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雾都孤儿院(1/2)

加入书签

  苏诚再问:“那刘默为什么会和富豪结婚?”这比较反常,因为刘默老婆应该是富一代。现在想想,刘默女儿能上国际高中,那每年几万的学费不是一般人能负担的起的。

  左罗难得一笑,又立刻收住:“这个故事有意思了。刘默是马局特招的警员,招聘刘默不是因为刘默的能力,而是因为需要一名生面孔的卧底警员。那时候刘默二十一岁,嫂子二十岁。但是嫂子初中就辍学,自己做生意……说起来,还是用了一些不法手段赚了第一桶金,大概就是利用高利集资的方式搞到了一千多万,十七岁的她进入股市,是老八股的炒家,庄家。”

  所谓老八股是最早发行的一批股票,以当时价格一万元买进,到现在卖出就是九亿多。当然,这是超级长线了。第一批吃螃蟹的人都赚的不少。

  刘默老婆很快就把集资的钱还清,开始研究国际期货。她始终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很快成为小城的名人。因为涉嫌经济犯罪,刘默卧底在了刘默老婆身边。人怕出名猪怕壮,刘默老婆被一伙流窜犯看上,卧底的刘默英雄救美,在医院躺了半年。刘默妻子非常感动和感激,在照顾刘默中产生了爱的火花。

  两人开始交往,也经历了很多俗套的歧视,还有价值观改变,本来是走不到一块的,但是刘默的妻子怀孕了,如果流产,将来很难再怀孕。然后结婚了,两人关系反而慢慢的发展。爆发过争吵,离婚等,但是两人包容或者解决了这些矛盾。刘默老婆发现了刘默有自己生意圈的人没有的性格和优点,刘默始终对刘默老婆温柔,忠诚和信任,携手一直走到了去年。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好的或者坏的,只不过作为警察和富豪不对称的社会关系两个人一起生活这么多年,让两人看起来不可思议。反过来说,男人有钱更容易变坏。什么,没钱?黄赌毒哪个不要钱,你倒是想变坏……

  左罗突然问:“你呢?有什么故事?”

  “我?你不是知道差不多了吗?黑衣人和许璇早把我底给你了。”苏诚和许璇交代过一些,加上黑衣人调查,基本还原了苏诚的底细。苏诚是孤儿,在a市一家国际孤儿院长大,后去了英国被人领养,成年后拿到国籍。这家孤儿院叫雾都孤儿院,利用孤儿院进行洗钱和销赃。

  苏诚高中时候通过孤儿院的安排,成为大菠萝助手,在大菠萝去世后,苏诚开始暗中指挥艺术品买卖交易,多次躲避警方围捕。在为雾都孤儿院做了一些贡献后,苏诚选择单飞,雾都孤儿院要求一笔赔偿款。苏诚开始人生第一笔大交易,结果被鬼团截胡……然后没有了。

  左罗的疑问,一,赔偿款是多少?二,苏诚大交易的投资是多少?三,苏诚被鬼团打劫后,为什么出现在a市?左罗自己的逻辑认为,苏诚因为需要赔偿款,于是通过借贷,赊账等方式干一笔大买卖,但是被鬼团黑吃黑。在这样情况下,苏诚无奈的接受了某个团伙的协定,来到了a市。左罗进一步猜测,这个团伙很可能是塘鹅的竞争对手。目前塘鹅是没有竞争对手,唯一一个对手全球中介现在乐不思蜀,只有在北美有业务。

  但是左罗不是问这方面,因为就算问了,也不会得到正确答案,苏诚靠得住,母猪会上树。就连苏诚和许璇说的那些,也是半真半假。左罗道:“我是问,你为什么会成为孤儿,还去了国际孤儿院?”

  苏诚靠在座椅上,目光游离的看远方,道:“我是林远县农村人,据说我爸妈十**岁按照风俗定亲,生了我之后,妈妈就跑掉了。我爸呢就去a市打工,找我妈。我就和奶奶生活在一起。我五岁时候,我奶奶去世了,联系不上我爸,村里就带我去a市找人,找到我爸,我爸已经结婚,给了几百块钱让村里把我领回去。村里人就找到民政局,我爸拒不相认,最后就先住到了福利院。在接下来几年里,民政局和我爸沟通没有进展,我爸的老婆听说建立了一个国际孤儿院,就把我送过去。到了那边,民政局就没话说了。然后就这样了。”

  左罗慢慢点头:“逻辑清晰,有理有据。厉害啊,现编的谎言都这么圆。”

  “我就不相信你左罗没查过我?”苏诚不满反问。

  是查过,苏诚是被拐卖的儿童,拐卖团伙被马局摧毁,一共解救了十三名儿童,最大的五岁,最小就是六个月的苏诚。当时信息并不发达,dna技术也没有应用,只能依靠各地的派出所报案卷宗来协调。本市的人还好,各个县跑一圈就行。但是这是个外地拐卖团伙。警方组建了专门小组来寻找孩子的亲人,两年时间只找到四名孩子的父母。苏诚很荣幸的入住了福利院。

  几年后,国际孤儿院在a市成立,条件比福利院要好的多,市政府并不知道这是一个用孤儿院来掩盖犯罪的团伙开办的,大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