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邂逅(1/2)

加入书签

  但对于红云道人来说,虽然在表面上看来,玉罗刹从卓不凡那里吃了一些亏。

  可是在红云道人看来,这还远远不够。

  甚至他认为,卓不凡当时做的都是些什么事,应该直接打上玉罗刹的山寨,狠狠的教训一下玉罗刹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强盗。

  可是,从耿绍南那里,他知道的是,卓不凡被玉罗刹给咬了,虽然成功的让玉罗刹退走,甚至是后面还接回了几个同门。

  但是,被人咬了,似乎还挺惨,这叫什么事儿

  这些个事,卓一航都不知道,但他也知道自己那个师叔的性子。

  对于此事,卓一航只是心中想道:“到处都听人说起玉罗刹,这女魔头也不知是怎样凶恶的样儿?”

  两人谈了一阵,外面仍是闷雷阵阵,却是不雨。

  贞乾道人道:“看来怕是要有一场暴雨,你在这里歇一晚吧。”

  卓一航此来本就已经准备在此短暂歇息一段时间。

  所以,卓一航也没有推辞,在告谢之后,和贞乾道人聊了一会儿之后,就在小道士的带领下去道观的厢房歇息。

  第二日一早,卓一航就已经早早起来,在哪鸡吟响起,东方还不现太阳的时候,就已经起来。

  观中的钟声也是响起,那些个小道童和道士们都纷纷开始了自己的早课。

  卓一航也在悄然中下山离去。

  除了贞乾道人,观中其他人都不知道卓一航的离去,也没有人会注意到。

  卓一航下到半山,天空也不知是怎么的,竟忽然下起了毛毛细雨,不见雷声轰轰,亦没有乌云蔽天,只似那天空被蒙上了一层面纱,雨不见大,可却绵绵不绝。

  只一会儿的时间。卓一航的身上就已经湿了,幸只是外间一层衣服有些湿润,内间到是无事。

  不过

  “这细雨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下的样子,就这样走下山的话。和淋一场大雨没有什么区别”

  一想到这儿,卓一航就游目四顾,忽见这半山腰处,有个大洞,洞口崖石。刻有“黄龙洞”三个大字。

  洞外修竹成丛,古松几树,还有石几石凳。

  想来是观中道士见这古洞风景颇佳,特意经管所致。

  卓一航暗道一声“侥幸”,心中亦有些欢喜,这山洞正好避雨。

  于是迈步入内,入了洞后,外面的细雨还下着,有些还被风带进了洞内,这让卓一航又向里走了几步。

  直到不见细雨被山风带来。卓一航才稍稍停下。

  这时他才有空仔细打量这洞中的风景。

  洞颇深幽,却并不黑暗,卓一航一时来了兴致,向洞里探去。

  卓一航行到腹地,忽然眼睛一亮,此处竟然比洞中它处还有明亮许多,也宽广许多,在洞中的一处,有着一个巨大的石板凳,几可说成是一石床了。

  而在那上面。竟然还躺着一个妙龄少女,欺花胜雪,正是卓一航昨日在道观中所遇的那个女子。

  看她海棠春睡,娇态更媚。卓一航是名家子弟,以礼自持,几乎不敢平视。

  卓一航又见她睡得正酣,又不敢将她叫醒,心想:“若她醒来,岂不误会我是个轻薄之人。”

  于几乎不敢发出声音来。他放轻脚步,悄悄退回,走回到近洞口之处,盘膝静坐,看着外面的细雨,似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亦是让他离之不得。

  卓一航虽然心头鹿撞,回想那少女颜容世间少见,但却连看也不敢回头去看。

  坐了一阵,卓一航忽觉洞中寒意迫人,心想:“我是一个练武的人,犹自感到寒意,洞中那个少女怎生抵受,只怕要冷出病来。”

  随后他又想道:“孤男寡女,虽然避嫌,但若眼见她将因寒致病,于心何忍避嫌事小,宁愿她醒来怪责我吧。”

