。即使他明白大部分人都会被收买,不被收买的原因主要是没有价值,出价不高或者出价不对而已。左罗又不能否认这个推断,只能道:“现在吊死鬼没有蛛丝马迹,我们到时候看留意。”

  苏诚知道左罗不愿意对这个话题太介入,原因是只是主观推断,他也不着急,反正警察局不是自己开的。正要改变话题,门外有人敲门,然后许璇推门进来,还提了一份食物。

  左罗站起来:“那我先走,好好休息。”左罗情商没那么高,他只是觉得不想和苏诚聊警察局内部的内鬼,也没有什么好聊的,趁机告辞,和许璇随意点下头,就关门离开病房。

  许璇看了两秒苏诚,然后将袋子白粥拿出来放在床边柜子上,坐下来问:“感觉怎么样?”

  “还好,腹泻和烧解决了。但身体不给力,全身软绵绵的。”

  许璇点头,想了一会:“那个……上次……对不起。”

  苏诚喜欢许璇,肯定不会为难许璇,道:“我没生气。”

  许璇道:“因为你没生气,所以我觉得更不对。”

  “哦?”这什么理论。

  许璇道:“你知道我会生气,但是不知道我会动手而已,一开始你就计划隐瞒我,并不信任我。”

  苏诚反对道:“如果我将计划告诉你,罪犯有可能识破我们计划。”

  许璇一愣,反问:“怎么可能?”

  啊哦,当时只有四个人,自己,许璇,6任一和马丁,理论上安排计划是不可能外泄的。看看看,许璇身边一靠,自己智商直线下降。苏诚回答:“这问题我刚和左罗讨论过,从白令这个案件来看,我认为警方高层或者特殊部门是有内鬼存在的。”苏诚巧妙的转移话题,还顺带解释了一下。

  许璇慢慢点头:“我同意你的看法,而且我认为不是一个内鬼。第一个内鬼应该和塘鹅有关,这个内鬼级别不好揣摩,有时候他并没有向塘鹅提供核心情报,很乱。”

  乱是应该的,因为有时候自己和马丁也客串成为塘鹅的内鬼,比如赵文惠案件,自己和马丁就是帮助塘鹅快递员。

  许璇道:“第二个内鬼,吊死鬼的内线。虽然没有清晰的推断证据,但是作为吊死鬼,潜伏a市十多甚至几十年,不展一名警方中高层实在是说不过去。”

  “无间道。”

  许璇看苏诚,脸色惨白,精神萎靡不堪,他没有过人的体质,没有强壮的身体,唯独是这头脑始终在运转。许璇不想接近苏诚是内心的原因,她现自己和苏诚私下接触中,苏诚很容易暴露出一些破绽。许璇很不愿意利用这一点。如同左罗说的,苏诚放走赵文惠某些方面来说反而是好事,将苏诚完全推到对立面上。黑和白分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