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浑水(1/2)

加入书签

  左罗分析道:“我们的要目标是保护内奸,押对了,这目标就实现了。第二个目标,保护受害者,假定小儿子是目标,我们应该怎么保护?”

  苏诚道:“就目前安保力量认为留意博士炸弹,防备警方内反水的情况生,应该问题不大。”

  左罗好一会,站起来,示意苏诚站起来,马丁莫名其妙罗将苏诚肩膀一揽,拉到一边去。喂,知道什么叫谈话礼仪吗?不过谈话礼仪貌似只有不能对着耳边说话,不能用他人听不懂语言交谈,而左罗是公开的拉走……

  “你实话和我说,这件事你要搞砸了,你有什么后果?”左罗和苏诚到了套房主卧,左罗关上门问。

  苏诚道:“我老板打击塘鹅,目前唯一依仗的一张牌就是这位内奸。如果搞砸了……”

  左罗点烟,在柜子上一坐,道:“你不知道有没有搞砸,但是你的老板会先快你一步知道你是不是搞砸了。不妨假设两个可能,内奸被消灭,你们老板见无力撼动塘鹅,于是就偃旗息鼓,你成了自由人,但是你老板和塘鹅平衡打破,塘鹅肯定会找你麻烦。还有一个可能,老板见斗不过塘鹅,就把你们马前卒除掉,避免塘鹅的反扑。”

  苏诚右手在口袋玩着那枚硬币,静静的思考很久,道:“干我们这行的,总难免有风险。我认识一个英国小兄弟,入行才一年,为了偷拍,人从四十八层的高楼坠下。我老板为什么雇佣我?而不是别人?就是为了应对这些突情况。假设我没有能力处理这种事,那我就连当坏人的资格都没有。这和你们z部门一样,每年都有考核和测谎,不合格的人员给予一定期限的补考机会,如果还不合格,就会退到人事部再分配岗位。”

  苏诚继续道:“就说这几个月吧,白雪中枪了,许璇中枪了,风险无所不在,你永远不知道危险什么时候降临,甚至你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要杀自己。”

  左罗吐口烟雾,雾消散道:“你既然有心理准备,那我就不说什么。虽然我有不同的但是这次我可以听你的。”

  苏诚问:“不同的”

  左罗点头,拉开房间门,走出去,边走边道:“大略上我同意你黑衣人和一伙人同时进行一次袭击,明星部分我同意你的但是目标我不认为是比利小儿子。”

  “假设小儿子死亡,大儿子有可能继承财产吗?”左罗落座,对马丁点下头:“比利不会那么傻。”

  苏诚不同意,道:“我并没有说大儿子或者其婆家有可能对付小儿子,我认为小儿子有特殊性。安保的特殊性。大儿子阿曼达他们有日常工作,虽然有贴身保镖,但是数量不多,并且他们在欧盟国家工作,受限各国法律,来往各国时候武器携带权很成问题。如果目标是他们,为什么需要在a市动手?”

  苏诚继续道:“比利和小儿子,比利不用说了,他很少离开自己国家,即使离开,去任何国家都受到严格的保护。再小儿子,贵族学校,全部是权贵的孩子,安保环境不用说。离开学校,就在比利的身边。这次比利来a市,即使没有狼群流言,市政府也会安排比利的安保,因为比利仇人很多,比利是,左罗你参与姜玉的安保,但是又埋伏了一道伏兵。即使失败,我们也把水搅浑了。”

  左罗道:“既然这样,不如七组直接介入明星的安保?”

  “恩……风险会比较大,也不是不可以……会让陷阱更加出其不意,同时也会让诱饵更加危险。”

  “你说的奇兵是谁?”左罗问。

  “方凌,方凌被挖到七组后就没有什么亮点,这次就给她一个光热的机会。左罗,你做一份报告,事后失败,就把报告交给局领导,表示我们洞悉了塘鹅的目的,只不过因为方凌能力不足,所以导致失败。”

  左罗许久:“你真无耻。”

  苏诚不以为意:“能赢就好。”左罗在知道明星有可能遇害情况下,工作重点放在塘鹅上,自认为内心的荣誉被玷污。行啊,顺水推舟,我们负责明星的安保,让方凌秀一次。失败,没有关系,我挖坑说明我知道

  酒神(阴阳冕)下载

  你们目标。做几份报告,等事情结束后,如果失败了,根据实际情况送报告,方凌就是那个背黑锅的人。

  这方法确实无耻,但很有效,方凌在七组一直是边缘人物,左罗苏诚还有宋凯时常有亮点,局里也认为这三人是七组主要成员。塘鹅目标是比利,杀死了比利,报告可以写,派遣方凌暗中埋伏,但不幸失败……左罗可以道歉,对用人不明道歉。作为职业警察方凌同学为了内奸的安全,肯定愿意委屈自己背黑锅。

  “马丁,这些事需要基础,制造一些端倪出来,事后和报告相应。”这是作家的挖坑技术,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先抓出三个妹子,不确定谁是女主,都挖坑,一个不小心体,一个不小心接吻,一个不小心拥抱……按照读者喜好,最后淡化掉另外两人,突出其中一人,让一切顺理成章。

  马丁矫情问:“我为什么要帮你们欺骗别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