  卓一航心中挣扎,最后,他似下定了决心,于是又放轻脚步,悄悄走入洞中,脱下身上大衣,轻轻盖在她身上。又蹑手蹑脚,退了出去。

  那一番心中的挣扎和心想的话语也不知是卓一航真的是如此想的还是说服自己回去再看那少女一眼的理由。

  卓一航把大衣帮那少女轻轻盖上,这才转身刚走了几步,就忽听得背后那少女翻身的声响。

  这让卓一航心中一紧,停下脚步,却是更加不敢回头,但却听得那少女厉声斥道:“大胆狂徒,敢来欺我?”

  卓一航这才忙道:“小娘子别见怪,是我见这洞中寒意迫人,怕你受冷,所以冒昧给你添衣。”

  那少女忽然叹了口气,说道:“请你回过头来。”

  卓一航兴中奇怪,回过头来,却还是不敢平视那少女。

  只见那少女将大衣递过,说道:“先生适才举动,我都见了。先生真是个至诚君子,我平生还没有见过像你这样的人。换是旁人,怕是要大肆轻薄了”

  卓一航心想这女子说话怎的如此直接坦率,只感觉面上**辣的。

  又听那少女道:“我刚才骂你,是故意吓你的,你可不要见怪。”

  卓一航皱了皱眉,心想怎的这样喜怒倒颠,骂人当玩耍的。

  卓一航虽然不敢平视那少女,可那少女却是把卓一航的一切脸色变化尽收眼底。

  那少女聪慧之极,鉴貌辨色,就已经知道卓一航心中的所想,她笑道:“我生性如此,所以许多人都怕我呢。我以后一定改了。”

  卓一航听她这没头没脑的话,更是奇怪,心想:“你既然性情如此,何必突然要改,你改不改又与我何干。”

  那少女见他尽不说话,面有愠容,又道:“先生还恼我吗”

  卓一航一听,却是急道:“小娘子那里话来,我怎会恼你。”

  那少女喜道:“我知道你不会恼我。你心地真好,我自出生以来,还未有人像你那样照顾过我。”

  卓一航道:“你的爸爸妈妈呢?”

  少女道:“我还未懂人事。爸爸妈妈就已死了。”

  卓一航歉然说道:“恕我乱问,挑起你的愁绪。”

  那少女忽然玉手一扬,向他肩头按来。

  卓一航身形一闪,那少女身体歪斜。似欲倾跌,卓一航用手指一钩衣带,飘了起来,用衣带拦她腰肢,防她跌倒。

  那少女站稳脚步。尴尬说道:“地下湿,脚一滑,不是先生出手相扶,我几乎跌了一跤。”

  忽而又看着卓一航的衣带笑道:“说错了,不是出手,是用衣带扶我。”

  卓一航面红耳热,不敢出声。

  那少女忽道:“你也怕我吗?”

  卓一航奇怪这少女说话,怎么类似疯痴,继而一想,她无父无母。所以心里难受,怪不得她这样。

  就道:“我觉xiǎo jiě可怜。”

  少女截着话头,颤声问道:“可怜?”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般对她说道,似揭开了一层往日她所不想想起提起的事情一般。

  她非常爱笑,这世间恐怕再也没有比她爱笑的女子了。

  可谁又知道,在那笑容之下又是怎样一颗脆弱敏感而又暗自坚强的心。

  卓一航继续道:“也很可佩。xiǎo jiě孤单一人,活到现在,还敢独上华山烧香,若非有绝大勇气,而不能如此”

  那少女低垂粉颈。只感觉世间再也没有人如眼前的这个人那般的了解自己了

  于是她说道:“你说得真对,怎么你就像我的老朋友一般。喂,你叫什么名字我还未请教你呢。”

  卓一航把姓名说了,转问少女。那少女在刚刚听到卓一航的名字时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好似什么都没有想到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