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武当卓不凡(1/2)

加入书签

  轻柔的秋风,轻柔的阳光。

  石阶上的露水已干透,叶尖上的露珠仍晶莹欲滴。

  阳光下,那块象征武当派威严的解剑岩就像是巨人一样兀立在上山的石阶旁。

  在解剑岩之前现在也有一群人,其中一个人骑着马,立于解剑崖前。

  这个人年纪应该在三十岁前后,浓眉细眼,扁鼻厚唇,相貌很是普通,头上戴着一个牛角头盔,一身锦衣,肩披一披风,不怎样整齐,令人感觉一种野兽的骠悍,一股难以言喻的粗犷。

  一群武当弟子挡在这群人前面,四个道士正被同门扶开去,肩上都带着剑伤。

  武当弟子无不怒形于色,锦衣人眼中却充满了不屑,他衣衫华丽,手握的一把刀寒光闪闪,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霍地一个中年道士越众而出,剑一震,沉声喝道:“武当木石敬领高招!”

  锦衣人目光一转道,一跃下马:“石字辈的,应该不会令我太失望!”刀向木石砍去!

  木石冷笑,挑剑急封,当一声,两两交击,锦衣人手腕一翻,又是两刀砍出。

  砍到一半,两刀已变成八刀,木石连接八刀,已被迫退一步。

  锦衣人旋即抢攻,眨眼之间,砍出三十六刀,又将木石迫退好几步。

  他左右脚忽然左弓右箭,忽然左箭右弓,身形变化,与刀法同样快。

  三十六刀砍过,第三十七刀紧接剌出,木石一剑方接下,三十八刀已闪电刺到,封架已不及,又急退一步。

  刀势不绝,追击,木石连换了七个姿势,竟然都摆脱不了锦衣人的刀,第八个姿势方展开,手腕一凉,已被锦衣人的刀尖压在上面。

  锦衣人一声:“弃剑!”手中刀已顺着木石手臂连敲了三下。

  木石整条右臂立时都麻木“叮当”一声,剑终于脱手坠地。

  锦衣人并不追击,大笑道:“武当弟子不过如此。”

  木石惊怒交集,众武当弟子兵刃早已经出鞘,这下再也按耐不住,一起围上前去。

  实时一声暴喝道:“住手!”两个人从山上如飞赶至。

  一个是伦碗儿,赤松道长的女儿,另一个是中年道士,四四方方的一张脸,神情肃穆,也就是武当派掌门青松座下的大弟子白石。

  锦衣人目光落在白石脸上,一扬眉道:“你又是──”

  “武当白石!”

  “青松的大弟子?”

  “施主……”

  “公孙弘!”

  白石似有所忆,面色微变,道:“原来是无敌门独孤门主的大弟子。”

  “不错!”公孙弘微笑,不可一世。

  无敌门威震江湖,声势早已凌驾九大门派,他就是无敌门门主独孤无敌的大弟子,气焰自然亦甚盛。

  白石沉声接着问道:“施主不远千里而来与武当为敌,究竟是为什么?”

  “你这句话可就错了,我是奉师命要送两份礼物给武当!”公孙弘一抖外罩披风,露出手奉着的一个锦盒,那上面压着一张大红帖子。

  白石却转向众人叱道:“人家送礼物到来,怎么会打起来呢?”

  郭祥急忙分辨道:“大师兄,这位施主他非要带剑上山,叫我们怎能不阻止,我们才出手阻拦他的?”

  白石“哦”了一声,转向公孙弘,道:“施主,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岩前解剑是我们武当的规矩,你非要带剑上山,我们武当弟子当然要拦阻你。”

  公孙弘目光落在解剑岩上,道:“岩前解剑,是武当派的规矩?”

  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