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疑人也用(1/2)

加入书签

  左罗对苏诚态度好了不少,不仅是这次和苏诚一起当赏金猎人,在此之前,已经有很大转变。Ω』是这不代表左罗完全信任苏诚,相反,因为苏诚能力得到左罗认可,左罗更觉得自己要提高警惕。

  苏诚道:“这次抓捕马随风,大家都有功劳。现在没钱,可能过三五天,钱又来了。但是这钱就非常尴尬。”分钱?现在左罗他们肯定不会要。就因为这点,苏诚对内务组颇为恼火,你以为你可以不给钱?不,绝对不可以。但是你后来再给钱,性质就变了。

  左罗道:“吃午饭,走。宋凯,给方凌打个电话,问要不要一起吃饭。”

  大家整理,收拾,一起出门,恰巧门口遇见许璇,前面几人打招呼过去,苏诚停步:“璇子,这几天忙什么?”

  许璇颇有些疲惫,回答:“工作,工作……”细节不能说。

  苏诚道:“忙完给我电话,一起吃饭。”

  “好。”许璇走了几步,回头问:“苏诚。”

  “在。”

  许璇问:“你听说过杀手杀人的前几天,给被害人汇款,并且通知被害人,自己收钱要买他的命,这钱是给他吃顿好的。这种事吗?”

  “断头饭?”苏诚道:“记忆中没有这么白痴的杀手吧?”汇款有可能导致有迹可循。预告杀人,有可能被警察埋伏。诸如预告杀人的人,通常都闷骚,心怀着挑战天下的梦想,这种人一般死的最快。就算没死,也会名满天下,苏诚没听说过还有活的,代表没有。

  “行,忙完我给你电话。”诚感觉挺好的,这一周来,许璇是带故意避开苏诚情绪。但是这两天忙死了,突然诚,就感觉阳光温暖了一下。她还不知道苏诚和内务局叫板。部门和部门之间的事,除非有需要,否则是不能交谈的。

  ……

  饭后,左罗送白雪回z部门后,拿了卷宗前往警局大楼。

  先找马局,左罗将卷宗一放:“马叔,什么情况?”他不会单纯认为苏诚有线索,警局就把案件移交给七组。

  马局罗一眼,低头一阳指打字:“什么情况?不行了呗。十天时间下来,一组没有任何进展,一直围绕着内鬼进行调查。现在内务局的人是惊弓之鸟,局长一搞不行,先把案子挂起来。这不是听说苏诚这边一说有线索,这案件就扔给你们七组试试。”

  左罗惊讶:“十天调查没有任何进展?”

  “是啊,有嫌疑的人一个排查了过去,周断说,如果不是内务局有内鬼,就是盗贼用匪夷所思的方式盗窃。比如隐身衣之类的。”

  隐身衣已经在世界上出现了,目前已知的民间机构或者民间牛人制造的隐身衣达到了一定的水准,虽然可以隐藏人,但还会造成图像失真,扭曲的情况。不过诸如科学技术,先都是被优先考虑用在军事领域,所以各国是否有研究制造隐身衣,目前还没有人知道。

  左罗道:“给钱吧。”

  马局道:“给钱能破案吗?这案件谁暴窃内务局,似乎已经无关紧要,因为塘鹅已经掌握了内务局的资料。目前内务局正在调整,换岗,召回卧底等工作。”

  左罗问:“人家能盗一次,说不定能盗第二次。再说,老b案件没有苏诚,不是三五年能解决的。”

  马局道:“左罗,有些事不符合规矩,很难办的。你今天开这先例,说不准明天也要开一个后门。按照事实来说,没有苏诚抓不到老b,但是没有警察,苏诚也抓不到老b。动用的警方资源太多……五十万是可以,我和局长商量过,但是如果这案件被媒体曝光呢?媒体追问怎么说?这样吧,我和局长商量下,把苏诚工资加到三万,几年下来也多拿七八十万。”

  “恩,行,也行。”左罗点头。

  “你来正好。”马局翻找抽屉,找出一份纸质卷宗:“塘鹅要做坏事,你们连什么都不知道,这案件怎么立案?这不管,你先告诉我,你和苏诚对这个案件有什么想法?”在内务局被暴窃后,诸如重大案件少部分重要资料,现在走的是纸质渠道。

  左罗回答:“苏诚意思他老板会捏造一份狼群企图暗杀比利的片面证据,让我们有理由和比利接触,介入安保之中。目前只知道某人会在比利在a市这时间段进行作案。”

  马局问:“你打算办什么案?内务局爆窃案?比利案?还是有可能近期会得到线索的周末大劫案?对了,先扣除周末大劫案吧,你的私人身份和案件有关。”

  左罗听出马局话中有话,问:“马局你的意思是?”

  马局道:“我打算补充下七组,七组一正一副组长,可以分办两个案件,宋凯可以做为技术支援,苏诚可以提供自己的专业意见。我打算把光头挖到七组,组建一个核心后勤团。”

  左罗大喜:“可以啊,光头要愿意来我肯定欢迎。能挖来吗?”

  马局道:“还不好说,我和他谈过,二组更偏向学术类型,类似技术科的部门。副组长许璇怎么样?和苏诚配合挺不错,破了不少案子。”

  左罗一愣,否定道:“这不行。”

  “为什么?”马局疑问。

  “这两人貌似有点男女关系。”

  马局惊讶,想了一会问:“你和苏诚接触几个月了,你觉得苏诚在七组的地位怎样?”

  “为什么这么问?”

  马局点烟,给左罗扔了一根:“苏诚已经无罪了,文物贩子在前几天急性肾衰竭,也就是说苏诚一句话不说,法庭也没他办法。我相信他迟早会知道,甚至已经知道这件事。我们都知道他留在七组是为了他的老板打击塘鹅,但是也有个原因是,扰乱警方视线,由其老板收买塘鹅的人。如果苏诚没有什么价值,水逆合约送检察官报批,结束合约。”

  和苏诚接触久了,左罗思想也有些黑暗:“文物贩子是被暗杀的吗?”

  “不是,他有糖尿病,入狱时候体检现他有尿毒症,加上刑期不高,所以一直留在。法医经过解剖,确定是尿毒症引的急性肾衰竭。”马局道:“苏诚的价值你怎么

  “马叔,我们知道苏诚就是黑吃黑,目前最大问题不是苏诚老板,而是塘鹅。从森田楠,越南训练营,浪子中介等等线索,塘鹅要建立亚洲基地消息是非常可靠。主打的目标就是a市。至于苏

  系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