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珠宝失窃案(1/2)

加入书签

  他就站在她的眼前,周遭一切嘈杂的声音像是潮水一样退去。她看着他,心底的一点悲凉蔓延。

  恋人与恋人之间是不应该有秘密。而她和他之间经历太多太多,两个人都无法做到对对方坦诚相待。

  爱,本来是一件分担彼此痛苦的美好事情,为什么反而成了两人之间不能宣之于口的阻碍?

  “沫沫,为什么?”他波澜不惊地看着她,眼前的他跟从前似乎有点不一样了,似乎有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冰凉。

  “没有为什么。”苏沫遽然转身,她把首饰交给保全人员,侧眸,红唇紧绷:“楚生,我觉得好累。猷”

  她说完转身离开。

  林楚生看着她离去的身影,久久无言。

  “楚生。”身后传来徐茵不温不火,恰到好处的呼唤蕖。

  林楚生回头。一身香槟色的徐茵款款走来,优雅美丽得如一只羽毛最绚丽的夜莺。她走到他的跟前,眼角的余光瞟了远去的倩影,微笑如初:“林伯父让我来找你,有几位前辈想让你见一见。”

  林楚生眸光冷淡地看着她伸来的手,忽然淡淡地问:“徐小姐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呢?”

  徐茵一怔,却很快恢复如初,笑了笑,深深看着林楚生,眼底有势在必得的光芒:“我想要得到你的爱情。”

  这个女人看起来果然不简单。明明先失一局却依旧信心满满。不知道这样的性格是她后天养成的还是像极了她那位军衔颇高,全凭着自学成才和一身铁血战功的父亲。

  如果徐茵是他的朋友,他也许会欣赏甚至引为知己。

  可是她不是。她想要成为他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他见过太多太多了。她们出身或高或低,样貌或美或丑。可是这种女人有一个共同的特性:她们生来就带着侵略性,不停地往上,再往上。她们将人生定义成战胜一座又一座的高山,征服一个又一个难关或者男人……

  她们自以为是的爱情或者感情,其实只是对得到自己胜利果实的一种施舍而已。她们从人生意义上是成功的,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她们都是冷血的。

  唯有如苏沫那样的女人,他始终不明白。

  明明柔弱得一根指头就可以令她倒地不起,可是偏偏她有一种魔力,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一定一败涂地的时候,她又悄然站起来,炫目出耀眼的美丽……

  这样的她,是他的!

  无论是身边乖巧柔顺的苏沫,还是在台上风情万种,神秘高贵的模特苏沫!

  林楚生好看的唇一勾,冷然越过徐茵的身边,带起一股清冷的风,悦耳的嗓音不急不缓传来:“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

  晚宴结束,但是在酒店别墅的偌大会议室里面却是不一样的紧张氛围。

  在偌大的投影墙上播放着先前录下来的监控视频。在场有不少人。分别是,周薇、江霄天、苏沫、林楚乔,还有酒店负责人、楼上贵宾片区的值班经理,而一旁则是穿着制服从警局闻讯赶来周科长。

  在会议圆桌旁还站着两个西装革履,带着眼镜,样子十分精明的男人。他们是保险公司第一时间派出来的人员。

  周薇多少大风大浪都经历过,而且她做事一向稳妥。她为这一次珠宝展投保了不少钱。这不,就算这套红宝石首饰失窃了,她也可以将损失降低到了最低点。

  这是一起价值千万,涉及到a市不少有头有脸人物珠宝失窃案件。所以在场的每一个都紧张万分。

  苏沫已经换下了礼服,穿上普通的羊毛衣和牛仔裤。一头长发干净梳起,只是因为事情比较急,所以没来得及卸妆,仅仅是摘去了假睫毛就被酒店别墅有关人员请到了这里。

  当然作为物证,她所有随身物品都交给了周科长派来的探员仔仔细细检查着。

  她坐在周薇身边,眉尖颦起,忧虑弥漫眉间,为她楚楚动人的脸上多添了几分令人难以转移的柔光。江霄天坐在她身边,目光紧盯着屏幕上的监控视频,努力回忆着。

  他是亲眼见过苏沫摘下红宝石首饰,然后他就追出去了。在他离开那房间的时候,他眼角余光看见有个人影在门廊边一闪就不见了。当时他着急追苏沫就没注意回头再看一眼,也就是这一瞬间的失误,他没带上房门,也就导致了红宝石首饰失窃。

  终于,沉闷的监控视频看完。

  周科长从笔记本上抬起头。他示意众人记事本上的几个人名:“这就是从周女士拿出红宝石首饰到发现失窃时进出这个走廊和有可能进入这房间的人名。到时候顺藤摸瓜就可以抓住是谁偷了这红宝石首饰。”

  两位保险公司的人员上前,郑重地给周科长的记事本上写着的人名拍照。实际上就算周科长不写出这些人名,他们也会将实时监控拷贝一份拿回去反复研究,找出进出这地方每个人的资料和背景。

  因为这可是千万级的顶级珠宝。如果真的失窃了,他们所在的保险公司就要赔付数额巨大的一笔保险金。也可以说,等于周薇的这一次损失将由他们保险公司埋单。

  所以保险公司派出的是最精干最得力的探员。别小看这些受雇于保险公司的探员,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是有各种不为人知的过去和背景,有的甚至是从美国间谍机构退役的人员。

  他们这类人平时在保险公司中看似最闲最无所事事,可是每当保险公司高级vip客户发生事故或者投保的东西失窃,损毁。就是他们的用武之地。他们要判断出失窃或者损毁的东西是不可抗力或者是人为故意,是不是存在骗保行为等等,如果失窃了,是不是可以通过某些渠道找回失物,将公司的损失降到了最低点……

  这里面的学问深得很,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解释清楚的。

  他们上来拍照,无非也就是告诉所有的人。他们会郑重跟进这一起珠宝失窃案。

  在座的每个人都有些沉默。因为能上楼vip休息室的人非富即贵,排查起来十分棘手。

  坐得远远的林楚乔从头到尾一直都没开口说一句,但是这时他托着下颌,慢慢开口:“周科长,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这上面有四个人的名单可以划去了。”

  “谁?”周科长问。

  林楚乔扬起精致的眉,看向对面:“江伯母,江总,他们两人就不用说了。珠宝是他们家的,他们资产雄厚,也没有必要为了这一两千万的区区一套珠宝演一场戏,不是吗?”

  他笑得懒洋洋的,却有别样的意味在里头。

  江霄天冷然如刀的目光扫过林楚乔那张英俊却玩世不恭的俊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