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喝酒(1/2)

加入书签

  第二天瓦刺的接亲队伍就回来了,瓦刺王同瓦刺左丞相还有瓦刺的大臣在瓦刺城城门口迎接化身大明公主朱静的云蕾。

  在院子里练剑的张子枫看到赶回来的澹台灭明:“澹台大哥。”

  澹台灭明看到张子枫:“子枫,还在练剑啊。听说你昨天和镜明出去采药。”

  这时给澹台灭明引路的管家恭敬的说:“二少爷。”又对澹台灭明轻声说道:“澹台将军,主公在书房等着你呢。”

  张子枫一看就知道张宗周找澹台灭明有事:“澹台大哥,你先去吧,晚点我找你喝酒。”

  “好。一会儿我来找你。”说完澹台灭明就在管家的带领下走了。

  澹台灭明因从张子枫小的时候就教过张子枫拳法,在加上张子枫同澹台镜明的关系,所以澹台灭明同张子枫一直都很亲近。

  在书房向张宗周汇报了这次行动,还说了公主是假的,张宗周推断假公主是来刺杀瓦刺王的,心怀叵测的张宗周准备静看事态的发展。澹台灭明在出了书房之后直接找到了张子枫。

  这时的张子枫没有练剑,而是在练着拳法,澹台灭明挥拳攻向了练拳的张子枫:“子枫,让我看看你现在的孙膑拳练的怎样了。”澹台灭明用的正是孙膑拳,二人就用孙膑拳在院子里切磋了起来。

  二人你来我往,你攻向我的上身,我就攻向你的下盘,你用一个右冲拳,我就插步劈掌,一会是你崩打横踢,我退步双砸,你在来个插步截肘,我就来个落步挑阴,二人没有动用内力,只是单纯的使用拳法。孙膑拳被他二人使的出神入化,谁也奈何不了谁。

  “子枫你的孙膑拳已经练的很好了。”

  “那是,这十年的时间我练的就这一套拳法,没点成绩怎么说的过去。”

  二人收起拳脚,开始聊天。

  “澹台大哥,我上回酿的培元酒应该差不多了,给爹一坛,还有要送鸟人的一坛,还剩一坛,我们去把这坛酒给消灭了吧。”

  “好,你这培元酒可不容易喝到啊,今天有这好事,我怎么会不喝呢。”

  张子枫叫下人弄了几个下酒菜,取出了酒库中的培元酒就和澹台灭明在院子里喝了起来,不同于喝其他酒,张子枫澹台灭明二人都是用小酒杯来慢慢品味。

  澹台灭明拿起酒杯,先是闻了闻,才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子枫啊,每次喝你这培元酒都让人回味无穷,搞的我现在都食不知味,喝其他的酒都没有感觉了,就想喝水一般。”

  “澹台大哥,也没有那么夸张,只是现在的培元酒量少,你根本不够喝,得不得的东西总是好的,更何况我的培元酒真的很好,所以你才有这种感觉。”

  “对,对。就是这个理,你这个培元酒什么时候能多酿点,每回就这么一点怎么够喝。”

  “澹台大哥,这个酒的药材不是那么好找的,而且在瓦刺很是少见,每次就只能酿造这么点了。”

  二人喝着小酒,吃着小菜,聊着小天。不一会儿就聊到了武学上面。

  而另一边知道公主被送到了瓦刺的张丹枫失魂落魄的买了一大车酒,准备去树林找鸟人一醉解千愁。

  喝完了酒的张子枫想起了澹台镜明,借着酒劲的他直接去找澹台镜明。

  来到澹台镜明家,进了房间的张子枫直接抱住了澹台镜明:“镜明,不要动,我只是突然想抱抱你。”微微挣扎的澹台镜明听到张子枫的话就没有在动了,反手抱住了张子枫。

  二人就这么静静地抱在一起。

  最后还是澹台镜明开口了:“子枫,你喝酒了,你们两兄弟怎么今天都喝酒。”

  听到的张子枫有点奇怪:“你们?两兄弟?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