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节(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他被杀手堵在酒馆门口的时候,已经过了一冬,神偷销声匿迹实在难寻,他又不喜与江湖人交往,使得寻人变成了最困难的事情。

          “是他找你们来的?”

          杀手没说话,只是有些好奇,这么个负心人到底有什么好,才能让一国亲王念念于心难以割舍。他不说神偷却觉得是默认,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站了起来“只是我家里还有两个小的,你待我回去与他们知会一声,还有别在人家店里动手,不吉利。”

          “雇主托我带给你一句话。”杀手还是冷漠脸,只是说出的话让宋停云怔住了

          “我只给他两年时间,期限一到,桥归桥路归路,一别两宽各不相欠。”

          不知秦承安说出这话的时候,到底是爱还是恨,到底是爱居多吧,要不然也不会就这么轻易饶过自己这个混蛋。宋停云回过神来的时候,杀手已经走了,只是脸上湿湿的,是眼泪。

          宋停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回去见他。

          本想立刻启程,师傅那边却传来消息让他速归。

          是他的小徒弟宋知归。

          小姑娘渐渐长大了,以往只觉得她过于天真懵懂,只是掌门近些日子看了看,觉得这小姑娘大概是先天不足,便传信给朋友请他来看看。

          “先天不足,娘胎里吃了什么不该吃的坏了脑子,我已经为她施了针,该吃的药列在这里,你自己去找,按方子吃,多少会有些效果。”

          “多谢。”

          “有些药材难找,我那里还有一些,让我徒弟整理下给你送过来。”神医卷卷药箱,走了“以后这种小事不要说得十万火急的样子,还以为你这个老不死的不行了呢。”

          这样一耽误又是三月有余,神偷不敢再磨蹭,算了算日子从掌门那里抢了两匹快马驾着马车回京。

          这些秦承安都是不知道的,他只觉得日子一天比一天难捱,可到底不想让自己太难堪,忍住了去找他的冲动,每日守在妓院后面的院子里一坐就是一天。

          妓院生意倒是红火,只是当初陪他一起建起妓院的人却不在了,秦承安绕过前楼踩着咯吱咯吱的雪走回后院,有一双手绕过他的肩,将他抱住了。

          “这么冷,也不知道多穿些。”

          第九章

          相拥的两个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

          明明身上披着大氅,可秦承安还是觉得冷,从指尖泛着凉,这种寒意一直延伸到被那人环住的肩膀,冷得他整个人都缩了缩,将颤抖的手藏在衣袖里面。

          ↑返回顶部↑

          目录