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大结局终(1/2)

加入书签

  洛菲儿睁大眼睛惊愕的盯着夜少凌,手指不由自主抚上自己的肚子。是他让她怀上这个孩子的,现在一时的不痛快,竟然要去医院做掉这个孩子,为什么?

  这是一条小生命,她绝对不答应!

  洛菲儿试图劝说夜少凌,但刚刚开口就被夜少凌冷漠的打断了—丫—

  “为什么要做流产?他是你的孩子……”

  “我的孩子?”夜少凌眉梢轻挑,盯着洛菲儿的肚子,冷笑着:“这些年,怀上我孩子的女人还少么?你见过谁生下来过?”

  他一生中最期盼的孩子,因为慕念琛而失去了。他这辈子只想和慕雅有孩子,当那个孩子夭折之后,对于孩子,他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期盼。

  如果不是想报复慕念琛,他根本不会让这个孩子怀上——

  “非做掉不可么?”洛菲儿盯着夜少凌冷漠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她的手指握紧了雕花的栏杆,仿佛,也握住了自己仅存的一丝期盼。

  夜少凌冷冷的移开目光,看向窗外媲。

  他没有多费唇舌,但他的态度是那么的坚决,他一定会带她去医院做掉孩子的决定让洛菲儿深信不疑。

  最终,她默默的回了自己房间,一直没有出来。

  *

  回到自己家的第一个烛光晚餐,被不速之客打扰。

  慕念琛今天心情特别好,傍晚的时候自告奋勇去了厨房,说是要为简莫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美婶从厨房出来,一脸的羡慕,不停夸赞在家孙少爷是多么的能干体贴……

  简莫陪着一脸笑答应,外人都以为慕念琛是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男人,却不知道他今天之所以这么勤快,是因为他在浴室中又将她狠狠的压榨了一回……

  直到现在,简莫还感觉到腰痛得厉害——

  “简小姐,我瞧着您脸色不好看那,是不是哪儿不舒服?”美婶唠叨完了,这才发现简莫的脸有点苍白。简莫摇摇头,微笑着说:“没什么,这几天没睡好,美婶你休息去吧——”

  美婶将信将疑的离开了别墅,回后面的下人房了。简莫坐在沙发上,支着脑袋盯着厨房里隐约可见的身影,叹了一口气,又一个人傻傻的笑了,笑了一会儿又接着叹气……

  其实他还蛮不错的,除了欲求无度之外,其他的都满分。

  半个小时后,慕念琛端着两份香喷喷的猪排出来,还煞有情调的摆上了漂亮的烛台,拿出一瓶珍藏许久的红酒,准备跟自己的老婆过一个难忘的新婚夜——

  待简莫坐下之后,慕念琛紧张的握紧了裤袋里的丝绒盒子,早已经练习了一百遍的求婚台词,这一次却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了。虽然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但他缺她的婚礼和求婚仪式,一样都不可以少——

  “怎么了?”简莫看出慕念琛的紧张,尤其注意到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一时还以为是厨房太热了他才会出汗。她将纸巾盒推向他,颇有贤妻良母的姿态:“擦擦再用餐吧!”

  “宝贝儿……”慕念琛望着她,到了喉咙口的求婚台词又缩回去了。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分明是面对着自己早已上过床的老婆,可是那种紧张劲儿,倒像是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了。

  “你想说什么就说啊,怎么吞吞吐吐的?”简莫眼角一抽,以前没结婚的时候他不论什么暧昧的话闭着眼睛都能瞎说,现在都已经是夫妻了,怎么倒变得这么扭扭捏捏的了?

  “我……”慕念琛又握了握口袋里的盒子,一向灵活的舌头这时好像打了结一样。他抬头盯着简莫漂亮的眼睛,犹豫了一下,又准备开口。

  但这一次,简莫率先打破了沉默——

  “慕念琛,你这吞吞吐吐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简莫摸着自己的下巴,眯着眼睛将慕念琛打量了一遍,然后带着质问的口气道:“你,有外遇了?”

  慕念琛努力酝酿好的情绪,在听到她说外遇这两个字的时候,一下全盘破功。他噗嗤一声笑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将简莫从上到下看了一遍才慢条斯理的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像是有外遇的迹象?”

  “四只眼睛都看见了,”简莫调侃着,指指自己的肚子,“没准现在这里又一个宝宝,他也看见了爸爸在鬼鬼祟祟藏东西——”

  “还八只眼睛呢,没准三胞胎!”慕念琛无语的摇摇头,低头看着自己的口袋。求个婚,怎么这么难呢?

  “到底什么东西?”简莫歪了歪头,盯着他一直藏在口袋里没拿出来的手,说:“你要是没外遇,藏着掖着的做什么?”

  “……”慕念琛嘴角一抽,下定决心,鼓起勇气站起来,走到简莫面前。她往椅子里缩了缩,抬手放在胸前,警惕的看着他,“你做什么!今天你都一次两次三次了!还想干什么!”她握紧拳头盯着他,“再敢来,我跟你没完!”

