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红魔(1/2)

加入书签

  思南开始慢慢靠近嫌疑人,但是嫌疑人速度开始加快,思南快步跟上,嫌疑人回头看了一眼,立刻狂奔,思南道:“我被发现。”

  许璇立刻下车,嫌疑人就在街道另外一边。嫌疑人看见了许璇,立刻转到小巷内。许璇跟上喊道:“警察,不许动。”

  这个台词被很多人讥笑,说你叫不许动,人家就不动?实际上这是便衣标准程序,因为你必须大声喊出自己身份,这样可以避免很多麻烦。但是嫌疑人完全不理会许璇,他对当地很熟悉,朝左边一拐。许璇立刻跟上。思南和便衣追到,左右一看,朝右侧包抄,同时呼叫增援。

  这条巷子有一家大鸡场,小巷停的运输鸡的汽车把路堵死,味道非常难闻。嫌疑人挤过汽车,十几米外许璇跳过汽车,抬头一看,只见嫌疑人手中出现一把手枪,许璇急忙闪到一边,滚到路边下,和圈养的鸡滚在一起。

  许璇不理会身上的肮脏,拔出手枪,露头一看,没人,立刻再追:“嫌疑犯持有手枪。”

  十字岔口的巷子,许璇跑过岔口,突然想起了苏诚,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转身朝左边巷子追去。许璇想起刚才那段路到处是水,左侧巷子有水渍。

  左侧巷子是一片棚户区,住民们多数被迁走,但是暂时没有开发的意思,所以成为很多冻品仓库,鸡场,废品收购站的驻扎点。

  延着巷子追击,许璇看见了一个黑影冲进侧面的废品收购站,许璇跟上,地上到处是塑料瓶和各种回收的垃圾。几名工人戴着口罩正在处理这些垃圾,惊呆的看着许璇,其中一个人朝西面一指,许璇点头追了出去。三十来米后离开这家废品收购点。过几米的空隙,再进入一家废品收购站……

  许璇不知道追了多久,终于是在一家废品收购站追上嫌疑人:“警察,别动。”许璇鸣枪示警。

  嫌疑人不理会继续逃跑,这里光线不好,但是距离只有八米,许璇果断瞄准扣下扳机,第一发子弹命中嫌疑人的大腿,嫌疑人朝前跑了几步摔倒,再站起来,再摔倒。嫌疑人慢慢站起来突然转身。许璇借助亮光看清楚对方长相,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三枪连发,嫌疑人直直看许璇,倒在地上。

  许璇双手持枪,慢慢的靠近嫌疑人,听见枪声的思南也赶赴到达,思南边靠近嫌疑人边关切问:“许队,没事吧?”

  许璇看着嫌疑人:“我没事。”

  ……

  晚上七点,左罗他们正常时间下班,苏诚本打算先来个热水澡,但发现大门是开的,左罗推开门进入,苏诚看见了三名身穿服务员制服的服务员正在整理餐桌,将一碟碟食物放到桌子上。

  白雪边脱鞋子,边惊讶问:“什么?”

  左罗把手枪放进保险柜,道:“苏诚来七组已经四个多月了,一直没有接风洗尘,所以打电话让人准备了点东西。”左罗让自己外公帮忙开门,老头去哪了?左罗问:“老爷子呢?”

  服务员回答:“左罗先生对吧?老爷子付钱后就走了,说今天晚上朋友寿辰,恩……他让我转告你一句话,就你事多。”

  左罗一头黑线,问:“付过钱了?”

  “是的。”服务员收拾好道:“麻烦你明天把餐具放在门口,我们会派人过来收回。”

  “谢谢。”

  “不客气。”几名服务员离开。

  苏诚顺手掏出两百块钱:“谢谢。”谢谢要有诚意。

  服务员显然很熟悉送餐收小费,接过钱:“谢谢。”和自己同伴离开,轻轻关上门。

  苏诚走到饭桌前,好丰盛的大餐,以海鲜,生猛为主,苏诚叹气:“左罗,你穷的和我一起去抢劫缉毒处了,何必呢?”

  左罗将西装随便一扔,叼烟,手拿土黄酒,抓几个杯子倒酒:“你明白就好,上面说了,把你薪水调整成三万,但是赏金不能给你。来,我们今天喝点酒。”

  苏诚看菜色:“我不喝酒,怎么?让你为难了?”

  左罗道:“规矩是人定的,但是如果被人破坏一次,那就不成规矩。我今天就是要说服你。我不会说,就只能请你吃饭。”

  白雪很乖巧的打开碗筷,放在左罗和苏诚面前,自己也坐了下来,她知道,自己要客气,恐怕左罗就要生气了。

  苏诚一拉椅子坐下来,把酒拿到一边,拿过椰子汁给白雪先倒一杯,然后给左罗和自己满上,拿起椰子汁道:“左罗,我挺喜欢你这性格的,你应该知道这五十万有你一部分分红,你现在挺穷的,还摆酒来说服我……”

  左罗回答:“因为我不懂别的说服方法。”

  “行,我知道了。”苏诚拿起烤野猪腿,手撕下一块肉:“我掌握的消息确实很重要,值得你这一餐。我不仅猜测到嫌犯盗窃的方法,而且我还可能猜测到嫌犯是谁。”

  左罗惊讶:“这么厉害?”

  “原本是两块拼图,第一块拼图美国tp公司一件飞鼠衣被盗,我只是脑洞一开,想到某窃贼利用飞鼠衣暴窃内务局,而内务局调查并没有在意人是从空中来的,所以调查不会有结果。要验证我的脑洞是不是对的,就要看调查结论。”苏诚道:“听说内务局暴窃,就多事请欧洲朋友帮我查询下三位神偷的行踪,这时候发现有一位神偷在二十天前到达东京,在七天前离开东京。”

  “神偷?是谁?”左罗给苏诚加椰子汁。

  “我不能说,这是规则,我和他的相遇挺偶然的,手机给我。”

  左罗把手机递给苏诚。

  苏诚拨打号码:“我是美人鱼……”输入密码:“我要我保存的标名为红的数字……”苏诚挂电话解释:“这叫保险箱,一些不好记,记不住的东西就委托塘鹅保管。”

  白雪看苏诚摁电话号码,好奇问:“可是顾问你不担心塘鹅会查到你叫美人鱼吗?”

  “数字是没有意义的。除非你能知道怎么组合这些数字,组合正确就可以得到电话号码。”苏诚拨通电话,把电话开免提放在桌上,接通好一会,对方接电话,但是没有说话,苏诚道:“嗨,我是鱼,我用警察手机给你打电话。”

  左罗看苏诚,苏诚打手语,这是基本的礼仪。左罗想捏死苏诚,你丫的罪犯还讲究礼仪。

  对方似乎捣鼓了一会,用变声接电话:“呵呵,干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