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和哥哥私奔的话(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接到那通电话时姜纯正在前往机场的路上。

          她正打算和男人飞往国外看一场演唱会,她知道这样太疯狂了,她连男人的名字,职业都通通不知道,就要和男人出国了。

          但那通电话的内容改变了一切:姜贺从家里的楼梯上摔了下来,现在正在医院。

          男人像每个成熟伴侣该有的那样柔声安慰她,却又只将她送到医院楼下。姜纯虽然有一瞬他不自己上楼的怨怼,但转念一想他又不是自己的正式伴侣。

          现在重要的是姜贺怎么样了。

          医院跟她打电话时虽没有明说,但一想到家中楼梯的高度,她就免不了一阵心慌。

          她甚至都已经设想到姜贺正躺在icu病房时的情景。所以当她看到姜贺只是右腿打上了石膏心情很复杂,释然和被戏弄的情绪交缠,而罪魁祸首看见她进来后停止了和助理的交谈,将一份文件交给助理后将人打发了出去。

          “怎么弄的?”

          “没睡好,一个踩空就摔了下来。”

          姜纯想要指摘他高负荷的工作状态,让他少熬点夜,却发现自己好像没有立场说这样的话,“医生说你的伤势怎么样?”

          “伤得不重,一个月能好。”

          两人沉默下来。

          姜纯从心底厌恶他们这种关系,明明越界却要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明明想要从此断绝来往又偏偏无法分离,无法做回正常兄妹,也无法就此逃离不管不顾。

          甚至连对方的意愿都无法确定,黏黏糊糊。

          “你找了护工吗?”

          “没有。”

          “我现在就去帮你找。”说完,姜纯逃似地离开了病房。

          姜贺连他不需要,他想要她照顾这种话都没能说出口。

          果然是伤得不够重吗?应该摔个头破血流的。

          姜贺躺在病床上,盯着天花板。

          世界上没有人能比自己更加了解姜纯,刚才姜纯短短几分钟的表情变化被姜贺尽数收入眼底。妹妹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思考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容易受摆布的小女孩了。

          她本是个软性子,为讨好别人什么都做得出,但如果长时间没有回应,她会变得比谁都绝情。比如她小时候还会小心翼翼地讨好长辈,渴望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丝爱意,可现如今她已经如非必要完全拒绝他们的交流。

          他过去还能用温言软语,若有似无的暧昧和兄长的身份来迷惑她,但现在她已经懂得这些手段背后什么都没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