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傅府(1/2)

加入书签

  黄昏已逝,夜色未浓。

  傅家庄内到处都已燃着了灯笼火把,照耀得光如白昼,几个护院武师带着四个一组手执钢刀的家丁在来回逡巡。

  庄院之内,亭台楼阁,鳞次栉比,画栋雕梁,花木扶疏,一看就知道是大户人家。

  客房中,青松仍然未醒转,卓不凡、铁石、木石守候在一旁,忧心忡忡。

  华丽的客房,精致的美点,铁石、木石吃不下去,目光总是停留在青松脸上。而卓不凡则在一旁闭目打坐。

  傅玉书也就在客房中来回跺步,那一份关切焦急,并不在铁石、木石二人之下。

  木石期间也替青松推拿,但青松始终没有反应。

  汗从木石的额上滴下,停下手,又叹了一口气,道:“二师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卓不凡睁开双眼,站起身来,道:“让我来看看吧!”

  卓不凡先给青松把了把脉,知道青松是怒急攻心,加上身受重伤才昏迷过去,他开始运功替青松推拿,疏通青松的气血。

  木石、铁石站在一旁,心中很是担忧。

  傅玉书看在眼内,脱口道:“两位也不必担心,令师功力深厚,只要在这里静养一个时期,相信就会复原。”

  木石转首道:“只是麻烦了施主。”

  “两位又客气了。”傅玉书方待再说什么,门敲处,一个娇嫩的声音传来,道:“夫人到!”

  傅玉书忙上前将门拉开,一个雍容高贵的中年妇人在两个小丫环的陪伴下走了进来。

  “娘亲!”

  中年妇人看着傅玉书,有点紧张地问道:“玉书,你吩咐所有护院家丁全院戒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傅玉书讷讷地道:“娘亲不必担忧,孩儿人不过以防万一。”

  中年妇人目光转向青松四师徒,道:“这几位又是。。。。。”

  傅玉书道:“他们都是武当派的道长,武当名门大派,他们都是好人。”

  中年妇人径自行到青松的榻前,俯首细意端详了青松一会,又看了看替青松推拿的卓不凡,道:“这位老道长莫非有重病在身。”

  铁石、木石合十领首,傅玉书随应道:“不错,所以孩儿才一定要他们留下。”

  “玉书,你可有请大夫替这位老道长诊治?这位道长可是在替老道长医治?”

  “这位卓兄的确是在为青松道长治疗,不过青松道长病势如此沉重,一般大夫只怕也无能为力。”

  “这附近不是有位神医墨一帖。。。。。”

  傅玉书嗫嚅地道:“孩儿已吩咐了人去请墨神医了。”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玉书,这件事你可要亲自小心打点。”

  “孩儿知道。”

  钻石、木石不由上前,合十道:“施主大恩大德,贫道师徒没齿难忘。”

  “两位道长言重了。”中年妇人转而吩咐道:“玉书,你好好照顾客人。”

  “是!”傅玉书欠身道。

  中年妇人一再吩咐小心,这才转身外出。

  两个小丫环紧随在后,玉书也送出房门外。

  他目送中年妇人去远,方待回房,眼旁已瞥见一个中年家丁,穿过月洞门,向这边奔来。

  那个家丁一直走到玉书面前,喘着气,道:“公子。”

  傅玉书道:“你四周看过了。”

  家丁点头,道:“庄外并没有任何可疑之人。”

  “很好你先休息一下,然后随同张武师小心巡视庄内的各处门户。”

  “小人知道。”家丁转身使待奔出,傅玉书突叫住:“慢着。”

  “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方才可有人走近你身旁?”

  “没有,公子这样问。。。。。”

  “那你背后的血手印是怎样来的?”

  “血手印?”家丁大惊,想转脖子往后望,他当然看不到,傅玉书却看得很清楚,在他后背的衣衫之上,有一个血红色的掌印。

  傅玉书目光一闪,就吩咐道:“你不要声张,快回去换过衣服,记着这件事对什么人也不要说,尤其是那几位道长,还有吩咐各人加紧戒备,谢绝探访。”

  “小人明白!”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