  她的模样冲淡了慕念琛心里的紧张。

  他缓缓从裤子口袋里摸出红色的丝绒盒子,抿着一抹笑,单膝跪下,将丝绒盒子缓缓打开。他犹如捧着一个稀世珍宝一样,将盒子捧在她面前。

  简莫惊诧的盯着慕念琛犹如慢镜头回放一样但系跪在自己面前,不是惊喜,她明显是受到了惊吓!直到目光落在他手里捧着的盒子上,看见里面晶莹剔透、反射着灯光的钻戒,她才明白了他的用意——

  “你……这个……”她的脸蓦地红到了耳根,舌头也开始打结。指指慕念琛和地毯相吻的膝盖,又指了指他手里的戒指盒子,她嘴唇嗫嚅着,就是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慕念琛会心一笑,原来不止自己会紧张,她更紧张——

  “宝贝儿,嫁给我好吗?”他将戒指拿出来,温柔凝望着小脸红通通的她。

  她的眼神躲闪着他,像是害羞,也像是不知所措。

  “我不是已经嫁给你了么?你这是做什么……”她又往椅子里缩了缩,避开他温柔的目光,声音细弱蚊蝇:“慕念琛你快起来啊,结婚证都敢瞒着我偷偷拿了,现在才假装求婚,你不觉得不好意思啊!”

  “就像你说的,结婚证是我自己一个人去拿的,而你是因为结婚证才认了我这个老公。”慕念琛将盒子放在一边,一只手握住她的手,一只手拿着戒指靠近她的手指,温柔说:“现在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愿意嫁给我,愿意做我孩子的母亲——”

  简莫天生就有煞风景的特质。

  别的女孩子面对心爱的人求婚的时候,都会幸福的伸出手去让心爱的人戴上戒指。而她却盯着慕念琛好好的看了几眼,最终很好奇的问道:“慕念琛,是不是我不答应嫁给你,你就会放弃跟我在一起,选择跟我去民政局办离婚?”

  慕念琛听后手一抖,原本就十分紧张的他,差一点就让戒指掉在地上了!他无语的盯着她的眼睛,这种时候还来问这种问题,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绝不可能!”他一字一顿,回答得铿锵有力。

  即使她现在不答应嫁给他,他也绝对不会离婚。

  简莫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翻给他一个白眼,一边自个儿拿了戒指把玩,一边赏给他几句不咸不淡的话——

  “慕念琛,你真是多此一举。我答应你,对目前的一切没什么影响。而我不答应你,你还是要霸占着我老公的位置不让,那你求婚是干什么?我连选择的权力都没有,连拒绝的权力都没有,你求这婚不是磕碜我呢?”

  “……”慕念琛眼角抽了又抽,听着她不咸不淡的话,他皮笑肉不笑的凝视着她,一个字一个字的反问道:“你的意思是,如果我给你选择的权力,你会选择不答应了?”

  “你那个‘如果’,一辈子都只是如果,永远都不会成为现实!”简莫白了眼他,自顾自的将戒指戴在中指上,“反正我是看明白了,就算你再怎么温柔啊,再怎么体贴啊,你这辈子都不会给我选择的权力了——”

  慕念琛捉着她的手,看了眼她的中指,勾起嘴角危险的笑了两声:“别跟我顾左右而言他,说,为什么要戴在中指上?”

  简莫抽出自己的手,将手指放在眼前看了看,这戒指真漂亮,而且很适合她的手。这枚戒指意味着,从今天开始,她被他牢牢地套住了——

  这么想着,简莫心里有几丝小甜蜜,还有些许无言的踏实和幸福。她勾着慕念琛的脖子,挤出一脸天真无害的微笑,每一个存心扮嗲的字眼都在撩拨着他的心——

  “大叔,不要对人家这么凶嘛,人家还未成年——”

  “……”

  他是大叔?

  她是未成年?

  慕念琛眼角一抽,但那颗幸福的心却忽然突突的跳动不停,仿佛有跳出心腔的趋势!

  简莫将下巴抵在他肩窝,目光落在自己戴着戒指的手上,继续嗲哩嗲气的说:“大叔,你不是说要送人家去念书吗?要是戴上了戒指,人家还怎么跟帅哥同学们相处嘛……人家要是不能跟帅哥同学说话,会寂寞的……”

  居然还一口一个“大叔”,叫着很爽是不是?他到底是哪儿像大叔了?不就大了四五岁么,至于叫大叔来刺激他么?

  还想着去找别的帅哥同学?不能跟人家说话,她还会寂寞?

  想起这些引火的词语,慕念琛身下某个部位就再次有了些许的反应。虽然今天运动过四次,明显没有太多精力继续大战三百回合了,但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时有想要的反应,这是每一个男人都会有的基本反应!

  所以,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蠢蠢欲动的欲|望,抬起头盯着简莫,危险的笑着说:“简莫,你存心玩儿火是不是?再说一句我听听,再叫一句‘大叔’听听?我怎么觉着,这两个字那么好听呢!”

