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卷阅读68(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述,欢喜不已,陈凇为她负伤后一直“昏迷不醒”,半年前,就在她把喜讯告诉给他的第二日,他竟奇迹般地苏醒了。

          宋筱站起身,走到门边,隔着门扉笑道:“陈伯伯,您来啦。”

          陈凇莞尔,能从她的声音中听出她的愉悦,对他而言,何尝不是一种快乐。

          “我是来贺喜的。”

          “那……”

          “你不用出来,听我把话说完。”

          陈凇自袖管里取出一对银镯,放在手里摩挲,像在倾诉又像在喃喃自语,等他轻飘飘说完一段话,房门被丫鬟推开了。

          宋筱向外张望,不见陈凇的身影,再看丫鬟呈上的银镯,眼眶微湿。

          这是她去年丢失的、伴随她成长的银镯子。

          他从哪里寻到的?

          宋筱接过,捧在手心,心里五味陈杂,为何位高权重的陈凇会对她另眼相待?

          答案,藏在岁月里。

          ——

          府外安静的小道上,陈凇与宋期正在交谈,夜色正浓,遮挡了陈凇眼底的感激,陈凇始终没有道出自己的身份,不想打破宋筱现在的生活,也许遗憾,但他不觉遗憾。

          “陈公公跟我回宋府坐坐,咱们共事多年,还没一起喝过酒呢,今儿赶上小女喜宴,宋府有的是酒。”

          陈凇摇摇头,与宋期握了握手,力道不轻不重,又满含深意。

          宋期一脸莫名,尬笑一声,陈凇高深莫测,报以一笑。

          ——

          夜里,醉醺醺的张亦棠由人搀扶回到喜房,遣退所有人,看了眼交杯酒盏,勾了勾唇。

          胃里火辣辣的,感觉不能再喝了,可交杯酒缺少不得。

          拿起酒盏走到喜床前,凝睇垂头的女子,“筱儿,喝一杯?”

          他语调轻浮,极不正经,跟平日里的他出入很大。

          宋筱抬头瞪他,却又好笑,“还没喝够?”

          张亦棠靠在床柱上,手里端着酒盏,悠悠道:“自己的喜酒当然喝不够。”

          本来姜氏为他准备的并非白酒,而是兑了水的果酒,可张亦棠不但不买账,还牟劲儿地喝,把姜氏气得不行。

          宋筱起身接过一只酒盏,两人对视一瞬,挽臂仰头喝下。

          张亦棠捏捏她脸蛋,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下,惹得宋筱往后退。

          “怕?”他声音低哑,引诱味儿十足。

          宋筱拍拍脸蛋,扯扯嘴角示意自己没在怕。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