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爱极(1/2)

加入书签

  如章节不对, 请到晋江文学城购买此文全部v章, 才正常显示  最重要的不同就是,一个是合法, 政府出资支持;一个是违法,政府严厉打击。

  深坑入口旁堆积了小山一般高的几垛土堆子,师清漪这么一路跑过去, 登山靴上沾满了松软的泥土,略微带出点红褐色。

  她在入口处蹲下来, 撩了撩发丝, 将对讲机贴在耳际再一次倾听。

  对讲机里杂音一阵又一阵,宛若不稳定的海浪,有时候非常安静, 有时候则咔嚓作响, 就像是很久没有上过油的老式轴承运作时发出的刺耳声音。

  “教授,我是阿清, 收到请回答。”

  师清漪定下心神, 一面探头去看下面漆黑一片的坑道,一面重复之前的呼叫,想通过对讲机来联系尹青, 结果还是没有办法得到尹青的任何回应。

  这是大学出资为考古系专门配备的对讲机,信号稳定,覆盖面广,质量非常好,而且用在落雁山考古项目的这一批还是全新的, 师清漪实在不能相信这么快对讲机就出现了问题。

  将对讲机挂在身上,师清漪对着深坑喊了两声,得到的只是空灵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回声。

  没办法,她只得到驻地帐篷附近的物资堆积处找了一只手电筒,顺便把情况通知那几个工作人员,自己再折返回来,抓住深坑入口处的尼龙绳索,身体悬在半空,借助脚蹬坑壁的力道,轻松地落到了深坑的底部。

  师清漪长发细腰,眉眼温婉,外表给人的感觉极其柔媚,宛若春日清泉,男人看了都会产生一种她比较温软柔弱的错觉,从而带出一种保护欲,实际上那些男人要是看见她此时利落下墓的飒爽之姿,绝对会大跌眼镜。

  师清漪是会功夫的,这点算是她的秘密之一,平常遮掩着,也只有师家那边的人才知道。

  里面散逸出来一股潮湿霉旧的气息,温度比较低,像是走进了味道十分奇怪的冰箱冷藏室里。

  师清漪把手电筒拧亮,手电筒的光束乱晃,将坑道里湿润的壁照得一部分昏沉,一部分青白,看上去有点狰狞之感。

  她弯下腰,尽量小心地移动,走了一段路,看见脚边上出现了一堆砖头,颜色是暗沉的青色,斑斑驳驳,正是构建古墓的墓砖。墓砖都是从墓道的墓壁上卸下来的,一个形状比较规则的洞打穿在古墓的墓壁上,近似方形,不用说也知道是出自尹青的手笔。

  尹青为人非常严谨,甚至近似于一丝不苟的病态。她要是主持发掘工作,入墓时的坑洞都要按照严格的几何图形来确定走向,直线就是直线,弧线就是弧线,圆就是圆,方就是方,半点也不能马虎。

  对于这一点,课题组的那些学生们其实都很难理解她这种怪癖,但是从来不敢当面忤逆她,只得在心底默默吐槽她,然后依言照做。

  师清漪弯腰穿过方形墓洞,走到墓道上。

  墓道左右延展开来,四周死寂,登山靴靴底与墓道上铺就的石板相接,声音空洞而寂寥。

  沿着墓道往右边走了几步,等到快接近第一个拐弯的地方,那里透出一抹淡淡的光,就像是探照矿灯照在远处的余光。

  “教授”师清漪深吸一口气,举着手电筒,对着那抹光低低出声。

  没有人回答她。

  除了她登山靴踩踏的轻微声响,别的声音她半点也听不到。

  这就是一座透着死气的地下之城,神秘渺远,那种绝望的死气似乎要将此刻涌入古墓的生人气息,吞噬得一干二净。

  师清漪心里开始感觉没底,空落落的。

  不可能。

  这是不符合常理的。

  因为古墓安静,而且作为一个密闭的空间,古墓里的声音传播起来比外面要更为透彻,就算是很轻微的声响,在古墓里也会被放大很多倍,从而听得很清楚。

  为什么她喊了那么多声,尹青他们却怎么也听不见呢

  而不凑巧的是,对讲机也出现了问题。

  莫非是被某种不知名的磁场干扰了吗

  正在师清漪犹疑时,挂在腰间的对讲机突然又咔嚓作响起来,跟着又是一声刺耳的叫声。

  师清漪吓了一跳,而与此同时,她的手臂被一只冰凉的手从后面抓住了。

  她今天穿的是短袖,光裸的手臂被陡然抓住,地点不是在家里,不是在大街上,不是在公园里,而是在阴森的古墓里,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要去猛烈甩开抓住她的那只手。

  谁知那只手准确地拿捏住了她,她根本无处可逃。

  “师姑娘,莫怕,是我。”

  女人轻柔的声音响在她的耳畔,像是春日略带凉意的微风,她的声音那么轻,那么柔,却又带着让人妥帖依赖的安全感,这种安全感让师清漪很快就安下心来。

  师清漪轻喘一口气,任由洛神揽住她,低声说:“洛小姐,你刚才这是从哪边过来的,怎么都都”

  “都没有声音的。”洛神语调平稳,接下了师清漪的话茬。

  手电筒的光芒为两人站立的位置劈出一圈亮光,周遭则是昏暗的,洛神整个人沐浴在略带昏黄的光芒之下,姿容看上去比白日里师清漪见她的任何时候都要来得清丽精致,眉心点染的红色朱砂古雅,眼角眉梢都是自然带出来的风流。

  师清漪有些失神地看她。

  这女人,实在是好看到过分了。

  洛神答她道:“我从你的同伴那处折返过来,墓道深处的那些人是你将要与之合会的同伴罢其中有你那位师兄,还有另外两女一男。”

  听了洛神的话,师清漪心里这才暗喜,说:“是教授他们。洛小姐,他们现在具体在哪个地方,不管我怎么喊,他们好像都听不见似的,对讲机也没有办法联络他们,这太奇怪了。”

  洛神平静道:“此处古墓构造颇为诡谲,听不见不足为奇。方才我随在他们身后稍近的地方,能清晰地听到他们的声音,后头其中一名女子不知因为何事,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