  简莫凝视着他闪动着欲|望的眼睛,本想就此作罢,但天性不服输的她眨了眨眼睛,继续不知死活的叫了一声“大叔”,而且,比之前哪一次都媚惑——

  慕念琛咬牙,刚刚是谁在浴室里虚弱的哭着说,老公我不要了,求求你让我歇歇……

  听着她带着哭腔的声音,他才不得不加快速度让自己结束了!这一次是她自找的,一会儿就算她再哭着说不要了,他也不会再委屈了自己、轻易作罢!

  “上楼。”他欲求不满的磨着自己一口好牙,抓着她的胳膊朝自己一拽,直接将她扔上肩扛着就往楼梯走去。

  “别啊慕念琛,我还没吃饭!”简莫一边捶着他阔实的背,一边紧张的低低喊着!这么难受的被他扛在肩上她还不挣扎,除非是死人!

  “不吃了,做完了再吃。”他勾起一丝笑,瞥了一眼不老实的她,心情别提多愉悦了。

  可是他的心情愉悦是建立在简莫的痛苦之上的!她被他用这种扛粮食的姿势扛着,难受死了!她又不是粮食,他怎么可以这么粗暴的将她扛着?

  “慕念琛你放我下来,我饿,好饿,你好歹让我先吃个饭行不行啊!”

  “好,马上就给你吃最美味的东西——”

  慕念琛侧过头对简莫露出邪邪的一笑,简莫顺着他的身体往下看,落在他硬邦邦的小帐篷上,自知没活路,索性不闹了,装死算了……

  正要上最后一步楼梯的时候,门铃声响起来了。简莫大喜过望,忙看向楼下大门,“慕念琛,有人来了!快点放我下来,被人看见了多不好啊!”

  “该死,这个时候来做什么!”慕念琛轻轻的一巴掌拍在简莫扭动的屁股上,然后不得不将她放了下来。他低头看着自己胀鼓鼓的下面,咬牙切齿的对简莫说:“去开门,我一会儿下来!”

  “你干嘛不一起去?”简莫继续犯白痴,问道。

  慕念琛捉着她的胳膊,手指紧了又紧,真想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他指着自己身下,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你让你老公就这么下去见人?”

  简莫对上他昂扬的男人象征,吐了吐舌头,然后就朝楼下跑去。他脑海里还浮现着她刚刚吐舌头扮可爱的模样,本想消灭欲|火,猛然间欲|火反而燃烧得更加旺盛了一些!

  走近大门,简莫听见门外传来看门大叔的声音——

  “老司令您稍等,估计孙少爷和少夫人在楼上。”

  “好。”

  “平时别墅都不关门的,最近老爷子住院了,家里没什么人,所以别墅的门总是关着的。今天孙少爷他们回来了,新婚燕尔的,所以我们也都不会跑来这里搀和,因此门也关着……”

  “大叔,您话太多了——”

  简莫静静的站在门后听着外面的动静,一开始回答“好”的那个人,声音很苍老,应该是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而后来那个说大叔你话太多的人,声音很熟悉,简莫总觉得这个声音在哪儿听过……

  将门缓缓打开,钟敬轩微笑着的模样落在眼里,她才想起这么个人来。

  当时她并不知道钟敬轩和钟骐昊是什么关系,所以完全不知道钟敬轩是因为钟骐昊的事来找她的。她一心以为钟敬轩就是买了自己卵细胞的人,以为他今天来这儿是找她说孩子的事,因此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见简莫呆呆的站在原地,钟敬轩往前走了一步,站在简莫面前微笑道:“漂亮的女主人,不请我们进去坐坐?”

  而他身后的钟裕丰,自然十分慈爱的看着简莫,好好的端详着这个十九年都没有见过一次的孙女儿。

  “有事吗?”简莫挤出一丝微笑看着钟敬轩,明显没有将他请进来的打算。她记得很清楚,那一次的契约上分明写着,以后如果没有什么重大的事儿,双方不要再来往。为什么现在钟敬轩会找上门来?

  难道,那个孩子出了什么事?

  可是现在才过去几个月,孩子都还没出生呢,能有什么大事儿?

  “哎——”

  钟敬轩无奈的扶额,这个小妹的性子跟二叔还真是像,一样的爱憎分明啊!啧啧,像他这样的客人,她竟然都懒得招呼的!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老爷子,钟敬轩身子倾向简莫,附在她耳畔小声说:“别担心,你的东西我早就冲进下水道里了。我今天来找你也不是因为这件事,先让我们进去好么!”

  简莫将信将疑的看着他,回头看了一眼楼梯口,一会儿慕念琛就下来了,自己堵在这儿不让客人进门,反而会引起慕念琛的怀疑。于是,她斟酌了一下之后就让开一条路,微笑着将钟敬轩和钟裕丰迎了进去。

  三个人刚刚坐下,慕念琛就下来了。他在浴室用凉水浇灭了昂扬的欲|望,此刻看起来已经跟正常人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