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反悔(1/2)

加入书签

  宋凯查询一会:“马德的妻子过得比较一般,没有税务申报,马德妻子手机每月被通知欠费,甚至停机后才去缴纳手机费。』 两个孩子目前念高二,是x市比较差的学校。马德死亡后,他资产被封冻,店面和资金全部充公……我查下医保,马德妻子现在在某大型市上班,负责生疏的主管,估计月收入三千左右,她填写住址是自己娘家的住址。”

  苏诚呵呵一笑:“也就是说,某投资者现投资产品死亡后,并没有对其安葬。”

  “你要一起去吗?”左罗问。

  “不需要,孤儿寡母普通人,你们能搞定。”

  左罗道:“宋凯,最快到x市的机票。”

  “两个半小时后,还有位置。”

  左罗道:“方凌,走。”

  “是。”左罗这个工作节奏,方凌还是能适应的。

  左罗走到门口:“为什么生活过的这么艰难,马德妻子不去找老b拿点钱?”

  苏诚回答:“一个可能,马德妻子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可能,马德妻子知道,但是并不知道老b是谁。老b认为马德妻子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不可能的。”左罗和方凌离开。

  苏诚坐下,悠悠喝口红茶:“你们高风亮节,五十万我要怎么花呢?”

  宋凯低声道:“顾问,如果合规矩,我是可以拿一点的。”

  “呵呵。”苏诚微笑。

  宋凯被些毛,忙解释道:“我是说合规矩情况下,不符合规矩,金山我都不动。”

  “不,我不是那意思,我觉得你这是人性的正常体现。你不能要求一个人面对诱惑时候能把持住自己。但是你可以让一个人知道,如果他把持不住自己话,肯定会被现,肯定会有惩罚。这样一来,即使有再大的诱惑,我相信这人也会把持自己。”

  诸如散步,姑娘挎包有几万现金,这是诱惑,好多钱的。但是,更多人是想到后果,加之没有犯罪经验,风险高,收益低。并不是每个人都高风亮节,要求人提高道德素质来维持社会安定,纯粹是一厢情愿。

  人之初,性本恶。苏诚对宋凯道:“该你拿的钱,不要因为害羞而不拿。不该你拿的钱,不要因为眼红而动手。”

  ……

  马德的妻子知道老b的存在吗?这答案是肯定,从资料上德很爱他妻子,即使不能说明,也会透露一些信息。马德妻子参与贩毒,或者知道马德贩毒吗?警方已经排除了马德妻子知情这个可能。

  马德妻子愿意配合警方吗?这就要的本事了。虽然左罗性格比较让人难以亲近,但是左罗是一名专业警察,该会的审讯手段都会。只要左罗不傻,挑拨离间,将马德之死怪罪到老b身上,加上马德妻子现在生活困难,要说服马德妻子配合警察,还是很可能的。

  果然,左罗和方凌经过思想工作之后,马德妻子不仅知道有个叫老b是马德的老板,而且知道马德公司一名叫刘华的出纳,是老b的人。

  这消息让大家非常惊讶,刘华,三十八岁,是马德公司最早元老,据说马德的几个贸易公司,从选址到需要文件证明材料等,都是刘华跑腿。马德妻子问马德,干嘛对刘华这么客气,马德告诉其妻子,刘华是大老板的人,不能得罪。

  公司开业大约一个月后,刘华就辞职离开了公司,也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一个另类的投资者在没有公司报表,财务账目情况下,要如何监督自己的投资呢?完全依靠忠诚吗?当然不行。马德本人没有任何开公司的经验,不知道程序,也不知道如何通过公司洗钱,这一切都需要老b的教导和投资。

  和老b不同,刘华是明面上的人物,在公司开业前后三个月里,她一直在忙碌,不少时间和政府单位打交道,所以即使她本人的资料造假,但是这照片是绝对假不了。怎么找刘华?

  “刘华帮助马德建立掩护公司,离职之后,绝对会离开x市,很大可能会出国。x市扣除汽车离开外,只有空运和动车。这两个交通单位都需要真实身份证证证。所以查询刘华离职后十天之内的身份证信息,应该会有收获。”苏诚电话道:“刘华带有a市口音,重点查询a市身份证。唐云贩毒集团也少不了和刘华有接触。”

  三天后,a市街头一辆私家车被追尾,女车主下车和对方理论时,司机宋凯和一名便衣将其逮捕。

  三天时间不是查刘华,而是光头对刘华进行全面的评估,能说服刘华反水。同时,利用这三天时间,国际刑警已经查到刘华在海外的账户。

  经过六小时的审讯,刘华和检察官达成协议。

  刘华,本名刘雪华,a市人,大学在丹麦留学。毕业后进入马随风的哥本哈根拍卖行工作,因为聪明好学,又是华人缘故,很快成为马随风的助理。她本人并不知道马随风是做什么生意的,她的工作是设立皮包公司,开通洗钱流程。简单说,她可以将复杂的洗钱流程打包成一个傻瓜程序,包括马德在内的没有任何开公司经验的人,只要打电话,汇款,其余一切都不用他们操心。这套傻瓜程序能让马随风监视马德的钱财流动。只要马德要洗钱,马随风就会知道。

  在唐云贩毒团伙覆灭后,刘华现贩毒的蜘丝马迹,于是申请退休,马随风批准,刘华就在a市置办了产业定居。

  刘华在a市有一个美满的四口之家,也因为家庭,刘华很轻松的卖掉了马随风。风气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是一个老板。

  两天之后,x市的方凌和左罗在机场拦截了准备飞美国的马随风,将马随风逮捕。

  ……

  苏诚坐在副处长办公室,手中玩着硬币,问:“不给钱?是几个意思?”

  方凌身边是坐在办公位上女副处长,女副处长道:“苏顾问,我们申请过,但是局长认为本案调动了大量警力,并且所有程序,包括逮捕,搜查等都是按照警方流程的程序。局长本人代表警局对苏先生表示感谢,同时说服市长给苏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