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分节阅读_20(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再站在他身边就好了。

          想到男人那样伤心得发狠的眼睛,他居然有了一丝丝後悔,嗓子里也苦了起来。

          如果那时表白,会怎麽样呢

          但也只是软弱地想想而已,他开不了口的。

          加彦会怎麽回答他,不用花力气推测他也清楚。

          那男人一定会慌慌张张地说“我们是朋友”,然後给他一个吃惊又怜悯的眼神,想尽办法安慰他。

          却不会爱上他。

          这种来自弱者的伤人的同情,他不要。他这麽骄傲,这麽高高在上,他用不著向人低头乞求什麽,他什麽也不会缺,他不会舍不得谁,他

          发著烧,又逞强著不想向任何人求助,头部胀裂般隐隐作痛的感觉真是烂透了。

          喉咙干渴,却完全没有吃药喝水的打算。不自觉伸手,拉开床头抽屉,在里面摸索,很快熟练地摸到一个触感笨拙的东西。

          是抽屉里的泥人。加彦回乡下扫墓时带回来给他的礼物,当时他顺手接过,不屑地“切”了一声,表示看不起的便宜货。

          其实一直都小心收起来,害怕被加彦看到,藏到抽屉深处。

          冰凉的质感在温度过高的掌心里,分外鲜明,让他眼睛都有点模糊起来了。

          “加彦。”

          泥人只用微笑的表情看他。

          “我喜欢你。”

          大概是高烧得脑子不清楚了,才会对一个无生命的泥块说这种话。

          泥人仍然是宽容的微笑表情,眼神温和地望著他。

          “你知道吗”

          泥人安静地微笑著,满脸和那男人一样无知又淳朴的笑容,却不开口说话。

          虽然这是理所当然的。

          就像那个男人一定会愤怒地离开他一样。他其实早就知道了,偏偏他又那麽骄傲。

          “加彦。我喜欢你。”

          感觉到眼泪掉下来的动静,肖蒙自我厌恶地觉得出声告白的自己和白痴没什麽区别。

          紧抓在手里的泥人半点反应都没有,可还是不能放手地抓得死死的。

          在泥人和气地笑著的脸上反复亲吻,一边拼命忍耐著眼泪,肖蒙觉得这样的自己已经快疯了。

          23rd

          加彦怀里揣著装钱的纸袋,快到肖蒙家的时候试著打了个电话,响了半天都没人接,确认肖蒙不在,这才放下心来。

          那天走的时候忘记把钥匙还回去,现在倒也方便。只要无声无息进去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