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中毒(1/2)

加入书签

  通往沙镇的道路非常漂亮,左右两边是戈壁,经常可以看见野生动物。天籁小说23道路很宽,加上每三十公里就有一个武装警察哨卡,保证了一定安全,也被称为自驾游圣地。这也让沙镇的旅游业得到了展。

  沙镇土地过于贫瘠,加上距离沙漠比较近,沙尘暴时有侵袭,所以被称呼为沙镇。实际上沙镇并不缺水,著名的木河就是从这里经过,流向东面的大海。

  就沙漠监狱地利而言,朝北朝西都是沙漠,真正的沙漠,死亡之地。朝东是大海,没有港口,没有人烟。作为监狱,在这几十年来难免有逃犯,警方只要把南面一堵,仔细一搜,基本就没有人能跑的掉。也有疯子从植树农场向北逃窜,却低估了沙漠的凶残,纷纷死在逃跑的路上。

  晚上七点左右,汽车进入了女监区域,女监距离道路大约二十公里,支路上有武装警察关卡,普通车辆无法进入。道路上有女性武装警察整队跑步锻炼,是难得一见的美丽风景线。

  九点进入沙镇,沙镇街道很宽,即使是九点,还有武装警察巡逻,同时也有风纪警察两人一组,踏着整齐步伐在街道上巡视。这些都是普通城市看不见的。

  在镇中心,有一家警方招待所,只为警方开放。主要客人是外地送监的警察,还有许璇他们这样来监狱找某些犯人了解情况的警察。相对武装警察,这边便衣警察就随意的多,大家都和和气,不管认识不认识,照面之下都会打个招呼,或者是点头致意。

  客房是三床一房的客房,简单,干净,整洁。许璇和其他地方女警拼了一个房间,老张、苏诚和光头一个房间。老张对沙镇很熟悉,叫了一些卤味,再叫了啤酒,要了扑克,大家聊天,打牌,吃东西。十一点左右,各自休息去了。

  苏诚在欧洲时候经常出差,但是多数情况下是自己一间,困意上头的苏诚正要进入梦乡,却被老张的呼噜声给吵醒。苏诚很了解自己情况,知道今晚不太可能睡着。事实也是如此,十二点半,苏诚彻底放弃了睡眠。穿上外套,搭乘电梯到了一楼的接待处兼食堂。

  服务员在柜台看了苏诚一眼,继续玩手机。半夜睡不着的警察见多了,因为房间资源比较紧张,经常要拼房,一人打呼噜,全部不要睡。特别是苏诚这样细皮嫩肉,能适应才叫奇怪。

  不仅有苏诚,还有一位四十来岁的女子,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也在食堂位置。男子估计是很累的,拿几张椅子拼在一起就躺在上面睡觉。女子也是拼了椅子,靠躺着边玩手机,边吃着零食。苏诚也是下来拼椅子的,轻手轻脚的拼上椅子,躺上去……太硬了,侧身吧。

  食堂的桌子是圆桌,大圆桌。椅子是无扶手的椅子,加上食堂位置没有灯光,只有服务台透射过来的微光,似乎这里就是为了大家睡觉用的。

  就当苏诚即将入睡时候,许璇从电梯出来,随行还有光头,许璇在服务台问了问,走到苏诚身边:“走。”光头已经走出招待所。

  “怎么了?”苏诚疑问,跟随许璇到了招待所的门口,老张开车到门口,三人上车。苏诚再问:“去哪?”

  “监狱医院。”许璇道:“白令中毒,正在医院抢救。”

  苏诚问:“什么时候的事?”

  许璇道:“一个小时前。”

  ……

  一个小时前,大约十一点五十分左右,监狱巡逻的狱警听见动静,白令双手抓了铁门狂摇。狱警立刻拉响警报,上前一看,现白令口流唾液,呼吸困难,不能说话,于是立刻送到了监狱医院。监狱医院的医生初步判断是中毒,目前一边抢救白令,一边检测是哪种毒素。目前白令生命体征越来越弱,监狱通知许璇等人,给予一切方便,看许璇他们是不是要在白令死亡之前和白令进行交流。

  苏诚一听,立刻道:“去监狱,去白令的监牢。”

  老张道:“刑警队已经去监牢寻找毒源。”

  苏诚问:“怎么找?他们还不是要一样样东西检测?等检测出是什么毒,白令也死了。老张,能不能通知刑警队,由我们去勘察现场?”

  老张看许璇,这次许璇是三人的头,光头道:“许璇,按正规程序走,白令死了,不关我们的事。不按照正规程序走,白令死了,我们是有责任的。唉……老张,打电话给刑警队,我们去监狱。”

  “好。”老张边开车边打电话。

  许璇看光头,光头摊手:“我们去监狱,可能还有点希望,对吧?”

  许璇在后座,问身边苏诚:“就算你现毒源

  丝袜妈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